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请大家把书放到书架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多谢!

    前面,冯一平快步走着,心里在庆幸,“乖乖,可算糊弄过去了!”

    刚才他一直表现的挺轻松,心里其实紧张着呢。老师们知道后会怎么样处理他不知道,即使这一次不好处分他们,但只要你在学校,还怕抓不到把柄!

    至于父母,他可以肯定,父母才不管你有没有什么成不成年保护法,儿子小小年纪就做出这样的事,不打死你才怪呢。

    刚才那理发店的的搞错了方向,根本就不用说找老师,她只要找来一个成年男人站台,冯宏兵他们就只有乖乖筹钱的份,全村人才不可能因为你一个小孩子闹出来的这点破事动手呢。

    至于冯一平为什么清楚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,也是因为1年,西南某大都市里发生的那件事。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,在电梯里凶残的摔打一个一岁的婴儿,最后更把那个婴儿从25楼丢下去,居然不用负刑事责任?他当时就把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搜出来看了几遍。

    其实说起来吧,冯一平和冯宏兵的关系,也就一般,主要是因为两家人的关系一般。

    虽然是在一个塆,又做了好几年的邻居,但他们两家的关系一样,真就一般。这个道理很好懂,两家人,一家作为塆里日子最好过的人家之一,不时还能往外借钱帮人,冯一平家呢,以前是每年都要借钱的人家,天然就决定了不会太亲近。

    因为住的近,有时有急事,比如突然得知亲戚家有事,要送礼,而这时手里没钱,梅秋萍也曾几次开口向他家商量挪个块五块的,可是大都借不到。

    而且不管他们家帮没帮忙,冯宏兵的妈妈总是少不了到处说闲话,诸如“一有事就找我们,我家也不是开银行的。”“遇到事就要借钱,也不知道日后怎么还。”

    在一个塆里,这些闲话用不了多少时候,就会传到梅秋萍耳朵里,她那个气啊,所以手里一有钱,就先把欠他们家的还了,后来即使再难,也从来不向他们家开口。

    所以,虽然两家人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,其实关系也就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但是不管怎么说,今天这事,只要是碰到了,冯一平就不可能不管,重生以后,他可是一直把自己当成年人来要求的。

    下午的这一场舌战,还真挺费神费力的,冯一平晚上饭都多大了二两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不久,放电影的人就来到学校,还是那两颗梧桐树间拉起雪白的幕布。然后生活老师带着食堂的个人,在操场的四角烧起几堆蒿草驱蚊。

    天刚黑,电影就开场,大家还是按班坐好,周围村子也有一些人拿着凳子赶过来。

    电影一共两部,先放《小兵张嘎》,后放《地道战》,都是老片子,但都很经典。说起来,这两部经典的电影,冯一平还是第一次看,虽然好些演员的表演,还带有明显的舞台剧风格,比如地道战,老村长发现悄悄进村的鬼子后,站在树下敲钟的那一幕,就是标准的舞台范。

    不过,整体来说,还是很精彩。

    而且,虽然是战争片吧,这两部电影还是有一些很经典的搞笑镜头和台词。

    若干年后,在网上流行一时的那句话,“别看现在闹得欢,小心将来拉清单”,原来出处就在这部电影里。那是嘎子被抓进鬼子炮楼,对那个伪军说的。

    还有《地道战》里,汤司令总是竖起大拇指说,“高,实在是高!”,也始终不断被人模仿。

    于是,在皎洁的月光下,操场不时响起阵阵笑声来。

    总之,这两部战争片,倒不像上午看的《焦裕禄》那样一直都很沉重。

    两场电影结束,差不多是熄灯时间。今天晚上,当然不像平常下自习后,大家都有气无力的。不少人现在兴致很高,谈性正浓,从教室去寝室的路上,个个都在说着电影。

    这时,肖志杰兴奋的拉住冯一平,等两个人落在最后面时,激动的跟他耳语,就在刚才,看电影的时候,他终于拉住了张秋玲的手!

    肖志杰那个兴奋啊,晚上在床上,就像一条被抛上岸的鱼,不停的颠!

    直到第二天午饭的时候,肖志杰还不时傻乐,王昌宁一时不明就里,冯一平从心里鄙视这个死胖子,“不就是拉了一下同桌的小手吗?瞧把你乐的这个傻样!那等你结婚洞房的时候,岂不是心脏病都要犯了?”

    说是这样说,他回忆了一下,不算各种意外,自己第一次正经拉女孩子的手是在什么时候?我去,居然在参加工作两年之后!这下不由得更看不惯肖志杰的那份得意劲。

    王昌宁终于八卦出了究竟是怎么回事,问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,“昨晚到现在,你洗手了吗?”

    正高兴着的肖志杰顿时一窒,有些心虚,兀自梗着脖子,装作一脸不解不可思议的说,“怎么问这个?当然洗了。”

    看他那副德性就明白,这个家伙居然还真舍不得洗手。“咦!”他们两个装出嫌恶的样子。

    肖志杰才不在乎呢,走过来说,“你们知道那感觉吗?软软的,柔柔的,温温的,”

    王昌宁有些羡慕和向往,冯一平真的不想听他再恶心下去,“好啦好啦,这真是一件大事,一件大喜事,那么,”

    听到这,王昌宁很默契的接了过去,“这样的大喜事,当然是要庆祝的,你说是吧!”

    肖志杰看了看左右的两个人,知道这个竹杠只能是非被敲不可,认命的点点头,几口就把碗里的饭吃完,把空碗递给冯一平,“但是你要帮我洗碗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都懒得说他,难道他这些天就打算一直不洗手?

    洗碗回来,王昌宁揽着肖志杰,装作商量午去买什么,冯一平把洗干净的碗递给他,就在肖志杰伸手来接的时候,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,把自己碗里装的水倒了他一手一碗。

    肖志杰这才知道遭了算计,挣开王昌宁,用勺子舀起他碗里剩下的水,朝笑着跑开的两个人身上浇,“我叫你们欺负老实人!”

    午买的是包瓜子,肖志杰分了他们俩一半,剩下的装到了兜里,不言而喻,肯定是要和张秋玲一起分享。这一举动,自然又遭到了狠狠的鄙视。

    当然不能这么放过他,所以,晚饭后,以封口费的名义,肖志杰又被迫买了一包饼干,买完以后他也光棍的很,翻出裤子上的两个兜,“你们不用再找借口,找了也没用,看,我现在是一分钱没有,不过,我知道还有个大财主哦,”说完,不怀好意的看着冯一平。

    王昌宁嘴里塞着饼干,“冯一平和你不一样,他很自觉的,不用我们找借口,是吧一平!”

    冯一平还能说什么呢!

    要说他们是真能吃,胃口真好!烈日炎炎的,正是一年最热的时候,好多人这个时候都没什么胃口,面对山珍海味也吃不了几筷子。他们不一样,每餐咸菜就着,四两米饭吃的干干净净,还总感觉顶多吃了个大半饱。

    就冲这一点,搬出去住也很有必要。

    感谢大家的支持!感谢书友光明v圣v骑士的打赏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