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上六点的时候,太阳这时还没出来,昨天的酷热已经完全褪去,这是盛夏的一天最凉爽的时候。窗外鸣了一夜的虫儿,估计也在歇气吧,反正没有发出声音,梦话、磨牙声少了,大呼噜声这时也能做到充耳不闻……,总之,这是冯一平睡的最香的时候。

    好景总是不长的,最香甜的美梦,随着遍电铃声的响起,嘎然而终。

    上下左右都喧闹起来,同学们督促着起床,叠好被子,然后端着脸盆,里面放着毛巾、牙膏牙刷,去食堂外接水洗簌,顺道上厕所。

    冯一平真想赖下床,但想到这是第一天,总要给同学们,特别是给同床的几位,不要留下不好的印象。所以,强打精神,和肖志杰一道,整理好床铺,再迷迷糊糊的往食堂走。

    拢共只有一个水槽,十来个水龙头,他挤进去,接了一盆水,走到池塘边刷牙洗脸。

    塘那边年级的教室里,一些同学正吹灭蜡烛,出来洗漱。这也是传统,年级时,晚自习之后,有些同学还会留在教室里学习,早上又会提前早起学习。

    对这样的行为,学校不提倡,所以教室不开灯,只能点蜡烛。但也不反对,不管你睡的多晚,起的多早,没有老师会把你从教室里赶出来。

    六点十多分的时候,同学们成群结队的来到操场。一年级的个班是到的最积极的,差不多到齐,个班主任站在队列前面,数了数,都比较满意。年级的两个班也不错,最拖拉的是二年级的两个班。

    6:15集合,校长和一干领导站在台上,值日老师带着学生会的几个干部,挨班统计实到人数。

    这时教导主任从宿舍下来,身后跟着四个耷拉着脑袋的同学。他也不带他们过来,就让那四个心存侥幸的家伙在操场边站成一排,然后一手叉腰,一手指着这边的大部队,一边来回走,一边开训。

    等人数统计完毕,领导也没讲话,大家都知道,如果再讲话耽误时间,公路上的车辆行人会多起来,跑操不方便。

    从最右边的年级开始,各班梯次跟进,右后转弯,踢踢踏踏的出了校门,沿着公路向南边跑去。

    班主任们在班级旁边压阵,体育组的一个老师,吹着哨子,前前后后来回跑,不多时,同学们的脚步声渐渐统一起来。

    大部队跑的不快,跑了两里多,有个拐弯,旁边是一个小村,就在村口折向后,跑回学校,全程公里左右。还是有几个女生掉队,被体育老师护着,跟在后面慢慢的跑。

    等跑回学校,再次集合,校长训话,不外乎欢迎新同学,勉励大家珍惜时间,努力学习。之后是教导主任,表扬了大部分的同学,对一边罚站的四位提出批评。

    解散后,还有几分钟的时间,然后点钟,早自习开始。

    :45,早自习结束,早饭时间,8点10分开始上课。上午要上四节课,课间休息是十分钟。第二节课,课间休息的时候,又在操场集合,在体育老师的示范下,做第套广播体操。

    午饭后,12点到1:0,是午休时间,之后又是四节课,到1:0,晚饭,18:15,晚自习开始,晚自习一共两节,每节一小时,间休息15分钟,至20:0,21:0,熄灯睡觉。

    循环往复,天天如此单调紧凑。

    后来不如意、低潮、遭受挫折打击的时候,冯一平也没志气的,不止一次的想过,如果现在还是在学校,该多好!只要好好学习就行,不用管那些纷繁复杂、叫人头痛的人和事。

    但当他真的回到从前,回到学校,坐在课桌前学习的时候,又想起走入社会的好来。是,走上社会是这样那样的压力多,但是,至少至少,能睡个懒觉吧!

