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晚的比雷埃夫斯港,静谧而迷人,在灯光的照射下,海水竟然呈现出瑰丽的紫色来。

    “真漂亮,”又睡足了三个小时的张彦,坐在游艇二层甲板上的餐桌旁。

    前方的游艇上,隐隐有喧闹声传来,“不是有很多政要吗,那边怎么那么闹?”

    “政要也喜欢热闹啊,你要知道,这样的盛会,除了运动员们在赛场里比,世界各地的名流,更是把它当成了斗富的秀场,”

    “对,所以你也来了,”张彦小小的讥刺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真正的见识一下奥运会,还有看看爱琴海,”

    “那边是明星在开派对吗?”张彦没有进一步的针对的冯一平,八卦起来。

    也是,哪有对明星不感兴趣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应该少不了,布兰妮斯皮尔斯你知道吗,她租的游艇也在前面,每晚都会狂欢,还有麦当娜,也喜欢开派对,加上美国影视圈最受欢迎的夫妇,布拉德皮特和詹妮弗安妮斯顿,”

    冯一平顿了一下,好像这对美国影视圈的金童玉女也散伙在即,布拉德皮特和安吉丽娜朱莉,因为搭档出演《史密斯夫妇》产生了感情。

    “你尝尝这个,”他拿起一块餐前面包,“配上这边的橄榄油醋汁,风味很独特,”

    “真不错,特别是这个面包,但是,我是不是穿得太随便,”她小声问。

    她只是穿了条无袖的蕾丝白裙子,看着上上下下的那些穿着制服,动作一板一眼的厨师和服务员,再加上这张铺着洁白的桌布,放着盛开的鲜花,摆着闪亮的银餐具,还有一看就知道档次不低的餐盘的桌子,有些小小的局促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在餐厅,随意就好,”冯一平也穿得很休闲。

    现在在很多场合,都是其它人不能随意,但是冯一平可以随意。

    跟张彦吃饭,还讲究那些仪式感干什么?自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。

    连菜也不是一道接一道的上,很快全端了上来,有希腊菜的头牌——烤肉串,窜在竹签上,配着酸奶黄瓜。

    还有炖在红酱中的兔肉、小牛肉排、炸得酥嫩的肉丸子……。

    必须得说,希腊的红肉确实做得很好吃。

    当然,自然也少不了海鲜,基围虾、鲷鱼、贻贝、海胆……,肯定还有著名的鱼汤卡卡瓦。

    做法多样,有生的、烧烤、油炸或煮熟的,但无一例外都很精致。

    张彦和他一眼,没有什么忌口的,只讲好吃,连烤羊杂都吃得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不过,她还是老毛病,没事的时候吃饭就特别慢,经常会看远处看上半天,再夹起一块烤肉来,时不时还喝上一口咖啡。

    和意式浓缩咖啡不同,希腊咖啡在用餐的时候也很适合。

    冯一平也没喝酒,有时说几句,有时就陪着她一起吃,一起喝。

    这样在在原来再平常不过的时光,此时的他却觉得弥足珍贵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整整吃了一个半小时,桌上那满满的一桌菜,这会真没剩下多少。

    这也是冯一平以前总笑话张彦的一点,要是有时间,要是有合胃口的菜,她会像吃零食一样的去吃,吃再多也不会觉得撑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先休息?”

    “静萍和孩子都还好吧,”

    两个人几乎是同时说。

    好吧,这样的时候总是要来的。

    “她们挺好的,”冯一平说,这会有点不敢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还有另外的一位和你的儿子,想必你肯定也照顾得挺好,”

    “是,”冯一平声音很轻,“他们也不错,”

    “事业辉煌,儿女双全,你再成功不过,才二十多岁就完成了好多人穷其一生都完成不了的目标,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?你究竟是怎么想的?”张彦窝在舷侧的沙发上,望着远方那灯火通明,这会还热闹非常的邮轮,幽幽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样?其实我也没怎么样啊!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,就是想让你们都能过得幸福,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现在就很幸福,想来静萍和那位美国姑娘,肯定也一样,所以,你不用再做什么,大家就都很幸福,当然,得把你另外一个家的事,对静萍瞒紧点,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,你以后能不找我吗?这样大家都很幸福,”

    “我可能做不到,我想一直守候着你,”冯一平这句话,是看着张彦说的。

    在异国他乡的海边,他第一次对她说出了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有些思念,有些情感,已经压抑得太久,需要喷薄一下。

    “就是没有我,你就不会幸福?”张彦也没有回避,看着他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”冯一平看着她的眼睛说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平常他所担忧的那些问题,全都被抛到九霄云外,看着眼前这个熟悉而遥远的人,这个他心底最深的烙印,他不假思索的说出了心中的答案。

    张彦楞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两个字,冯一平先是有些颤,后来就说得无比铿锵。

    不需要其它的话,只这两个字,张彦就能明白他对自己的情感。

    不但她明白,同样住在船上的林茹晗也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会正聚集在厨房里,分抢冯一平下午多做的手擀面。

    他们,包括机长大卫和路易斯,以及这艘游艇上包括厨师在内的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能吃到世界上最年轻的富豪亲手做的饭,这样的机会可不经常有。

    所有人赞不绝口,没想到冯一平还会有这样的手艺,当然,他的身家,绝对为此加分不少就是。

    难得吃到这样正宗中餐的林茹晗,突然听到了甲板上的那一声喊,是的,当事的两个不觉得,但其实冯一平的那声回答,后来真不小。

    那是老板的家乡话,应该是“是的”意思。

    林茹晗不知道这句话的前后语境,但作为一个女人,她也能听出那句话里的深情来,她忍不住放下碗,把头伸出舷窗,凝神的听着上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但上面好长时间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冯一平终于说出那句话后,好长时间,两人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冯一平终于不再回避张彦的眼睛,张彦就像没感觉到他的注视一样,还是看着远方。

    “是的,”冯一平再次开口,“我已经很努力,我曾经想就现在这样下去,各自安好,但最终我发现我做不到,我不能忍受我的生命中没有你,”

    张彦迎着冯一平的目光,她的眼眶好像有些红,“我,所以,其实……,”

    但她很快又别过头去,“那你觉得,你这是想给我幸福,还是让自己幸福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一起的幸福,”冯一平还是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张彦依然看着远方,“静,黄静萍跟我说,你好像是一个生活在上个世纪的人,总是想对人负责,依我看,你不是好像是生活在上个世纪,你压根就是上个世纪的人,你心里还想着三妻四妾的,对吧,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,我真的……,”现在轮到冯一平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“现在都什么年代了,你居然还有这样的想法,好笑不好笑?”

    张彦也觉得不好笑,她在忍住不让自己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事情发展到现在的地步,虽然有这样那样的原因,但对结果来说,那些原因其实差不多都是借口,总之,都是我的错,怪我没有处理好,但我已经有了解决方案,”

    “别,我不想听,”张彦打断了他,“你还是想想你的两个孩子,再说你的解决方案,”

    她手捂着嘴朝下面冲。

    “等等,”冯一平一把拉住她的手,“那你看着我的眼睛说,你是真不在乎,真放得下,”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,”张彦挣扎着,她不想看冯一平的眼睛,她很想肯定的说一句,“我是真的不在乎,真的放得下,”

    但是,她又忍不住看冯一平的眼睛,那双眼睛里,有着自己熟悉的深情,有着自己熟悉的纠结,有着自己熟悉的痛苦……。

    看着那双眼睛,她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那几个字来。

    “冯一平,你混蛋,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厨房里,依然在吃手擀面的林茹晗,好像听到了女孩子的哭声……。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