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天下午,带着换洗衣服,还有帮冯宏兵带的咸菜,汇合了冯,两个人一起回到学校

    到学校时还早,不到点钟。冯在寝室睡觉,冯一平来到教室,预习或者复习都可以,还可以凭记忆写些大纲,即使现在不能往外投稿,也可以留待将来合适的时机。

    来到教室,只坐着零零散散的几个人。他和黄静萍打了个招呼,“你来的真早啊!这么努力,背单词?”

    “恩,你也不迟啊。”黄静萍浅笑着。

    她今天戴了个天蓝色的发卡,穿着纺绸的衬衫,搭配蓝色牛仔裤,脚蹬一双白色运动鞋,很清新的范儿。冯一平忍不住多瞄了几眼,这次黄静萍有察觉,脸有些微红。

    接下来没什么故事,冯一平拿出本子,把字典放在旁边。写不多时,就会翻翻字典,没办法,还是好多字知道,但是写不出来。而且,没有智能拼音的帮助,有些字要按字音一个个的找,很麻烦的。

    黄静萍也扫了他几眼,有些不明白他在干嘛,但看他投入的样子,也就没有打扰。

    学生的生活是枯燥单调的,老师们也好不到哪里去。这里离被撤并的梁家河乡政府所在地有段距离,骑自行车要十来分钟。梁家河乡也就一条街道,乡镇府虽然被撤并,但一些机构还是保留了下来,如工商、税务、林业站、供销社,还有医院。还有一家电影院,不过平时是没电影上演的。

    电视呢,这时有线电视还没普及,只能靠室外天线收几个台,可看的节目不多。

    学校的体设施主要就两样:一个孤零零的篮球架,篮板还破了几块,操场不平整,也没有划线,所以能用上它的时候很少;剩下就是一个水泥砌的乒乓球台子,这是男女老师们活动的比较多的地方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在楼前的梧桐树下,每天午饭后和晚饭后,都会摆开两张矮桌子,主要是男老师们在那下象棋。冯一平估计他们也想打牌或者打麻将,但显然,囿于为人师表的限制,那些活动只能在室内进行。

    这天冯一平吃完晚饭,洗完碗回来,看到班主任王玉敏的老公,朱老师,坐在楼前的一张小桌那,嘴里叼着烟,裤腿卷到膝盖拿,一个人对着一盘残局琢磨。看来是棋友没空,只能自娱自乐。

    他加快脚步,把碗好,冯问,“走吧,”意思是去老地方洗澡,冯一平说,“你们去吧,我今天有事。”匆匆的走了。

    他径直坐到朱老师对面,朱老师抬头看着他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朱老师,我叫冯一平,王老师班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冯一平,听说成绩不错。”朱老师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老师过奖了,过得去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谦虚好,谦虚使人进步。”

    “朱老师,其它老师还没吃完饭,您现在闲着也是闲着,要不我陪您下一盘?”

    “你和我下?”朱老师就笑,“你下棋也不错?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”冯一平一本正经的拱拱手,故作严肃的说,“学生棋龄年,请老师指教!”

    他这举动让朱老师笑出声来,“那好,就你说的,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,那我就指教指教你!”

    朱老师执意要让一边车、马,炮,理由是,不然领先冯一平太多,下起来没意思,冯一平也没有再分说。

    当然是朱老师选黑方,冯一平选红方,冯一平先走。他先飞象,哟,年纪轻轻的想和他拼功力,朱老师觉得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这一局,没下完,朱老师就说,“你不错,值得我下力气,重来重来。”再摆棋,也不说让子的话。

    还是让冯一平先走,冯一平说,“朱老师,你赢呢,是理所当然,但是如果您谦让,学生侥幸在您手下赢那么一局,你看是不是有什么奖励?”

    这时旁边已经围了几个老师和年级的学生看热闹,一年级的同学,大多数这个时候对老师还是敬而远之的。

    听冯一平这样说,一个老师起哄,“是啊老朱,学生成绩好,是应该奖励啊!”

