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色宁静,湖水温柔的拍打在岸边,留下的哗啦声,就像孩子睡梦中的呢喃。

    黄静萍往脸上脖子上拍着晚霜,走到窗前关上窗子,却没拉上窗帘,把那隐隐的松涛隔在外面,把那一湖浩瀚留在眼底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晚上,真像小时候住在山上的老房子里一样,”她走到床边,掀起被子躺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哪些地方像呢?是山间清爽的风,还是古城温暖的光,或者是,一个如我一般的人?从清晨到夜晚,由山野到书房?”

    冯一平看着电脑,顺嘴把以前看过的那本睡前读物里的句子给溜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?”黄静萍愕然,“不过挺美的,还有吗?”

    唉,没办法啊,这文青吧,总是跟女孩子更配。

    冯一平合上电脑,一把把她拉过来压到身下,“你知道,我更崇尚行动,”

    “咯咯,我刚抹的晚霜,”黄静萍小小的反抗着冯一平的进攻和镇压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哪些地方没抹到,我来帮你抹,”

    “别别,”黄静萍抵挡着他的手,“你个流氓,”

    流氓?流氓跟假期的夜晚更配哦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至少5000字后,两人靠在床头闭着眼不说话,连手指头也懒得动弹。

    都说小别胜新婚,其实这偶尔度个假,效果那也是一样一样的。

    良久,“哎,”黄静萍轻轻的碰了冯一平一下,“我们跟谷歌,以后真的要竞争吗?”

    “免不了的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,这不会造成不好的影响吗?”黄静萍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她清楚的知道,至少在目前,谷歌的股份,是冯一平名下最大的单项资产。

    “免不了的,”冯一平又重复了一遍,“竞争无处不在,这话真不是说着玩的,连一个公司内部都存在竞争,何况是跟其它的公司,”

    “目前很多互联网公司,主要的收入来源都是广告,而谷歌目前在这一块占据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大,所以说,只要我们涉足互联网领域,实际上就会跟它产生竞争,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以前我们做NWXTDOOR的时候,佩奇他们并不担心这个问题,而是现在提出来?”

    “主要是现在,我们在互联网领域的发展势头越来越好,让佩奇感觉到了威胁,”

    冯一平想,真正让佩奇新生戒备的,应该是迅速风靡全球的Facebook。

    估计他也没有想到,这款看起来跟NEXTDOOR功能区别不大,只是针对用户不同的产品,竟然会如此火爆。

    可以想见,如果将来Facebook也上广告,必然会是谷歌的强劲对手。

    “那你准备怎么办?”黄静萍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办法很多,可行的至少也有两个方向,我都在准备,”冯一平拍了拍她激情过后,更显得柔软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那不就是好没准备好?在你准备好之前的竞争,会不会影响你们的关系?”黄静萍还是挺担心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”冯一平宽慰他,“关键在于他们对竞争的态度,都已经把这事拿到桌面上来说了,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,接下来就是公平竞争,各凭本事,”

    “他们也认识到了,无论如何,竞争总是不可避免的,鉴于我们之间的良好关系,这样的竞争发生在我们中间,总比跟别人竞争要好,”

    跟她,冯一平自然知说些乐观的。

    其实可能在实际过程中,不会这么愉快。

    毕竟对任何人来说,都希望面临的竞争越来越少,所以他的那些准备,其实也要加快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假期总是短暂的,周日的中午,在湖上的游艇里吃了午餐,他们就忙着赶往机场。

    本来晚上回硅谷也可以,但是没办法,布林这家伙一向不习惯坐晚上的航班。

    在航班上,大家聊着聊着,就聊到了还正在举行的奥运会。

    “这个菲尔普斯,还真像我们一样,崛起得飞快,”布林说。

    这是雅典奥运会所有的游泳项目已经全部结束,美国的年轻运动远菲尔普斯,已经成为了本届奥运会最夺目的新星,人称飞鱼,说他主宰了雅典奥运会的泳池。

    4年前,在悉尼奥运会,他最好的成绩,只是200米蝶泳的第5名,四年之后的本届奥运会,他就夺得男子200米、400米个人混合泳,100米、200米蝶泳,4×200米自由泳接力和4×100米混合泳接一共6枚金牌,此外还有两块铜牌。

    布林把他和谷歌类比,确实比较恰当,都是一路坦途,并都在今年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“最大的不同时,我们实现了我们的诺言,”佩奇说。

    IPO这么成功,他说这句话自然也是极有底气。

    饭馆菲尔普斯,他在抵达雅典的时候放出了豪言,本届奥运会要拿7块金牌,但最后棋差一招,只拿了6块。

    “已经很难得了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没记错的话,菲尔普斯是不是有一届奥运会是拿了8块金牌?

    按摩比赛日程,几天后,我国的一位运动员,也将成为一个闪耀的新星,但是,他也就闪耀这一次而已。

    后来的几次,哎,不说也罢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要去奥运会?”

    “对,观看一场比赛,再看闭幕式,其实,主要是想现场看看中国8分钟,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其实还有一个原因,我一直对古希腊的文明很向往,想能去亲身体会一次,”

    “真希望我也能抽出时间来,”佩奇说,“记住,一定要注意安全,”他提醒道。

    作为911之后的第一届奥运会,加上近来的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,本届奥运会,应该也是安保形势最严峻的一届奥运会。

    据说在开幕前,美国代表团一度准备缺席这届奥运会。

    “我会的,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但没想到的是,这次筹备了好久的奥运之行,很快就出现了变故。

    回到硅谷后的第一个工作日,黄静萍就临时接到通知,这边的职能部门,要在那一天对餐厅进行检查。

    “就一定要你出面?”冯一平说,“让他们延期,或者派个其它人就是,奥运会可是几年才有一次,”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协调过,不能延期,再说,这是我的第一个事业,以后免不了会和这些单位有接触,我一定要出面,”黄静萍说,“你也说了,要无条件的支持我创业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她摇着冯一平的手臂说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们都不去,”这事吧,其实对竞技类运动就不是太感兴趣的冯一平,本来就不太热衷,何况那样的场合,确实有安全风险。

    但是,他当初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,黄静萍却很喜欢。

    “不,就我不去,你去吧,花那么多钱买的票,还有订的酒店,不能白白浪费,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去,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,”黄静萍说。

    “那我带着阿曼达一起去,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小瞧你,你以为你能照顾好阿曼达?再说,你在那边,免不了会有一些应酬,不好带着女儿露面,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,”冯一平有些兴趣缺缺。

    他是想到希腊看看,但是,如果只为了看希腊,没必要在这个时间段去凑热闹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人选,”黄静萍说,“你让张彦也去吧,女排,我想她肯定也喜欢,”

    冯一平一下子愣住。

    张彦当然喜欢女排,说起来他喜欢女排,其实也是受张彦影响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话茬他是真不好接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那天根本就没有什么检查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电话,邮件都有,”黄静萍说,“我怎么会胡编乱造这样的理由,”

    “我,我也不去吧,等到08年的奥运会再说,”

    “去吧,”黄静萍抱着他,“我已经跟张彦提过一次,我相信你能把请得动她,”

    “别多想,我现在已经很满足,”

    看着她眼睛里的真诚,冯一平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