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校园里,高志毅在林荫道上散步消食,李嘉的栗子还没吃完,也跟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这小兄弟不错,有点想法,你是怎么认识的?”他问李嘉。

    女生看人的观点和男生是不一样的,“什么不错,他父母用轮车拉个小摊子在学校附近买早餐,买糖炒板栗,辛苦的很,你看看他午在食堂花钱,那个大手大脚,他也初二了,不小了,还这样不懂事,你还说不错?”

    “哦,那他还不是省城的?”有时候男生和女生的思维,真不在一个频道上。

    “连镇里都不是,地道农村的孩子,居然这么不知疾苦,不懂节俭。”李嘉说,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有些恼火,跟他无亲无故的,操心这些干嘛。

    高志毅则更有兴趣,一个地道的农村孩子,只初二年级,就关心这些东西,呵呵,有意思!

    冯一平并不知道,在他走后,还有这么一场争论。他把饭给父母,自然受到了梅秋萍的几句数落,“怎么全是肉,有一个肉就不错了,你这个孩子!”

    不过,等冯一平一说价格,他们也觉得很划算。

    冯一平找了个地方坐下,先翻开《货币金融学》,略过前言目录,直接到第一章,他这才明白,为什么他说不懂高数和英语的时候,高志毅一脸为难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第一章就有好几个公式,都要用到高数,至于英名词,那就更多。没办法,这些理论,我们原创的少,基本都是从西方翻译借鉴过来的。

    这一年多来,面对各科课本一直游刃有余的冯一平,面对这本书,第一次感到很吃力,很费劲。

    不过有挑战,才有意思嘛!冯一平不是个轻易服输的人,对照着字迹潦草的笔记,一段一段的往下学。

    难,真的难!不过,只要是赚钱的事,什么时候轻松过呢?他这样给自己打气。

    冯振昌看他那个认真的劲,就对他说,“要不你还是回住的地方吧,在这你也帮不上什么忙,现在认识路吧?”

    于是,接下来,冯一平白天都呆在家里,费力的啃着那两本书,午给父母送饭,晚上把饭做好等他们回来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午,又在财经大学门口碰到了李嘉。李嘉好像是特意在等他,见他拿着两个饭盒过来,主动跟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梅秋萍接过饭盒,“你去吧,现在也没什么生意,不用你看着。”对冯一平和大学生打交道,他和冯振昌都很赞同,多学些东西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冯一平跟李嘉走到一旁,李嘉拍了一下他肩膀,“你可以啊,我是今天才听说,你已经能赚钱了,比我厉害,我现在还靠父母呢。”

    不用问,肯定是冯振昌他们又在李嘉面前得瑟他那点小成绩。

    冯一平有点不好意思的说,“是不是我爸妈又显摆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是我主动问起你的成绩,他们才说的,”李嘉摆手,她今天碰上冯振昌他们,鬼使神差的,一时多嘴问了句。

    那梅秋萍正愁不好主动开口说呢,听她这么一问,马上又晒了一把儿子的成就。

    “我呢,可能有些偏科,对科方面的很感兴趣,喜欢写点东西,另外,你也看到了,想办法赚稿费,也有迫切的现实需要。”冯一平指了指父母。

    “明白,呵呵,你还真挺懂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,我要像你一样条件好,这个时候也正没心没肺的快乐玩耍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条件好,如果像你那天在食堂那样,只捡贵的买,我生活费也就只够半个月的。”

    呵呵,她还真是有些迟钝,冯一平话里的小揶揄她好像没听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那是偶尔一次好吧姐姐,也没有见天那样吃啊,再说,你在学校,再差,总能吃到新鲜菜吧,我呢,从10岁起,一年十二个月,至少有八个月要吃咸菜的,找机会这么吃一顿,也不为过吧?”冯一平叫屈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李嘉完全不信。是啊,她一城市里女孩子,怎么知道农村孩子的苦处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?”冯一平一五一十的跟她说了。李嘉听完,看冯一平的眼神都变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也许是李嘉从小在家就是老小,想要有个弟弟或者妹妹吧,也许是冯一平把他十来岁小孩子的形象演绎的太好,容易让人心生亲近吧。

