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学比初放假要早,等冯一平刚在外公家把行李放好,马上就成了孩子王。

    只有蓉蓉矜持一点,抱着东东,其它的个,阳阳带头,一窝蜂的围上来,翻书包的翻书包,抱大腿的抱大腿,一点都不见外。

    大舅妈曾经说过,这些小家伙,对表哥,比爸妈还亲。

    没办法,表哥一回来,吃的好,玩的好,不叫他们做事,也不会打骂他们,当然比父母好。

    原来的时候,和大多数男人一样,冯一平是很烦这些比他小好些表弟表妹的,不,准确的说,很烦所有的小孩子。没有具体的理由,作为家里的老小,他也没有照顾小孩子的经历,就只是单纯的不喜欢而已。

    他记得有一次,具体几岁不记得,大舅妈有事,把当时还小的蓉蓉,给当时也不大的他抱着。他虽然很不愿意,但他一直是个听话的孩子,依言照做,这样的态度,做起来难免有些消极,心不在焉的抱着蓉蓉坐在菜园边。

    蓉蓉当时很闹腾,有经验的都知道,小孩子闹腾起来,力气还是不小的,他一不留神,当时就没抱住,蓉蓉“咣叽”一声,脸朝下,摔在地上,好在菜园地松软些,没什么大事,但蓉蓉还是“哇哇”的哭个不停。

    这件事的后果之一,就是舅妈们,后来就好像没有再找他帮忙照顾孩子。

    后果之二有些严重。长大后的蓉蓉,听大舅妈说起这事之后,一见到冯一平就指着自己不太挺的鼻子说,“一平哥,我本来鼻子挺好的,就是怪你,抱我的时候不用心,把我鼻子给摔成现在这样塌塌的,你要赔我。”

    结婚后,好几次还当着老公面说,“我本来鼻子挺好的,都怪一平哥。”

    好吧,反正看到那些一见到小孩子就喜欢的不得了,总要逗他们玩的大多数女性和少数爷们,他非常不理解,你们的这些举动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吗?我怎么就觉不出他们的好来?

    还有一件事,媒体上每当提到过往的,或者刚发生的灾难的时候,会说这次灾难导致多少人遇难,然后总会强调,其有多少名儿童。他对此也很不理解,每次都要强调,真有这个必要吗?

    没有孩子以前,他也从来不曾发自内心的觉得这些小家伙有什么可爱的地方。虽然也总当着大人的面,夸他们家孩子,真可爱,真懂事,真乖!但是,这些话,没有一句是走心的。

    这一切,在他迎来了自己的儿子以后,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。

    这一改变是突然就发生的,就发生在儿子出生的那天凌晨,当他当从护士的手,小心翼翼的接过包在襁褓的小不点,把他抱在胸前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自那以后,他再在外面看到小孩子,不管是男孩女孩,好看的还是不那么好看的,干净的还是不那么干净的,他都喜欢,都觉得那些孩子很可爱很可爱,有时候也忍不住逗一逗。

    自那以后,再看到各种报道,强调有多少儿童不幸蒙难,那些数字不再是单纯的数字,让他感到无比的沉痛,也无比痛恨造成那些惨剧的集体和个人。

    自那以后,比如新闻里报道说,暑假的时候,有孩子瞒着大人去河里游泳,不幸羁难,虽然这件事远在千万里之外,当事人和他没有一点交集,他还是会觉得无比痛心,对那些父母的不幸遭遇,他也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所以,虽然现在冯一平和最大的蓉蓉也只差五岁,但他对他们,就像是父母对孩子一样。小孩子可能很多事都不懂,但他们有敏锐的直觉,特别是谁是真心对他们好,能清楚直接的感受的到,所以,他们当然都亲近冯一平。

    午照例是聚餐,五个小家伙坐小桌子。阳阳上次出事之后,至少是吃饭的时候听话很多。东东也一样,虽然没有爸爸妈妈喂,但看到哥哥姐姐们都在大口的吃着饭,瑞瑞也一样的时候,他也自觉自愿的端起小碗。