    人总是这样。

    当我们还小的时候,看到哥哥姐姐背着书包上学,很羡慕;上学了,看到高年级的住校,不用每天学校家里来回跑,很羡慕;但到了高年级,也住校,看到那些参加工作的哥哥姐姐,很羡慕;参加工作后,形单影只的自己,看到那些成家的,很羡慕;成家后……。

    到最后,自己一步步的,成为自己曾经羡慕过的对象时,很多时候,又会怀念起从前的日子。

    要是现在还是小时候,整天和小伙伴们一起和泥巴玩,该多么单纯快乐;要是现在还是在学校读书的时候,每天只要好好学习,就天天向上,该多么简单幸福;要是现在还是单身一人,一人吃饱,全家不饿,该多么轻松惬意;要是现在……!

    人大多如此。

    当我们在家乡的时候,会向往他乡的精彩,在他乡的时候,又会想念故乡的温暖。当我们小的时候,只盼着快快长大,但当我们长大后,又会怀念天真无邪的年少时光。

    头有些痛,冯一平揉了揉太阳穴。现在是午睡时间,他借口不困,其实是实在受不了寝室里的交响曲,更不要想在那交响曲里,短短的一个半小时就入睡。

    还有几个同学也呆在教室,隔壁的黄静萍也是,在那看语。冯一平把从温红那里拿的新课本,和他借冯海涛的旧课本,进行了一番比较,发现课本改动不大。整体略略看过后,他感觉这些难度都不大。

    现在一共有九门课,语、数学、英语、物理、化学、政治、历史、地理、植物学。

    冯一平的成绩是不错的,特别是科,一直相当好。语、英语、思想品德,低于90分的时候很少,特别是思想品德这门课,选择题和填空题答案都是固定的,后面的回答大题,只要把要点说出来,就能得满分,因此95分以上的时候很多。

    至于历史、地理、植物学,这门,一年级还是要考的,到了二年级,就作为选修的课程。当然,这门主要也是靠死记硬背,对记忆力很好的他来说,也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他物理一直不错,初的时候,年年代表学校参加物理奥林匹克竞赛,他不但能熟练掌握书的知识,还能出一些很有深度的题目来考同学,很得任课老师的赞赏。遗憾的是,在考的时候,鬼使神差的,犯了个不能原谅的错误,最后一面,压轴的一道15分的大题,居然被他遗漏掉没做,导致最后成绩还不到80分,出乎所有人意料。

    反倒是一般人认为比物理要简单的化学,他却是不好不坏,严格来说,不好,就只能说是坏。不及格当然不可能,但考到80分以上的次数有限。当时王玉敏就好几次帮他分析,找原因,你记忆力那么好,没理由化学考不好啊?我读书的时候,就觉得化学是最容易的,该记的记牢,然后发生变化后,两边的元素总量是相等的,把它们配平就好,你怎么就考不好呢?这个原因他也说不上来,可能是天然的就不喜欢吧!

    真正拖他后腿的,是数学。一年级的时候,数学还可以,二年级,也还行,年级的时候,就实在有些勉强,特别是几何。考的那一年,数学题是历年来最难的一次,全县及格的都有数,他呢,只考了50多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初一年级的数学,这些简单的代数、方程式,对他而言,算得上简单。

    他甚至觉得,如果不考虑每学期的期考试,他平时上课完全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,期末前的一个月,自习,再看看同学的笔记,成绩应该不会比以前差。甚至是不是可以考虑,直接跳到年级?

    不过,不说这样的动作绝对会引人注目,这样虽然会节省两年的时间,省些学费,但他还真没把握就能考上县里的高。另外,那样他就会和肖志杰、王昌宁分开,可能就不会有原来那么好的感情,不会有两个难得的知己、兄弟,看起来还是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初一的课程安排的很紧凑,而且节奏很快。他们学校一向的惯例是,到二年级末,要把初年的课程全部学完,初整整一年,是用来综合复习的。老师们要赶进度,所以每节课的内容都很多,所以多数同学压力都很大。特别是理科的那几门,它是梯次递进的,前一节没有学好,下一节就会更难,跟上老师的进度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非常感谢您的点击!新人新书,出头大不易,可以的话,能收藏,投推荐票吗?

    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