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二十二章 转变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旧金山湾区洛斯加图斯,亦即奈飞公司所在地的一处房子里,穿着背带裤的马灵,手里拿着一个相框问儿子,“这个摆在哪里?”

    这里面的照片,是约翰和海蒂抱着还不会走路的文森特,在棕榈滩别墅草坪上拍的。

    “嗯,”文森特像模像样的想了想,然后一指,“这,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,”马灵按文森特的意思,把最后的这个相框,放在客厅的窗台边,“完成!”她双手撑腰,环视着这处采光良好,周围的树木郁郁葱葱的新房子,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文森特已经跑到旁边的全原木阳台上,看着前面的湖和对面的山,“我很喜欢,”

    其它的常见,但不管是在奥兰多、棕榈滩还是华盛顿,家里的房子旁边,都没有这样的山。

    “我也喜欢,”马灵一屁股坐在阳台上的吊篮椅里,看着已经收拾得整整齐齐的新家,有些满足,新生活,即将从这里开始。

    安置一处新家,向来不是件轻松的事。

    好在这次有迈克帮忙。

    但是,即便如此,最后找到这处房子,也花费了好多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一开始,她是想选在旧金山,选在那,主要是因为那是湾区最大的城市,人口集中,日后方便。

    这个方便,主要指的是在冯一平抽空到家里的时候,不会太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这么说吧,美国是个注重隐私的国家,但尤其是在那些郊区的高档社区里,邻里之间并不是老死不相往来,在搬来一个新住户的时候,大家都会礼节性的拜访。

    在都知道是她一个人带着儿子的时候,还经常有不明身份的男人来往,同样会影响她的风评,长舌妇,满世界都有。

    但是在市区,不管是公寓还是独栋屋,相对联系就没那么紧密,加上流动性也更大,这样的事,关心的人少,这是最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但是作为人口密集的都市,旧金山的短板也显而易见,人均公共资源相对较少,交通也相对拥堵。

    在旧金山转了一圈以后,她还是觉得在湾区其它地方小城置业更好,不过,这其中又有一个关键因素,离冯一平家,不能太近,太近就容易撞见,但也不能太远,太远就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所以北湾、东湾那边就不用考虑,圣何塞这样的硅谷中心也不妥,还是稍近了些,最好的选择就是南湾。

    既然最好在南湾,那为什么不就在洛斯加图斯呢?不但奈飞就在这里,而且这里有难得的自然生态保护区,环境优美,空气纯净,气候也是湾区里最好的地带,非常适合抚养孩子。

    马灵几经选择最后买下的这处房子,就位于山脚的湖畔,绿树环绕,相对私密,难得的是,这处房子不但有一个临湖的后院,前面还有一个由平房围绕的中庭,去过中国的马灵,游览过不少中国的老房子,觉得冯一平一定会喜欢这个中庭。

    “妈妈,爸爸呢,爸爸什么时候来我们的新家?”文森特抱着一个超人玩偶问马灵。

    “爸爸啊,他还在忙着工作,”

    马灵也关心冯一平什么时候能过来。

    离开了学校离开了家,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小镇重新安置下来的马灵,看着眼前这个有三个卧室,三个浴室,总共占地近千平方的大房子,也觉得空荡荡的,急需一个主心骨。

    关键是,这会她觉得心里也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经历过的人都知道,一个人搬家,一个人安置新家,那真是最孤独的时候。

    真希望奈飞的收购审批能马上通过,马灵相信,要是审批今天通过,他肯定明天就过来。

    可是,那边一直说情况乐观,但到现在,还是没有具体的消息。

    看着小家伙一脸我很不开心的表情,她笑着说,“要不,过几天我带你去看他?”

    “喔,太好啦!”文森特高兴得跳起来,“我爱你妈妈,”

    “我也爱你儿子,走,我们换衣服,准备请迈克叔叔吃饭,”

    稳妥起见,冯一平特意叮嘱过迈克,马灵和文森特的事,暂时不要告诉他老婆莉莎,因为莉莎和黄静萍,也算有了不错的交情,因此这一次帮着跑前跑后的,就只有迈克。

    现在这种状况,冯一平只有谨慎一点,虽然他知道,这事迟早瞒不住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三亚,扎实的休息了一天之后,第二天早上6点,冯一平又准时下楼跑步,昨天的那些传言,随之彻底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昨天的冷遇,也许是因为太早不愿意起来,也许是没想到冯一平这么快就恢复,国际知名的大明星,今天并没有按安排。

    其实,就是安排了,她也会发现,她的团队那个完美的计划,真的只是看上去很美。

    冯一平不是一个人在晨跑,而是足足有一行五人。

    包括欧文和他的两个手下,以及被冯一平硬拉起来的徐斌,就是在海滩上偶遇了,冯一平肯定不会等她一起跑,顶多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就是真的崴脚,不管是搀扶还是背,同样也轮不到冯一平来做,至于一起早餐,那更是不用想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上来看,她睡懒觉的这个选择,也算是歪打正着的明智。

    7点半,徐斌一手扶着腰,一手扶着酒店大门旁的墙,不停的大口喘气,“一平,你,你先进去,我一会上来,”说个话都说不利索。

    “好吧,”冯一平双手拉着脖子上围着的毛巾,轻松得很,“但是徐总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你这本钱得想办法多加点,”

    他朝欧文示意了一下,马上一个跑了这么远同样面不改色气不喘的保安,扶着徐斌就朝里走。

    好歹他也是酒店事业部的最高负责人,不好在自己酒店门口这样示众,让人围观——又没卖票的。

    张彦一见到欧文当先进来,马上就低下头,忙着查看电脑上的客房信息,但是,你越是躲什么,就越是来什么,她听到旁边的同事一个个在兴奋的问好,再一抬头,冯一平就倚在前台边,正用毛巾擦着汗,“一起吃早饭吧,”他笑盈盈的说,“我让餐厅煎了面包,刚好配你带来的腐乳,”

    张彦也没推辞,“好啊,谢谢一平,”

    她其实是想推辞的,但是,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,毫不犹豫的推辞大老板的邀请,那只能是适得其反:要是没什么事,谁会拒绝大老板的要求?

    “喔,”冯一平一走,旁边的那几位马上七嘴八舌的问,“张彦,原来你跟老板的关系这么好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还不错,”张彦只得这样顺着解释,“我爸是装饰公司最早的一批员工,当时还是梅总和一平一起去我家里请的他,所以我们很早就认识,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青梅竹马哦,”来接班的同事调笑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个说法张彦马上反驳了,“拜托,你的青梅竹马的同伴,始终跟你在不同的地方长大?”

    不过,自从昨天在日光浴室两张不同的沙发上,一起睡了几个小时以后,张彦觉得,好像不知不觉的,事情就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她再尝试过,但是真的很难再对冯一平保持那种冷冰冰的态度,就是装也装不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顶楼的早餐时光很欢乐。

    其实,这个早餐就真是单纯的吃早餐,除了他们俩,还有徐斌、吴倩、欧文,桌上,他们俩单独说话的机会也很少,大部分的时间,都是冯一平在调侃徐斌,看着年轻力壮的,其实那么虚。

    有张彦在旁边,冯一平就觉得状态格外的好,后来看过的不少段子,一条接一条的想起来,然后蹦出来,有点脱口秀的意思。

    于是,借着辞行而来的那位大明星,看到的就是冯一平把那位小姑娘,逗得乐不可支的情形。(未完待续。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