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s:看《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》背后的独家故事,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,关注公众号(微信添加朋友-添加公众号-输入dd即可),悄悄告诉我吧!

    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过了长江大桥,就算是进市区了,人声、车声、音乐声……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冯一平贪婪的看着车窗外,行色匆匆的路人、拥挤的自行车潮、一辆接一辆驶过的汽车、拥堵的十字路口、“滴滴”作响的红绿灯、灯火通明的高楼、灯火通明的商店……,他闭上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,感受着里面熟悉而现代的味道,不容易啊,总算又见到了久违的大城市!

    第一印象,这个时候的省城,就是一个正在建设的大农村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高楼不多,可以通畅无阻的从这边望到老远的那边。老远的那边,在夕阳掩映下,也是成片的灰黄主色调的老房子,间夹杂着很多绿树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大农村,正焕发着浓浓的生机,洋溢着勃勃向上的朝气。特别是沿江的一带,原来的村庄和农田上,工地一个接一个,塔吊一部挨一部。

    班车在一个路口等红灯,冯一平这一侧,一个老旧的小区看来正在拆迁,靠马路的这一边拉起了绿色的网布,里面是拆迁的残垣断壁。

    到车站的路上,这样的情况很常见。

    毕竟是省会,路上也可以用“车流”来形容。自行车不必说,摩托车这个时候还能广明正大的在主路上风驰电掣。路上行驶的汽车,棱角比较分明,不像后来一水的流线型。

    后来统称的“老样”,路上跑的不少,不过它们此时可一点都不老,青春正茂着呢。其它的车,进口的大牌子居多,冯一平略略看了看,欧洲的奔驰宝马奥迪标志,美国的林肯凯迪拉克雪佛兰,日本的丰田本田日产,一个不落。

    冯一平虽然是个车迷,不过,现在的车型,他认识的真不多。刚超过去的那虎头虎脑的奔驰,看标示,是s600,就不知道是第几代。那边那辆红色的宝马,四个大圆眼睛很有神,就是间的双肾那么小,两个加起来还没有后来一个大,这是几系呢?那辆挂黑牌的,差不多有六米长,白色的凯迪拉克,他就更不知道是什么型号。至于那辆蓝色的雪佛兰商务车,子弹头的造型很现代很犀利,他也叫不上名字。

    马路两边,商店也是一家接一家,不少都换上了大幅的玻璃墙,门头上也不像以前一样,一色的印刷体店名,现在不少也换上了各式灯箱。

    长途车站前的这条路,非常热闹。

    两边挤满了人,路间大客车一辆接一辆,开一会,就得停下来等一会。路两边全是饭馆和旅馆,正是生意好的时候,进出的人都不少。

    旁边的这家店里,周华健正轻快的唱着《花心》,隔壁店里,张学友深情的唱着《吻别》,另一家店里,李春波弹着吉他唱辫子粗又长的《小芳》,还有一家店,杨钰莹柔柔的唱着,《让我轻轻的告诉你》……。

    这些后来难得听到的歌,此时正如火如荼的流行着。

    冯一平出神的看着这一切,没有留意到,随着班车频繁的走走停停,旁边的梅秋萍脸色越来越差。

    进了站,又倒了好几次车,班车终于停在指定的位置上。当车门被气阀推开的时候,梅秋萍再也忍不住,顾不上儿子和带的东西,捂着嘴从后门跑下去,对着一个垃圾桶就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冯一平看着她苍白的脸,看着旁边一个妈妈拉着孩子,捂着鼻子一脸嫌弃的走过,有些难过。

    梅秋萍可不会这么多愁善感,她在垃圾桶边又站了一阵,等不再恶心了,擦了擦嘴,跑上车来,自己扛起两个蛇皮袋,让冯一平拿着一大一小两个包,高兴的对儿子说,“走,去我们住的地方!”

    母子两个,大包小包的,从人潮挤出车站,从站前的人行横道走到另一边,再朝前走上一段,在公交站台后停下。

    高峰期已过,这时候车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梅秋萍低头在地上找了块干净的地方,把肩上的两个袋子放到地上,再把冯一平手上的两个包接过来放在上面,“饿了吧,忍一忍,就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等了一会,梅秋萍带着他上了一辆蓝白相间的电车,电车部顶上,两根受电杆就像两根翘起来的辫子。

    车上的人也不多,“朝后走啊!”,看到他们上车,司机就说。

    梅秋萍带着他,小心的穿过间的过道,直接到了最后一排,把东西都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挂着军绿挂包的大妈过来售票,她用脚踢了踢地上的袋子,“你这么多行李,要多收一个人的票知道吧!”

    梅秋萍估计以前没少试过讲价,现在知道讲也没用,从口袋里掏出钱买了张票。

    坐下来用袖子擦了把汗,梅秋萍对冯一平说,“我们要坐八站,再换一辆车,坐站路就到了,你爸这会肯定把饭做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妈,我不饿,”冯一平拧开罐头瓶盖,给妈妈喝水。

    刚开了站,在出站不远的地方,车突然停了,售票的大妈熟练的从小桌板底下拿出扫帚,边走边骂,“二修厂那些吃人饭不干人事的家伙,修了这么多次,还是没修好,今天一定要投诉,不让他们扣掉一个月奖金,这些家伙不知道厉害!”

    她走到受电杆下方,打开旁边的车窗,上身都钻出去,用扫帚朝上捅了几下,冯一平看到火花四溅,然后随着一声响,车跟着慢慢开动。

    呵呵,这样的事,估计她没少干。

    下了这辆电车,又上了另一辆公交,等他们终于在出租屋附近的车站下车时,已经八点多,梅秋萍抖擞精神,把两个袋子扛到肩上,对冯一平说,“前面那条巷子就是了,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一进巷子,就是浓浓的生活气息,小孩闹,大人吵的。一个女人正好出门倒刷锅水,看见梅秋萍,热情的打招呼,“哦,梅大姐你回来了,这是你儿子?这么大了!”

    梅秋萍费力的从袋子下面转过头跟她说话,“是,上初了,你这是刚吃完饭?”

    “恩,”那女的提着锅在门边喊,“老冯,你老婆儿子来了,还不快出来接?”

    这个人冯一平算是看透了,热情的不得了,但都是假模假式的,有这会功夫,你不会过来帮着接一个袋子下去?

    前面不远处,穿着一件白汗衫的冯振昌从屋里跑出来,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他从梅秋萍肩上接下袋子,这时看到了后面的冯一平,哪怕冯振昌对孩子一向都是冷言冷面的,见到半年没见的儿子,这时也开心的笑了起来,“一平也来了?”

    梅秋萍把冯一平拿的两个包接到自己手上,“先回屋再说,又累又饿的!”(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,炫酷手机等你拿!关注起~點/公众号(微信添加朋友-添加公众号-输入dd即可),马上参加!人人有奖,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!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