太浩湖。

    天高云淡,水阔有波,花疑春雪,绿树如涛。

    冯一平穿着蓝白相间的短裤和T恤,手里拿着一份美国最畅销的八卦杂志,《国家询问报》,躺在一处湖畔别墅的后院里的躺椅上,似睡非睡,神游物外。

    阿曼达就躺在他隔壁,应该是刚来的那一段玩的太疯,太累,现在枕在糖果身上,睡得很香,那睡姿,一如既往的张牙舞爪。

    每每看到她睡觉的样子,冯一平总想起妈妈以前说过的话,晚上睡觉的时候,明明把自己放在床头这边,结果到天亮起床时,自己经常在床尾那头睡得像头小猪一样。

    以前自己总不承认,现在想想,那多半还就是真的。

    已经不小的糖果,没有小时候那么萌,但是这会就像一个宠爱大人的孩子一样,弯着身子,任由小主人枕在自己身上,偶尔扑闪一下耳朵,睁开眼睛,冯一平好像能看到它眼里深深的无奈——有什么办法呢?

    “真安静啊,”穿着一条白色无袖裙的黄静萍,往胳膊上补着防晒霜,“你说,佩奇他们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那两个家伙上午就像得了多动症一样,活泼得不行,好像就没有一刻停下来过,但这个下午,到现在为止,他们竟然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“之前露西和安妮,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阿曼达,稀罕得不行,那你说他们现在干什么?”冯一平慢悠悠的说。

    “切,”黄静萍啐了他一口,“大白天的,”

    “生命在于运动,运动也能创造生命,哪分白天黑夜,”冯一平笑。

    他伸手拿起傍边的果汁喝了一口,马上,一个穿着制服的女孩子悄无声息的走过来,给他又补上了一杯,顺道拿走他那快见底的一杯。

    “你说家里也请两个好不好?”冯一平问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想,”黄静萍又啐了他一口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,男人就对有些制服情有独钟,比如,刚才那个金发姑娘身上的女仆装。

    设计女仆装的这个家伙,一定是个老流氓,黄静萍非常确定,红楼梦里,要是宝玉身边的那些丫头都穿着这样的女仆装,那估计不会有林黛玉和薛宝钗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你思想怎么就这么复杂呢?”冯一平用鄙视的目光看着她,“我是说,家里如果有两个像这位这样,需要她出现的时候就会自动出现,不需要她的时候,你压根就不会感觉到她存在的专业人士,能省多少事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会不会多生多少事,”黄静萍小声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,没什么,”黄静萍胡乱应了一句,“昨天晚上你回家迟,好好跟我说说,那位扬酋长怎么样呗?”

    “他啊,确实不一般,”冯一平把手枕在脑后,看着天天悠悠的白云说。

    “既然他那么厉害,那为什么,你说雅虎比不上谷歌?”

    “这个,原因很多,但我认为,他们最主要的问题,可能是在执行上,大的方向其实没错,但是,就是执行不力,然后呢,又不专注,”

    “打个比方吧,就像猴子掰玉米,在这跟棒子上啃几口,觉得不好吃,就丢了,又去掰下一个,下一个啃了几口,觉得没意思,再去掰下一个……,结果就是,可能把一块地都糟蹋完了,但肚子还没饱,”

    他记得,自己重生之前的那会,雅虎的主营业务,好像就已经非常不景气,就像后来不少A股上市公司,一到要发布财报的时候,就卖上一套房子一样,雅虎那会每当要发布财报的时候,就卖上一点阿里巴巴或者是日本雅虎的股票。

    其实,哪怕是他们不做搜索,也不玩其它的花活,少花点钱瞎收购,只用心做门户网站,也不至于那么落魄,要知道,就说网易,后来不是照样做到了200多亿美元的市值?

    雅虎的基础,和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,怎么也比网易要高出很多吧!