    被这么多人架着,朱老师当然不能退缩,他也大概知道冯一平的水平,所以很爽快的说,“赢了要奖励是应该的,但输了,肯定要惩罚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的,如果我输了,在我能力范围内,老师但凡有所吩咐,我一定全力达成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行吧,”朱老师吧裤腿放下,盖住毛茸茸的大腿,“那你想要什么奖励?”

    “嘿嘿,”冯一平嘻嘻的笑着,“希望老师能抽时间给我开开小灶,教我画画和乐谱呗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想到要学这个东西?”朱老师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爱好,爱好而已,可以吗老师?”

    朱老师带的是音乐,性格爽朗,诙谐幽默,很能和同学们打成一片。而且上课时,时不时在黑板上露几手他绘画的功底出来,比如速写,寥寥几笔,就能把指定的一个同学的轮廓画个大概出来,很是为他拉了不少粉丝。

    “你这也算是要多学些东西,老师我准备成全你,成不成的,就看你自己,行吧!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老师!”

    按规矩,局两胜。第一局还是冯一平先走,依然是先飞象,稳扎稳打的,到最后,被朱老师用马配炮将死。

    第二局,冯一平不再掩饰,炮先从路突击,车和马从侧翼突破,朱老师稍微有些大意,被他抓住机会,一个车就拼掉了车、马、炮,扳回一局。

    第局刚开始,二楼上王玉敏叫了一声,“老朱!”

    朱老师闻声站起来就走,“冯一平是吧,你们王老师找我有事,这一局就留待下次。”说完也不等冯一平回应,迈着大长腿,几步就上楼了,进屋就“咚”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同学们不敢笑,围着的老师就无所谓,“老朱,气管炎这么厉害?没事,再有几分钟就能定胜负,王老师那里我去帮你说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把棋打乱,站起来说,“那我就不再占用各位老师的位子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二年级的班主任,也是个数学老师说,“别走啊,跟我也来两盘,我也可以给你开小灶啊,数学上有不懂的可以问我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说,“陈老师,陪你下棋也是我的荣幸,不过我确实有作业没做,等下上自习就要交的,你体谅体谅我?”

    陈老师挥挥手,让他自便。他也是开玩笑的,他看了后面的两局,知道即使能赢冯一平,也要费些工夫,一不小心,来个老马失蹄,就可能会步朱老师的后尘。和老师输输赢赢的没关系,这众目睽睽的,输给一个学生,那就未免不美了。

    冯一平一走,同学们自然也都跟着走,有人走后面拍了一下他肩膀,他回头一看,是冯宏兵,“可以啊一平,怎么现在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侥幸而已,暑假的时候,在外公家,看到一本棋谱,学了几招。”

    “哦,难怪呢!我也回教室,有事找我啊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象棋水平突飞猛进是在买了第一台电脑以后,当时电脑只带了几个小单机游戏。其它的都能赢,唯独象棋游戏,他玩了一个星期居然只赢一把,感觉惭愧的同时,也让他下了狠心,很是买了几本棋谱练了练,半年过去,再和电脑对弈,就赢多输少。

    教师节的午,冯一平端着碗准备去二班找王昌宁,看见朱老师也端着个大搪瓷碗,站在教室楼前的梧桐树下,朝他示意。

    看见他碗里的腌韭菜,朱老师毫不客气的夹了一筷子,咯吱咯吱的嚼着,“恩,这个不错,”

    冯一平看着他碗里的丝瓜炒鸡蛋和辣椒炒四季豆,很想说,那我们换吧,出口却是,“那您吃,我还有一罐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吃吃味道就好。”朱老师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饭,“一平啊,明天晚饭后来我家,你知道在哪吧!”

    冯一平很高兴,“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恩,那就好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明白,这时朱老师答应收下他了。

    非常感谢您的点击!新人新书,出头大不易,可以的话,能收藏,投推荐票吗?

    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