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多谢!

    午饭后的午睡,还真不能少,即使睡了一个半小时,下午的第一节课,还是有不少同学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要说排课的教务处也真没动脑子,下午的第一节课,你安排历史、政治这些趣味性强一点的课,或者音乐体育这些副课不行吗?偏偏都是数学、物理这些枯燥的。

    到了夏天,寝室里其实还可以。屋后有好些大树,寝室又有五六米高,四个大窗子,加上门,通风很好,里面还是比较凉快。

    唯一不好的就是,一张床上睡四个同学,着实挤了点。

    有那么两个人,午有些时候是不午睡的,比如黄静萍王金菊,还有一两个男同学,午还在坚持学习。

    这天午,吃完饭,大家陆续回寝室午睡,冯一平见教室里没人,索性躺在他这一排的张桌子上,懒得回寝室去挤。

    还别说,除了有点硬,还真不错,不过现在年轻啊,不,都不好说年轻!现在还小啊,睡硬点也能适应。

    所以接下来的几天,午睡的时候,哪怕是教室里有同学在坚持学习,他也睡在教室,反正又不脱衣服,是吧。

    这天午,他在蛙声一片安然入睡,微风带过来窗外池塘清凉的水汽,很惬意,他睡的很安心很踏实,直到他被温红叫醒。

    他迷迷瞪瞪的坐起来,看到石阶上不时有同学从寝室朝教室走,问了温红一句,“几点了?”

    “还差十分钟一点半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有些奇怪,平时一向大胆的温红现在看都不敢看他,说完了急匆匆的走到最里面她座位,脸红红的,把头扭向一边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冯一平看了看那边的黄静萍和王金菊,发现她们两个也一样,把头扭向另一边,接近于背对着他。

    还真奇怪啊,他想着,双手撑着桌子,准备下来,不经意间,看到自己下面撑起了一个帐篷!

    他瞬时就清醒了,感觉血一下子涌到了脸上,马上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溜到凳子上,双腿夹的紧紧的,头根本不敢抬。

    我说她们怎么了,难怪呢!

    越是紧张,下面越是不消停,就这样尴尬的低头枯坐了约莫四五分钟,感觉没事了,还偷偷低头看了下,才逃也似的跑出教室,准备用冷水冲把脸。

    他刚跑出教室,就听到教室里“噗哧”“哈哈”的,响起女孩子压抑不住的笑声,不由得脚下一个踉跄。

    唉,丢人丢大发咯!

    他从此再也不敢在教室午睡。

    此后的几天,他看到温红黄静萍她们,他还有些不好意思,总觉得她们的眼睛里,好像总别有深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当然,在繁重的学习面前,这件事过不了几天,就被当事的几个人渐渐淡忘,或者压在记忆深处。

    之后不久,冯一平奇怪的发现,班上的女孩子,这些天突然团结了许多。不同的圈子间,话多了不说,下课的时候,还经常亲热的邀着一起走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女同学是一直没有男同学团结,她们一直都是一个圈子一个圈子的壁垒分明,河水不犯井水。

    虽然男生可能几句话不对,就展开骂战,或者直接上演武行,但骂了打了以后,没几天就会尽释前嫌。

    女生不一样,好多女生虽然脾气都很随和,在平常,都难得和人红脸。但是,如果有一天,她带了个新发卡,不太符合另外一个女生的审美,那个女生又不太掩饰的笑了几下,那好,接下来的一个月,她都不会搭理她。她的这种态度,当然会感染她周围走的近的女生,于是就会有几个女生,不太搭理那个只是笑了几声的女生。

    就是类似这样的小事,在一个又一个女生之间打下了楔子。所以,班上的女生们,看似一团和气,水波不兴,其实在水下,暗流汹涌。

    女生的圈子大致是这样组成的,一个漂亮的女同学周围,总有那么一两个不是太漂亮的女同学拱卫着;一个成绩好的女同学周围,也有几个成绩没她那么好的女孩子跟随;小学就是同学的,到了初还在一个班,就天然的形成一个小圈子;还有一些,则是因为同桌,而组成一个小圈子,比如黄静萍和王金菊。

    剩下还有一些,则是自愿或不自愿的一个人独来独往,比如张秋玲、温红和林慧。

    张秋玲和林慧,吃住都和同学们不在一起,和班上其它女同学本就不太亲密。

    张秋玲是副校长的千金,从小在校园里长大,和老师们都熟,再说,冲她副校长的老子,她从校长小园走到教室,一路招呼声不断。

    她本身还是很注意,不摆架子,但是公主下到民间,一不留意,优越感就会露出来。比如她说校长怎么怎么的,教导主任过年给她什么礼物,对她而言,是日常生活很平常的一些事情,但是落在普通同学的耳,难免有显摆的嫌疑。

    林慧呢,好吧,她压根就没把读书当回事。如果说休学也能拿到初凭,她一准办理休学。所以她纯粹就是混日子,等着拿初凭,闲了顺道谈谈恋爱,丰富一下感情史,和一般女同学真说不到一块去。

    所以,她们两个难免被排斥在圈子外。此外,还有一个也是独行侠,那就是温红。

    温红呢,人长的算漂亮,性格活泼,歌唱的好,在男同学很有人缘。不怎么在乎学习,但是在乎化妆,经常一下课,就拿出小镜子补妆。家里条件也不错,穿的都很好,甚至说有些大胆,能穿裙子的时候,绝不穿裤子。也是少有的几个,敢在现在这种天气里,外面是浅色的衬衫或t恤,而里面穿深色内衣的。不少男同学当面不敢看她,等她走过去后,盯着猛看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同学,在女同学圈子里,风评是不好的,所以也没有一个圈子愿意接纳她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位对这些并不在意,还可能觉得那些拉帮结派的很幼稚,独来独往的,自得其乐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天不一样,那些圈子间的互动不说,连林慧和温红也被拉了进去。

    冯一平仔细观察了几次,发现一下课,女同学间就有几张纸在传递和交换。

    感谢大家的支持!感谢书友lunarind的打赏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