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s:看《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》背后的独家故事,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,关注公众号(微信添加朋友-添加公众号-输入dd即可),悄悄告诉我吧!

    领成绩单的这天,梅秋萍和冯一平他们一起到的学校。

    冯一平陪着她先去了林慧家,这一年,他也没少打扰她家。两个妈妈看来有很多话聊,好在王老师现在估计也挺忙的,倒也不差这一会。

    王玉敏确实挺忙,不仅是她,班主任这一天都忙。成绩单上的评语,那是给家长看的,都是些套话。哪怕班上表现最不好,她最不满意的同学,评语也是,“该生尊敬老师,团结同学,学习认真,热爱劳动”这样的过年话。

    所以,每个领成绩单的学生都要说几句话,评价一下成绩,总结一下上学期,展望一下下学期,还要叮嘱几句,暑假不要只记得玩。

    另外,这学期没收的各种玩意,也要还给大家,她桌子上现在堆的都是。一大堆书,几对乒乓球拍,几副象棋和军棋,一个没气的破篮球,一把水枪,一个计算器……,种类还不少。

    东西还回去的时候,也得说上两句啊,“下次不要这样了”之类的,总之,一个上午下来,成绩单发的差不多,嗓子眼里也快冒烟了。

    冯一平差不多是最后去领成绩单的,见了面,梅秋萍对王玉敏很尊敬,王玉敏对她也很客气。

    冯一平很为他们张脸,这次期末考的成绩,和上次类似,年级第一,全县并列第二,不过和第一名的成绩缩小到只差分。

    第一名的还是县实验学,他们学校的老师好多都参与阅卷,有不可替代的优势。

    梅秋萍夸老师,老师夸她生的儿子,客气了半天,梅秋萍才说出来意,说是从下学期开始,想让冯一平不再住校。

    冯一平在旁边看到,王玉敏脸上的笑顿时就停了停,“你们也不在家,让冯一平住在外面,这样好吗?”

    梅秋萍狠狠的瞪了冯一平一眼,“王老师,我知道你是为他着想。从小到大,一平这个孩子其它的不说,就是老实懂事,从来不让大人操心,他一个人住,也做不出什么坏事。您也知道,他们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住外面,偶尔能做顿好吃的,营养也好一些,学习更有劲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,还有很重要的一条,梅秋萍当然听冯一平说起,知道儿子寝室的墙都裂了,不过这话就不好对老师说,那有指责的以为。

    王玉敏对这些理由不置可否,接着问“住在林慧家吗?”

    梅秋萍说,“不是,我们准备在乡里找。”

    “乡里找?林慧家也挺好的啊,离学校这么近。”

    梅秋萍说,“我们原本也这样想,”说道这里,她对冯一平挥挥手,“你先出去,我和王老师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低眉顺眼的出去,他知道妈妈接下来要说什么。他趴在二楼栏杆上,悠闲的看着风景。

    太阳火辣辣的晒着,看上去,操场的地面上,好像有热气蒸腾而上,感觉自己呼出的鼻息也是热热的。间或一阵吹过,吹得梧桐树的叶子哗啦啦的响,地上树荫也随之舞动,盯着看上一会,眼睛都花了。

    知了一声接一声的叫着,那边,年级的教室里,要等开学才正式升入年级的二年级同学正在上课,隐约听得到老师的讲课声。

    这一切,如此安详宁静而熟悉。

    有些领了成绩单的同学,还在学校里逗留,有几个不注意,在那大声吵吵,马上就有老师一手捏着粉笔,一手拿着黑板擦从教室里出来训,“吵什么,没看到还在上课吗?”

    被训的同学顿时像鹌鹑一样。

    冯一平看了,很不厚道的笑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里面喊他进去,两位大人好像已经谈好,王玉敏严肃的对他说,“冯一平,你妈妈也在,当着她的面,你向我们保证,接下来学习绝不会退步,哪一次月考成绩不是第一名,就马上住回学校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听到这些,冯一平心里有些泛苦,王老师还真会抓住时机威胁,不过现在这个时候,不答应也得答应啊,不然怎么让老妈安心。

    “我保证!”他非常坚定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王玉敏起身准备送他们出门。冯一平这时补充道,“王老师,要是万一哪回考试碰到我生病,比如重感冒什么的,那不作数吧。”

    王玉敏一想,还真有这种可能,“那到时再说,我们会考虑。”

    那就好,至少已经有一个漏洞可钻。

    临别的时候,王玉敏问,“地方找好了吗?”

