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谢谢你陈总,非常感谢,”李方成双手握着陈总的手,一迭连声的表示感谢,“我一定好好努力,以后也请你多多关照,”

    老陈那张冰山一样的脸,终于也有了些笑容,“也要感谢你提供的这个消息,不然我们还真不知道有这样的机会,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,这样的机会,就是为王总和陈总准备的,陈总,您看今晚有没有时间,满首都好吃好玩的地儿我门清,希望您能给我一个表示感谢的机会,”

    要说起来,他在自家老头子面前,也好多年没有这么孝顺过。

    “心领了,以后日子还长,”老陈顿了一下,“以后有机会,”

    “那行,我先告辞,您留步,哦对了陈总,有一件事,我想问问,现在跟冯一平联系上了吗?”

    他其实稍微有点担心这事,冯一平那个家伙,客观的说,真不是能随便揉捏的。

    “放心,”在王总面前一贯恭谨的老陈傲然一笑,“我们不是他冯一平能拒绝的,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好霸气!

    不过,这也是王总他们应有的霸气,李方成心里顿时笑开了花,他就喜欢听到这样的话,这样一来,那这事绝对妥了,“对,你看我这瞎操心,在王总和您面前,他绝对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,您留步,”

    老陈其实也只是站起来,压根没有送他出门的意思,“好好,慢走,”

    “耶!”走到门外,李方成忍不住握着拳头低声叫了一声,坏了,这陈总还看得到呢,他连忙回头赔笑,却看到陈总匆匆低下头,李方成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了,怎么他从陈总眼里看到的,好像是,怜悯?

    不对,一定是我看错了,老陈或许是妒嫉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自己这毕竟是给王总提供了一个类似聚宝盆的路子,没见王总核实完情况之后,对自己就有些另眼相看吗?

    没错,老陈这一定是妒嫉,他妒嫉自己在王总面前立了大功。

    喜悠悠的他,一开车驶出小院的大门,立马把这一幕忘到了耳后,好日子终于又来啦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好多在文学作品里表现得既美且浪漫的事,其实对大多数人的日子而言,带来的只有麻烦。

    就比如这飘飘洒洒,让整个天地间银装素裹粉雕玉砌的大雪,让那些自己没车的人,不得不选择公共交通。

    所以今天的公交车格外的挤,而且比平常还要开得慢。

    一个被挤到贴在车窗上的小家伙,一直专注而好奇的看着车外,终于,在第二个红灯的时候,他忍不住拉了拉妈妈的衣角,“妈妈,那个叔叔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年轻的妈妈低下头一看,并行的那辆轿车里,一个看起来油头粉面的家伙,一会傻笑,一会发疯一样的跟着音乐扭动身体。

    “别看了,他有病,”年轻的妈妈妈妈言之凿凿的跟李方成下了诊断。

    李方成现在真的像有病一样。

    从王总办公室出来之后,他就一直保持着这个状态。

    其实他想做的还不止如此,如果可以,他真想试试能不能开着这车飞起来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太高兴,压抑不住的高兴。

    虽然王总他们也还没有找到具体负责操盘的人手,但他刚才已经跟老陈讨论了一些具体的问题,也就是,当王总和冯一平联合以后,每次运作,他的投入额度。

    老陈许诺了他10%。

    虽然这跟以前自己炒的时候没得比,但是,这可是全无风险的生意,直观点说,就是跟着捡钱的生意,10%,现在的李方成很满足。

    再说,也不要小看这10%。

    王总他们运作,自然不可能是小打小闹,至少得是九位数才配得上他的身份,那自己的这10%,搞不好比自己之前百分百投入的几千万还要多。

    老陈还承诺,如果资金不足,还会帮着自己找银行贷款,当然,免不了要出些手续费,但是,李方成可是清楚冯一平每次运作的收益。

    跟那高额的收益相比,这点手续费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一时间,李方成觉得,之前向往的那种日进斗金的日子,又清晰在望。

    私人飞机,大有可期;豪华游艇,大有可期;漂亮女明星,同样是大有可期……,你叫他如何不高兴,如何不疯癫,如何不表现得像有病一般?

    他同时还非常期待一件事。

    他非常期待那一向倨傲的冯一平,面对王总,不得不无奈屈服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事,他真的期待了太久,久到有时候他压根就分不清,自己向王总爆料这事,主要是为了自己也搭车赚钱呢,还是主要为了看冯一平吃瘪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这次两个目标看来都能完美实现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起来,一看,老头子的,不用说,肯定是问结果,果然,电话一接通,那边就问,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完美,”李方成兴冲冲的说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他老子李益强的声音也大了起来,“你马上来公司,跟我具体说说,算了,还是回家,我让他们准备酒菜,我们边吃边谈,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李家客厅里,桌上几个锅子煮得热气腾腾,香气扑鼻。

    李家父子二人边吃边聊,气氛不错。

    李益强详细的问了儿子跟王总还有老陈见面的一些细节,最后举起杯来,“表现不错,”

    心情大好的李方成高兴的和爸爸碰了一下,有点小感慨,果然,这做儿子的也得有点本事,老子才不会嫌弃。

    他记得很清楚,这是自己从香港灰溜溜的回来后,老头子对自己态度最好,最和颜悦色的一次。

    更别说前些日子,因为动了他的珍藏,他那副恨不得把自己吃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爸,你就擎好吧,很快,你就可以不用像现在这么辛苦,要不过些日子,我们干脆把公司都盘了?多趁点本钱,你呢,到时就潇潇洒洒的先去周游世界,”

    这家伙吧,跟自己老子说话的时候,总有些不过脑子。

    李益强听了这话就觉得有些不爽,你都还没赚钱,就嫌老子的这生意赚钱辛苦。

    “不,公司肯定要留着,本钱我给你出一部分,500万,超出的,还是找银行贷,”

    这也不是他对自己创办的这家公司感情深厚,主要是在商海里打滚这么多年,他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:靠别人赚钱的事,总不够长久。

    李方成有点不满,不能区区千把万的投入,大部分还要去借贷款,王总傲,老陈也傲,他也真的不想他们把自己看扁。

    “先就这样,”李益强一锤定音,“以后再看情况,”

    桌上之前的热闹,马上冷清了些下来,李方成又一次重温了那个道理,果然是爹有娘有,不如自己有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,他们能让冯一平就范?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有什么好担心的?跟王总他们比,冯一平这个只有点钱的暴发户,压根就不够看,”李方成不耐烦的说。

    李益强按自己的观念权衡了一下,确实如此,你一介商人,怎么跟王总这样的权二代对抗?

    “只是这个比例,我总觉得有点不踏实,”

    “太少?”

    “不,我觉得是太多,”李益强说,这些二代怎么会这么大方?

    “多还不好?要不是我给他提供了这个消息,他们能有这么好的路子?”李方成说,“也不想想,这条路子,是我花了多少钱才得到的,”

    他想起了在香港亏掉的那几千万,“不过,现在看来,那些钱也算花得值得,”

    这样好像也说得过去?

    “他这边,有没有他爸身边的人?”李益强问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有,”

    “还是要想想办法,如果能直接跟他爸搭上线,多花点钱也值,你觉得,通过那个老陈,能不能办到这事?”

    这父子俩还是有些代沟,儿子希望跟王总一起赚钱,老子则希望跟王总的老子建立联系,因为他觉得,那才是来大钱的路子。(未完待续。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