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这条裙子真漂亮,”露西按着头上的帽子对黄静萍说。

    “是真好看,”布林的女朋友安妮也说,“这上面的花,是手工绣的吗?”她摸着黄静萍的裙子问。

    据冯一平所知,她们俩可都不是绣花枕头,也是女强人来的,后来好像也创办了一家高科技公司。

    但是,只要是女人,怕就没有不喜欢漂亮衣服的,而欧美又推崇手工制品。

    “是,这是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……,”

    女人嘛,总是很容易找到共同话题,一会就围在一起,叽叽喳喳的聊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还睡?”布林嘴里说着冯一平,自己却也了下来,把那张躺椅压得吱吱响。

    “都起来,”佩奇手上倒了一点水,朝他们两个身上洒。

    结果冯一平和布林没事,那边的阿曼达“哇”的一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本来妈妈那边三个女人的喧闹就吵到了她,但她还在努力睡,现在脸上都洒到了水,还这么睡得着?

    她一哭,佩奇马上把水瓶一扔,朝地上一坐,装出一副我真在看风景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家伙,以前这样的事肯定没少做。

    “别哭别哭,”冯一平把女儿抱起来,这下,糖果总算是解放了,敏捷的从躺椅上跳下来,甩了几下脑袋,颠颠的朝远处跑,留给冯一平一个如释重负的背影。

    然后,在一棵树后,翘起了后腿……。

    “是他,是他把水浇到你脸上的,”冯一平和布林同时指着坐在地上的佩奇说。

    “叔叔坏,”阿曼达揉了揉眼睛,还吸着鼻子,指着佩奇说。

    “给,”冯一平顺手把自己的那杯果汁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对,浇回来,”布林一把按住想跑的佩奇。

    “浇他,浇他,”连佩奇的女朋友露西都站在一旁拍着巴掌瞎起哄。

    冯一平忍不住想,难道佩奇中午的工作不得力?

    “对不起阿曼达,叔叔向你道歉,”佩奇连忙摆手,“我错了,”

    阿曼达双手捧着那半杯果汁,看了佩奇一眼,看了那看起来很诱人的果汁一眼,然后,一样脖子,咕嘟咕嘟的喝了个干净,“好喝,”

    然后转了一下眼睛,飞快的牵起冯一平的衣服,在嘴角擦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哈哈,”众人大笑。

    这孩子!

    “阿曼达,我们去商店好不好,”露西笑着抱起她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有个孩子真好,”看着女眷们驱车离开,布林说。

    “那还不容易,早点生一个啊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那俩齐刷刷的摇了摇头,这一刻,他们都挺羡慕冯一平,露西和安妮,可不是会那么早就生孩子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些天都呆在这边,你那边的事,发展得也不错吧,”佩奇问。

    “除了特斯拉,其它都还算不错,”冯一平说,“造车啊,还真不是简单的事,”

    “你选择了一条艰难的路,”佩奇说,“几乎是从头开始,”

    “是,其实我也不想的,但是你们知道吗,在很多方面,那些传统汽车制造厂,一边在看我们的笑话,一边在抵制我们,”冯一平摇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,我们一致认为,汽车制造业,至少美国的汽车制造业,不但已经有太多年没有什么大的变化,而且人为的设置了很多屏障,我们不想延续他们那几乎是几十年前延续下来的做法,希望把互联网的开放精神也能融入进去,”

    “就是应该这样,秉持着互联网的理念去造零排放的车,给那些因循守旧的人一个教训,”佩奇拍了一下椅子。

    “哎,特斯拉需要投资吗?”布林问。

    “你想投?那当然好,我想董事会的所有人,会一致欢迎你们俩的加入,”

    好像原本,这两个家伙就投了特斯拉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挺感兴趣,希望能早一点见到成果,”佩奇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希望,能在07年,最迟08年,就至少要有一款车准备量产,但是我们预计那会最大的问题,是生产成本,”

    “因为材料的原因,估计到那时,成本里占比最大的电池,估计不会有太大的提升,”

    “这个可以理解,你希望生产一辆能打消人们里程疑虑的纯电动车,电池占比肯定不会少,”佩奇说,“希望随着产量的加大,成本能有所下降吧,”

    “已经考虑了那个因素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计划的这种纯电动车,肯定比燃油车售价更高,这自然会制约销量,放过来又会影响到产量,”布林说。

    “对,正是如此,”冯一平朝他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董事会如果还真的欢迎其它人加入,我们一定投资,”佩奇说。

    “我会尽快征求他们的意见,”

    特斯拉还要纯投入好几年,这会有他们俩这样的风云人物加入,不论是对内还是对外,都很有好处。

    冯一平预计,在目前的情况下,特斯拉董事会应该会欢迎他们俩的加入,但是股份吗,还真不可能多。

    他非常了解那些狂热的家伙对这项事业的喜爱,因此绝不对再让度出更多的空间来。

    “不算下属的项目,NEXTDOOR现在应该已经能够盈利了吧,”特斯拉的问题告一个段落,佩奇说起了另外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对,NEXTDOOR的广告策略做得不错,在不影响用户使用的情况下,广告客户也能比较满意,当然,在这方面自然是不能跟谷歌比,不过,我看最新的财务报表,已经是略有盈余,”