    梅秋萍迟疑了下,“还没呢,这两天就找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冯一平,你在外面安顿好了来通知我,我和你朱老师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王老师,您留步。”冯一平乖乖的说。

    重生以来,在大人面前,扮乖扮惯了,他现在都有条件反射,但落在大人眼,他还真是一个懂事的好孩纸。

    房子其实已经找到了,梅秋萍一回来,冯一平就催着她找房子,就怕到时班主任一敲边鼓,本来就不坚定的父母就借机打退堂鼓或者把他安置在林慧家,还是先把房子租好,再去找老师才稳妥。

    两个舅舅找了熟人,最后在乡医院宿舍楼里找到一户还算满意的,房东和梅家也能扯上些亲戚关系,原来是乡医院办公室主任,现在调到镇医院负责后勤。

    冯一平他们去看了,是六十多平米的小两居,当然是老房子,不过因为是医院住宅楼,所以还算干净整洁,房子保养的也还好,一年租金四百块。

    没有物业费,水也免费,不过冯一平坚持把卫生间和厨房重新简装一下,再加上后来买了个煤气灶,添了桌椅和床,这额外又花了两百块。

    梅秋萍虽然对儿子大方,可是看着这钱一百,一百,又一百的付出去,她的表情,那个纠结啊!冯一平看了,唉,感慨万千,心里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一个把钱当命的人,为了你一个要求,花很多本来可以不花的钱,那她得有多疼爱你!

    但这个要求,冯一平又不得不坚持,特别是作为一个心理成熟的人,他迫切的需要属于自己的空间。同时,这个要求,虽然会额外花钱,但这笔钱还在大家承受范围以内。

    外公带着两个舅舅,加上冯一平和妈妈,五个人同时出动,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,才把房子按冯一平的意思弄好。除了重新铺接管道这样的,有技术要求的活,必须请人做,其它的,都是大家动手做。

    收拾过后的房间,其实连装修都算不上,却也窗明几净,干爽整洁。

    因为玻璃都重新换过,仅有的几样家具都是新买的,当然称得上窗明几净。

    至于干爽整洁,墙壁和地面,都重新铺过,人还没有住进来,没有日常家里的那种凌乱,当然称的上干爽整洁。

    按冯一平的要求,厨房和卫生间是翻修的重点,地上全部铺了地砖,他原本要把这两个地方墙上也铺上瓷砖,遭到大家的一致否决,地上铺就不错了,墙上还要铺?那里用那么讲究。

    厨房用水泥新修了灶台和水池,上面也铺了瓷砖,卫生间的洁具换了新的。

    原来的墙,装修很粗糙,毛胚刮了一下,用了些石膏找平,然后直接刷了一层石灰。这次重新刮了,批了两次腻子,一些凸出的地方再打磨一下,上面再刷一层乳胶漆,其实也粗糙的很,但几个大人觉得这样已经再精细不过,大舅还说,他以后做了楼房,也要这样弄。

    最后一天,梅秋萍去镇里把日常要用的东西都置办齐,然后买了些菜,在新翻修的房子里开伙,犒劳了大家一顿,顺道也算是暖房了。

    之后,梅秋萍带着冯一平,回冯家冲住了几天。这几天,梅秋萍也没闲着,她把山上的田地,田地边的果木都用心看了个遍。

    大太阳底下,田间地头劳作的人不少,今年雨水多,地里的野草也格外多,要比往年花更多的工夫力气锄草。

    看着其它人在地里挥汗如雨,她却两手空空从这一处转到另一处,梅秋萍一方面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,去年的这个时候,她也是这样;另一方面,她忽然就觉得有些羞愧,连忙加快脚步,急匆匆的回家。

    六月初六的这一天,冯一平和妈妈是在外公家过的。

    六月初六,也是我们国家很重要的一个节日,和其它节日不一样的是,不同的地域,赋予了它不同的名称和内容。

    有些地方叫洗晒节,在一年太阳最好的这一天,不但人洗澡,家里的小猫小狗也要洗,家里的衣物也都洗了,拿出来晾晒;有些地方叫禾苗节,要到各个村里舞草龙,祈祷丰收;有些地方叫姑娘节,这一天把出嫁的女儿接回娘家……。

    在他们这,六月六叫“半年”,就是年过去了一半的意思,很重视,甚至有“半年”大过“年”的说法,如果给一年的节日排序,它只排在春节和秋之后,位列第。

    这一天,再困难的家庭,也要想办法做顿好吃的。晚上他们是和大舅一家合起来过节,很热闹,菜也很丰盛。说起来,这也是梅秋萍自十九岁那年出嫁后,第一次回娘家过节。

    梅建说起来都唏嘘的很,当年还是扎着两个大辫子的姑娘,现在孩子已经都这么大。

    初的在外公家歇了一天,初八清早,梅秋萍带着冯一平去镇上赶车,一起去省城,没办法,从她回来那天起,冯一平就一直央求着她,也要去省城。

    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(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,炫酷手机等你拿!关注起~點/公众号(微信添加朋友-添加公众号-输入dd即可),马上参加!人人有奖,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!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