    “那他还是没什么眼光,”黄静萍说,“过去一点,”她钻到冯一平的躺椅上,“收购了那么多公司,就没有一家能发展好的,看看你,收购的那几家,不是每一家都发展得很好吗?”

    这个,也真不能说是错。

    雅虎收购的太多,发展好的太少,就比如去年花了十几亿美元收购的Overture,谷歌的广告收入,确实主要靠克隆这项技术,但是,收购了原版的雅虎,在网络广告市场上,份额依然是一降再降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确实很不应该。

    至于雅虎能碰上阿里,这其实也可以说,瞎猫不是也能碰上死耗子么,雅虎收购那么多起,其中偶尔有一两起回报不错,那也真不稀奇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碰上的那只耗子确实有些大。

    但是,他同样放过了两只很大的耗子,先是谷歌,97年只开价100万美元,但被他拒绝。

    那其实还可以说情有可原,那会雅虎也主要做搜索,看不上其它的搜索技术,也能理解。

    但第二次,就真的有些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第二次是06年,和小扎同学谈好了10亿美元收购Facebook,本来万事俱备,但在最后时刻,又想省点钱下来,于是让手下压价到8.5亿美元。

    这一举动成功的激怒了扎克伯格,感觉大受侮辱的他,当场撕毁了准备签字的协议,于是,雅虎丢掉了非常难得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当然,以雅虎一贯的德性,真的把Facebook拿到手,还真不见得会发展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人不错,只是,可能有自己的很多苦衷,或者说,他应该更多的专注于技术,”

    不可否认,杨致远自然是犯了不少致命的错误,但不可否认的是,他最后成为一个悲情人物,确实有一些客观原因。

    和谷歌的两位不同,杨致远手里只有个位数的雅虎股权,雅虎的控制权,握在华尔街的那些家伙手里。

    华尔街的那些人,才不管什么热情,什么长远,他们要的就是直接的回报。

    这自然导致杨致远对雅虎掌控不力,一些好的策略也得不到持续,这从雅虎更换了那么多任CEO就可以见一般。

    他在一些事情上的坚持,确实也有他的理由。

    比如,直接导致他最后被扫地出门的事,应该是他搅黄了微软对雅虎的收购,微软当时报价446亿美元,溢价62%,好多股东心动,但他就是不同意。

    他真是无理取闹吗?我们知道,到后来阿里上市,单是雅虎持有的阿里股份,就价值近510亿美元,这还是在让阿里花了76亿美元回购了不少股份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“那可是雅虎的CEO,对你就没有一点吸引力?”黄静萍看着冯一平,眼里又冒出了小星星。

    “何必要为别人拼命呢,我们自己的事都忙不完,”冯一平笑,“再说,你等着吧,过一两年,我们自己就会创造出比雅虎更大,更好的平台来,”

    冯一平想得很清楚,通过种种迹象,完全可以判断出,雅虎存在着不少问题,尤其是在执行上。

    即便雅虎董事会通过杨致远的提议,任命自己为CEO,那他也真保证不了雅虎会按着自己的指挥棒转。

    再说,就是一切按自己预想的发展,那又何必呢,何必为别人的公司鞠躬尽瘁?

    自己又不是没有好项目。

    要是他知道在后来,雅虎终究是以白菜价被卖了,连商标都保不住,他可能昨天根本就不会去见杨致远。

    “靠着别人搭好的平台做出一番事业来,哪有完全靠自己走出一条路来更有成就感,”

    “总之,你真的好棒!”黄静萍在他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会后面有了些动静,他们回头一看,佩奇和露西,布林和安妮,相隔了一段距离前后走出来。

    冯一平看着他们那个样子就笑了,“怎么样?”他小声说。

    那两位女士,神采飞扬,而她们身边的那两位男士,则是好像没睡醒的样子。

    果然是只有累死的牛,没有耕坏的田。

    黄静萍白了她一眼,跟那两位打招呼,“露西,安妮,休息好了?”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