    “而且收入也算是多元化,除了广告之外,我们还有团购的收入,以及销售虚拟礼品的收入等,”

    “NEXTDOOR有那么大的用户群,我相信将来的收入肯定能更高,而且我相信你冯,现在NEXTDOOR已经有那么多版块,我想将来你一定会增加更多的版块,你也一定能找到更多的盈利方式,”布林说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会努力的,”冯一平笑。

    确实和布林说的一样,现在的NEXTDOOR,就是一个最好的实验平台,后来的很多商业模式,现在都能成为一个版块加上去。

    “Facebook和YouTube发展得也不错,”佩奇说,“它们的盈利模式,自然主要也是广告?”

    “我的安排是,奈飞会并入YouTube,所以它的盈利方式,也将比较多元化,但是,广告肯定会是其中重要的一块,”

    奈飞并入YouTube,也就是YouTube会成为冯一平未来在内容产业方面的核心,内容产业,本身也能创造大量利润。

    “现在想想看,你并购奈飞,真是一步好棋,”佩奇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知道吗,此前我对好莱坞,比对你们还感兴趣,”冯一平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嗯,这点我们清楚,我们看了你的那次访谈,几乎把好莱坞的美女都点了个遍,”布林也暧昧的笑。

    哪个男人对那些光鲜的尤物没有点念想呢?

    要说这事,还是冯一平的另一个合作伙伴马斯克更厉害,可能也因为SpaceX就在洛杉矶的关系,他和比弗利山上的那些女明星,新闻不少。

    好像中间和一个女演员,离婚复婚的,玩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“Facebook,你计划怎么盈利?”佩奇问。

    “对Facebook,目前我们主要的任务,还是扩大影响力,争取有越来越多的注册用户,当然,以后自然是要盈利的,至于盈利模式,主要的那可能还真得是广告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当然我还有另外的一些想法,比如,我现在正在跟苹果协商,他们可以在Facebook上建一个小组,之后加入那个小组的用户每多一个,苹果就付给我们一定费用,”

    这其实也是原来的Facebook初期的一个重要收入来源,冯一平延续了下来,他并不在意这样的方式能带来多少收入,但更在意这样能和很多知名公司先建立联系,之后自然可以动员他们在用户页面投广告。

    佩奇的脸色有一些凝重。

    冯一平也坐了起来,“当然,我现在也对研发人员提出了一个设想,Facebook的注册用户,提供了很多个人的信息,比如家庭住址、职业、兴趣、爱好等,这比NEXTDOOR上的还要全面,”

    “和NEXTDOOR一样,他们还会上传很多照片,发表很多动态,”

    “那么这些信息里有很多项,都跟个人消费倾向密切相关,我希望他们现在就研发一种算法,能精准的匹配用户消费倾向的算法,从而能有针对性的向每个人的页面推送个性化的广告服务,从而提升广告效果,”

    这事在后来并不稀奇,国内最知名的,就是微信和奔驰宝马合作推的那波广告,但在目前,这还算个新概念。

    冯一平之所以不加隐瞒的说了这么多,主要是因为,他现在能明白佩奇说这些话的用意,他想阐述自己公司的广告,和谷歌的广告不一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我们做不到的,”佩奇说。

    是的,谷歌的广告业务虽然非常成功,但是跟冯一平的Facebook一比,想了解每个用户的消费倾向,显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至少没有Facebook那么直观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在想,在不久的将来,会不会是这样,你的公司和我们在广告领域,展开白热化的竞争,”佩奇说。

    冯一平心说,果然。

    佩奇的眼光,果然也不错,确实,在广告业务方面,Facebook后来确实是谷歌最大的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所以,这确实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还真希望Facebook他们,能成为我们谷歌在广告市场的重要竞争对手,”冯一平笑,“那不就意味着,Facebook,能发展到跟谷歌等同的地步?呵呵,这样的前景,目前我还真不能想象,”

    他其实挺煎熬的,将来确实会如此,但也不能因为谷歌,而不发展Facebook不是?就是他不发展,也会有别人会发展类似的项目。

    佩奇为他自己创办的公司考虑,自己也要为自己创办的公司考虑不是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Facebook未来会发展得很好,甚至会超过我们,”布林说,“不过,我也相信,市场足够大,完全容得下大家,而且,这样的项目属于一平而不是其它人,无论如何,这都是好事啊,”

    “再说,那些广告商,完全可以在我们两家同时打广告,对不对?”布林忙着打圆场。

    “对对,一平你别多想啊,我只是最近想到了这个问题,有可能我们将来会发生竞争,不过,竞争好啊,能使我们都进步,”佩奇说。

    “你想得远,”冯一平点头,“将来的竞争,估计是不可避免的,希望在那之前,我们能相处更好的解决办法,”

    “对,肯定能想出办法,”

    那两位这会可能都以为冯一平这是应付的话,但真不是,关于这个解决办法,冯一平已经有了一个想法,而且还有了行动计划。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