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斯坦布尔阿塔图尔克机场,胸前挂着一个包,拉着一个20寸行李箱的张彦,坠在前面几个从国内来的同胞身后,有些茫然的从周围形形色色的外国人中穿过,用还算过得去的英语,第一次成功的在国外完成了一次登机流程。

    接下来,她将乘坐爱琴海航空的班机,抵达这次的目的地。

    再一次办理完托运,就背着一个包的她,刚刚找到新的候机区,手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,和她从国内同机抵达,看起来至少算有成一族,很白骨精模样,至少得是三十岁朝上的那个男人堆里,走过来一位。

    “嗨,你好,”他大大方方的跟张彦打了个招呼,在和她相隔了一个位子的座位上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也是看奥运会的?”他的笑容很儒雅。

    张彦看着这位把POLO衫的领子竖起来穿的叔叔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作为希腊文明的中心,就是雅典也有很多可看的地方,”那位说,“开幕式就很好的体现了这一点,可惜,公司事情太忙,13号看完开幕式,就急匆匆的赶回国,”

    他接下来没有像那些初哥一样,问张彦是哪里人,干什么的,而是炫了把自己的品位,以及自己的实力,当然,重点是实力。

    但是,他这番话完全没有任何作用,旁边那位看起来就很单纯的小姑娘,也许是因为太单纯了,所以没能get到他这番话里的重点。

    那边的一圈人里,已经有人在看着他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这次有游览计划吗?喏,我和几个朋友,”他指了指那边坐在两排座椅的上的那个小圈子,“这几天想在雅典、伯罗奔尼撒、克里特岛、爱琴海好好转一圈,不是那种跟团游啊,都是由本地的朋友和客户接待,一定安全又舒适,要不要一起?”

    “出门在外,跟大部队一起,也有个照应,”

    这年头,当然,后来其实也一样,能出国看个奥运会,还像这位说的,连开幕式也看过的,确实能在大多数圈子里炫耀上几天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行人,眼睛都挺毒辣,看了张彦的打扮,只有现在背着的这个香奈儿的包算是名牌,没有首饰,衣服也普通,不出意料,应该是个刚参加工作不久,手头拮据,刚咬紧牙关为自己置办了一个名牌包的职场新丁。

    小小的展露一下自己的实力,应该难度不大。

    我们得说,到了国外,很多人会觉得,身上那些有形无形的枷锁,好像一下子都消失不见,周围又都是对自己一无所知的人,从而会有和平常不一样的表现。

    但这些感觉自我良好的家伙们,也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不是周围那些欧美姑娘的菜,只能打窝边草的注意。

    何况张彦确实是一个挺出色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就是不同意,她可能也免不了会问个攻略什么的,再聊聊,留个联系方式什么的肯定没难度。

    以她的实力,这次估计只能住一般的酒店,花钱给她订好的酒店,她肯定不会拒绝吧!

    怀着这样的心思,这位翘着二郎腿,笑眯眯的看着张彦。

    但是,张彦低着头,又捂嘴打了个哈欠,然后,戴上一副墨镜,就那么抱着手,靠在座椅上,睡觉。

    睡觉?那位一点一点二郎腿定在空中,感情,我刚才这一番话,她都没有听到耳朵里?

    那位强笑着回到朋友圈里,有些人笑他,有些人劝他,“算了,说不定是你们这个几个家伙看走了眼呢,这个年纪,敢一个人闯国外的,谁说得清会是什么背景,收收心吧,别再得罪招惹不起的人,”

    那位再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张彦一眼,“会有什么背景?放心,到了雅典再看我的,”

