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九章 来日方长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张彦,你呢,对目前的工作满意吗?”冯一平放过了金翎,转头问起她来。

    “我挺满意的啊,工作不错,待遇不错,福利挺好,同事也挺好,”

    这一刻她又回归了本份,变成了员工对老板汇报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,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做点什么事,可以比现在更自由的,比如说,开个咖啡馆啊,或者面包房也行,”

    “收入呢,应该还可以,关键是,不会把人限制住,有兴致,可以自己去店里动手,懒得去,想呆在家里发呆也行,想出去玩也行,反正手下的人也能帮着把生意照顾好,”

    冯一平循循善诱,“虽然不能数钱数到手抽筋,但顾生活是绰绰有余,关键是,每天可以睡觉睡到自然醒,”

    冯一平知道,不管是咖啡馆还是面包房,这两样跟美食沾边,又不会像中餐那么辛苦的生意,张彦会比较感兴趣,因为她后来就开了面包房嘛,做得还不错。

    更别说,对她这样随性的人来说,睡觉睡到自然醒,也绝对是一个无比巨大的诱惑。

    不管未来如何发展,他都希望张彦能在经济独立的基础上,又不会有太大的压力,能尽量过上和她的性子契合的,轻松的慢生活。

    “我还真没想过,”张彦嘴里这样说着,但看上去,明显是有些动心。

    “我原来还真有过开个咖啡馆的想法,”金翎说,“但哪有你想的这样简单的?一家咖啡馆要能赚钱,其实并不容易,一定要做出自己的特色来,而要做出自己的特色,你指望能做撒手掌柜,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她这还真可能是曾经真有这个想法,后来冯一平和张彦在探讨这个问题时,得出的也是这样的结论,咖啡馆,就和那些茶楼一样,看起来光鲜,人均消费也不低,但真要做出点名堂出来,没有一定的投入,没有一定的办法,还真是挺难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所以如果要我选,我一定选面包房,”

    这也是冯一平和张彦后来的选择,面包房这个生意,只要选个好地段,做出来的面包在水准线以上,价格也是平均水平,服务能热情点,那平均真比开咖啡馆靠谱点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不错的选择,”金翎明白冯一平的心思,她拍了拍张彦的手,“不管是在省城还是三亚,你只要想开,其它的都不是问题,”

    “我让有佳负责选址的团队给你选址,让设计所给你做出一整套的形象设计,再安排装饰公司给你装修……,其它的都我们可以顺带手就做了,你只要负责三件事,一份项目计划书,既然要做这个生意,自然要对具体的情况有所了解,”

    “还有,最好自己要能去上一些课程,动手能力要有,最后,你自己招几个人,”

    “可以吗?”他们这一番分析,真的把张彦说得有些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金总分析得不错,而且你有一个独天独厚的条件,酒店就有西点师,可以跟着他们学手艺,还能顺带了解这一行的行情,当然,市场是要走的,如果想做这一行,那就要对这一行有最基本的了解,”冯一平趁热打铁的说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事情,你还是要跟家里商量一下,如果家里不支持,那也没关系,我给你提供无息贷款,”金翎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金姐,但我想我能说服家里,”张彦明白,金翎所说的她提供的无息贷款,多半是冯一平出的。

    她是真有把握说服家里,自从她中间突然就决定抛下工作去散心以后,她发觉,爸爸妈妈对自己的要求,几乎是无有不应。

    况且,她相信,只要说这事是连金总都赞同,爸爸妈妈更是不会有意见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当年能下定决心开个面包房,哪怕是开家生意一般的咖啡馆呢,我想应该也会比现在幸福得多,至少不会像现在这么辛苦,”金翎有些怅惘的说。

    “得了吧,那不是你性格,”冯一平毫不留情的戳穿她,“你会心满意足的守着一个小馆子?要是真那样,你怕是会羡慕死坐在你现在位子上的这个人,”

    金翎不是张彦,她骨子里就是个女强人。

    张彦可能有一家店就觉得不错,再开个两三家分店,那可能就是她的上限,但如果是金翎,她至少也得考虑先是一个市的连锁……。

    “呵呵也是,我确实不是那样的性子,”她又拍了拍张彦的手,“回去以后好好想想,有任何关于工作方面的问题,包括如果你确定开间面包房,一定都主动跟我联系,”

    “有这样的关系不用,那不但矫情,而且还愚蠢,懂吗?”

    “好的金总,我先谢谢你,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”金翎朝冯一平示意了一下,我棒吧!

    冯一平心悦诚服举杯向她表示感谢,金翎这次的配合,确实也非常默契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,由金翎提及,确实比自己提要更好一些,张彦也更容易接受。

    不然,这些话,如果是冯一平说,张彦会感觉好像是冯一平送给自己一个生意一样,她心里会不安,从而一定会拒绝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上来说,冯一平确实是幸运的,他目前还真没遇到金翎所担心的那种心机女。

    眼看着这事差不多要定下来,冯一平忍不住心情大好,“来,我提议,为了张彦的生意干一杯,”

    “是得干一杯,”金翎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们,”张彦看起来也算是真的动了心。

    “说谢谢就见外了啊,”金翎又替冯一平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,别说谢谢,争取在今年农历年前,拥有属于你自己的生意,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,明天,你们坐我的飞机回国,”

    主要是今年的这个形式又不容乐观,就在奥运会期间,俄罗斯就摔了两架客机,而现在从雅典到国内,一般都是乘坐俄航的客机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已经订好了包机,”他现在,也是真没有乘坐民航客机的兴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色已深,但依然恍如白昼,正是月圆的时候,皎洁的月光,为这个蓝白相间的美丽小岛,披上了一层轻纱,那白的墙,蓝的顶,霎时就多了几分飘渺,和艳阳下的模样相比,更多了几分梦幻的感觉。

    岛上的夜晚并不安静,和其它很多的旅游目的地一样,伊亚镇现在也有些过度商业开发的趋势,遍布镇里的餐厅和酒吧,这会依然灯火通明,溢出笑语欢声来。

    “真漂亮,”张彦躺在椅子上,看着天上的月亮喃喃道。

    说实话,如果只论外观,她顶多也中上水平,称不上如何出色,但她那没心没肺的娇憨,还有那让人心疼的单纯,则是其它的那些一般意义上的美女所不具备的,而这,也是冯一平想要守候的。

    有道是,楼上看山,城头看雪,灯前看月,舟中看霞,月下看美人,冯一平这会看着张彦,真有握着她的手,在她脸上亲一口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非常感谢老天爷,给了自己一个重新发现她的机会,后来日子的琐碎,冲淡了激情,洗掉了浪漫,让他们对彼此习以为常得握着对方的手,还真是左手握右手。

    这一次,让他有机会从另外的角度,再去发现她身上自己以前没有发现,也懒得发现的那些方面。

    张彦初时不觉,后来脸慢慢的红了起来,招呼在那边假寐的金翎,“金姐,我们去睡吧,”

    金翎看了冯一平一眼,“老板那么狠心,又压了那么多任务,也不知道下次这么悠闲会是什么时候,这么难得的晚上,再呆会,”

    “很快会有的,时候不早了,回房间睡吧,”冯一平看来她一眼,“日子还长呢,”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