    吃完饭,冯一平带着蓉蓉和阳阳做寒假作业,那个小家伙一人发张纸,让他们在上面涂鸦。

    寒假作业对他来说当然没有难度,一鼓作气的把语和英语的全部做完,看到云云指着纸上一个火柴棍似的形象,说那就是他的时候,他又忍不住技痒。于是用这些时日在朱老师那里学到的技巧,花了几分钟,画了一个人,个人一看,立刻说,那是蓉蓉姐姐。

    其实以冯一平现在的水平,画人物,了不起能有个五分像,不过结合衣服、马尾辫上的蝴蝶结,他们还是能分辨出来,那就是蓉蓉姐姐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手,他们当然要学,冯一平欣然投入的讲的口干舌燥,可惜没有一点效果,该怎么画,他们还怎么画。好吧,冯一平也放弃了,干脆只教他们一点,那就是比例。

    他带着他们屋里屋外的转了几圈,再比照着他们画,窗子当然不能画的比大门大,表哥也不能比屋子还高,好在这些他们倒是能接受,总算有些成果,冯一平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十的上午,冯一平和王昌宁一起,难得的空手去学校。半路上,他们遇到了骑着二八自行车的班长,打了个招呼,唐少康热情的和冯一平说了好几句,“考的真不错,为我们班争光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学校,王玉敏一脸笑的把成绩单给他,还忍不住在他肩膀上拍了几下,“不错,好样的,没让老师失望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没有看成绩单,在初就被老师拍肩膀这样的事,他小小的有些觉得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和老外不同,有着五千年灿烂明的国人,在交流的时候,肢体接触不多,而且也有特定的含义。比如大人和小孩子之间,一般是摸头这个动作比较多,拍肩膀,捶胸,勾肩搭背这样的,一般是在平辈间做的多。

    一向严厉的王玉敏这样的和蔼可亲,而且隐约把他的辈分稍微调了调,他还真的有点不习惯。

    打开成绩单一看,数学、英语、物理、化学、政治满分,语96,历史99,地理98,生物985,总分8915。

    王玉敏高兴的说,“和其它6位同学并列全县第名,和第二名的4位同学差5分,和第一名的两位差6分。”

    哦,那看来第一名的两位,老师也没有给出全满分。

    “你的卷子我们都看过,除了地理,有道简答题少答了一点,其它的都没错。主要是语作扣分太多,一下子扣掉四分,第一、二名的作只扣一到两分,校长打电话问了教育局,他们也查过,说扣分的主要理由是,你遣词造句有些欠妥,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王玉敏脸上有些怪怪的,问冯一平,“我也看了,你为什么写一个人,说他长得很捉急,长得很抱歉?”

    啧,还是不经意就把后来的一些习惯用语带过来了,冯一平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,“王老师,这个是听我小舅说过一次,觉得挺有趣的,就用了上去,现在想想也很不妥当,下次一定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也没事,我倒觉得那样说也挺有趣,”王玉敏笑着说,“改你卷子的那个老师是实验学的,看出不是他们班的卷子,当然骨头里挑刺。”

    想起几个语老师第一次看到的时候,先是一愣,然后都大乐,彼此开玩笑,“你怎么长的这么捉急!”,“是吗,你长的真抱歉!”,王玉敏也觉得挺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“平时说话这样说没事的,以后考试写作最好不要这样写,知道吗,老师都是想办法在找茬扣分的,你说的意思他虽然能明白,也觉得好笑,但他要扣分,我们也挑不出错来,因为这样组合,确实不太合常规。”王玉敏叮嘱他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,王老师。”冯一平乖乖的说。

    “好了,没事就回去吧,过年好好玩,不过要记得把作业做完。”

    等王玉敏走开,肖志杰拉着王昌宁跑过来,肖志杰在他胸前打了一拳,“可以啊,年级第一不说,还全县第。”

    王昌宁说,“难怪唐少康今天那么热情,看来他也是服气了。”

    非常感谢您的点击!新人新书,出头大不易,可以的话,能收藏,投推荐票吗?

    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