    张彦是真当跟自己搭讪的人不存在。

    就不说冯一平,在国内一流的五星级酒店工作了这几年,包括有钱人在内,形形色色的人见得太多,她是单纯,但是她又不傻,那个家伙的主意,她怎么会猜不到。

    她是真当他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在飞机辗转反侧十多个小时,眼睁睁的看着窗外的太阳落下又升起,一直没怎么睡着,眼下在这,听着周围那些大多数听不懂的语言,顿时觉得困得厉害,她足足睡了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下午四点,感觉头有些晕乎乎的张彦拉着行李箱,在雅典埃勒弗瑟里奥斯韦尼泽罗斯国际机场到达出口那,眯着眼看着周围来接机的人。

    之前搭讪不成反被涮的那位,推着行李车紧跟在她身后,“你酒店在哪?我们有车接的,我让车顺道送你一趟,”

    这时,他看见旁边有一位穿着精致的衬衫和短裙,看起来像是制服的漂亮姑娘在这这边挥手,哟,这个也不错哦!

    “林小姐,”张彦拉着行李箱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叫我名字就好,”

    跟着张彦的那位这会有点傻眼,他自然看得出来,这位林小姐,面对着这个小姑娘,好像客气得紧,难道她还真是个有背景的?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幕,让他的那些朋友们也傻了眼,连她那个小小的行李箱,都有一个金发帅哥为她拉,而且看样子那金发帅哥对她也相当恭谨,这究竟是什么人?

    “一路还顺利吗?”林茹晗问张彦,“冯总本来想让我们到伊斯坦布尔接你,但是这两天雅典进出的航线太紧张,”

    冯一平原本还想把飞机派回国接张彦,自己坐民航班机,但考虑到黄静萍的感受,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“没事,挺顺利的,”张彦忍不住把手撑到头上,这太阳!

    “雅典现在正是热的时候,”林茹晗撑开准备好的伞,“现在城里的本地人,好多都跑到城外避暑,所以你看,这次奥运会很多比赛的现场,看台上都是空荡荡的,”

    这确实是本次奥运比赛的一大特色,因为酷热,除了那些希腊人喜欢的项目,比如举重、马术等,其它的很多项目,连希腊人都不捧场。

    就连网球这样在哪都大热的比赛,竟然也都出现了空场,就别说那些室外的比赛,比如水上中心。

    估计观众最多的,就是游泳比赛。

    有评论员挖苦说,四年前到悉%尼去看奥运会的希腊人,可能都比这次在雅典看奥运会的希腊人要多。

    因此相对而言,这次来看奥运会,可以说成本最低的一次。

    就说住宿,开幕式时那些1000英镑以上的房间,现在标价都不足100英镑——但依然招徕不到足够的住客。

    “哦谢谢,我带了防晒霜,”张彦有点好奇的看真周围,但是现在,还真看不到那些很有历史感的建筑。

    这个投入使用刚几年的机场,周边的建筑都很新。

    “这边请,”林茹晗为她撑着伞在一边指引。

    前面,一位穿着制服还戴着帽子的司机,恭候在车门拉开的劳斯莱斯旁边。

    好像比酒店的那两辆要老点,张彦想。

    身后赶出来的那几位,这会一个个的嘴巴都能塞进一个鸭蛋去,没想到这还真是个人物。

    上车前,张彦回头看了一眼,刚才那位紧跟的,连忙避到人群后面,根本就不敢面对她。

    等劳斯莱斯一发动,那些惊讶的家伙们连忙把行李搬上定好的大轿车,“跟上跟上,”他们指着前面的劳斯莱斯对司机说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人物啊,不是国内的明星吧,”有人猜测。

    “哪有明星不带助理就出门的,”马上就有人反驳。

    那么,看来真是一个有背景的,要么有钱,要么有权。

    “她这是去哪里?那边好像是港口,”在进入市区的时候,他们看到前面的劳斯莱斯却朝外拐。

    “港口那边不是有不少奢华的酒店吗?”有人说。

    刚才搭讪的那位又脸红起来。

    她还用得着自己给她换个好点地方?

    “我看报道说,那边现在停着好多游艇哦,”一位插了一句。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