    李嘉现在看着眼前的这个有些黑瘦的小弟弟,很想请他好好吃一顿,“午吃饱没有?要不还到学校食堂去吃,我请你,想吃什么就要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真不用,我在家吃的很饱。不过姐姐你既然说了,这一餐当然不能算了,先记着,等我先饿上两天,再通知你请,到时候一定向胖哥看齐,一定让你印象深刻,姐姐你就准备好钱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李嘉看着跑回去帮父母做生意的冯一平,笑了起来,如果真有个这么懂事机灵的弟弟,那也挺好的。

    隔天午,小舅梅义良在音乐学院门口找到他们,这次也没有骑车,说带冯一平去玩,晚上不回来,和他一起住在厂里。

    冯振昌他们到省城后,也从来没有说哪天不做生意,出去走一走。一天不做生意,就少赚几十块,出去玩还要花钱,这样的冤枉事,他们肯定不做。

    等冯一平来了,他们倒是想一个人看摊子,一个人带他去玩,不过冯一平不愿意,他们也就没再坚持。

    现在听梅义良要带他去玩,他们当然赞同。

    于是,冯一平跟着小舅转了两次车,坐了十几站,最后来到了市心的山公园。

    看到从公园门口迎上来的那个女孩子,冯一平就知道,这哪里是带他玩啊,他就是一个由头,今天的任务,看来就是当电灯泡。

    以前大舅二舅他们也没少这样,也说是带他去玩,结果都是去见未来的舅妈,所以冯一平后来都懒得理他们,没想到今天又上了这样一当。

    “蔡虹姐姐好!总听我小舅夸你。”他主动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就是一平吧,那个厉害的小作家!我也常听你小舅夸你。”蔡虹走过来,把手里的相机包递给梅义良。

    她今天上面是短袖休闲衬衫,下面是牛仔裙,脚上是一双平跟凉鞋,很青春。

    “蔡虹姐姐你真漂亮,我要是有你这样的舅妈就好了,是不是小舅?”

    梅义良在他头上扇了一下,“什么姐姐?叫阿姨!”

    “什么阿姨?我有那么老吗,就叫姐姐!”

    “那干脆,就叫舅妈好啦,”冯一平夹在间,笑嘻嘻的对他们说。

    梅义良听了,也嘻嘻的笑,蔡虹脸有些红,却也没有出言反对,带着他们往公园门口走,“走吧,票我已经买好了。”

    国内各个城市的山公园都差不多,一般都在市心,地段不错,建园时间早,亭台楼阁回廊这些,都有些年岁,所以比起后来一些公园里的各式仿古建筑,更多了不少古韵。

    这些古意盎然的建筑,会叫你心静下来,所以,虽然只是一墙之隔,但墙里和墙外的人的状态,完全是两回事。

    山公园可能还有一个共通点,那就是园里的树木,也都上了年岁,大多数都比冯一平的岁数要大。

    所以,走在公园里,路两旁古木苍苍,夹在间的路,全部笼罩在树荫里,加上不远处大面积的水面,吹来的风都是清凉凉的。

    在伏天里,这可是纳凉的好地方。不少应该是办了月票的退休老人,带着凳子,拿着大水壶,撑开一张折叠桌子,就在路边打牌,别提多爽快了。

    风吹莲动,清香来袭,冯一平在湖边的回廊坐下后,真的再也不想动——没人愿意当电灯泡的。

    但梅义良怕冷落了他,帮着蔡虹在拱桥上拍了几张后,喊他过去,冯一平向来不是个爱拍照的主,也真不想夹在他们间。

    他不情愿的走到拱桥上,按梅义良的提示摆姿势,挤笑脸,他努力半天,梅义良却说那个姿势不好,重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相机可都是用胶卷的,胶卷贵不说,一卷胶卷只能拍十张左右的照片,哪像后来的数码相机,经常“咔咔”连拍,现在要瞄个老半天,才好按一下快门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按梅义良要求的,凹了个造型,等他拍好,冯一平和他商量,“小舅,你们去玩呗,我一个人在这乘凉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梅义良还没说呢,蔡虹抢先接过去,“那怎么行?我们今天主要就是带你出来玩的,怎么,不喜欢公园?那我们去动物园?”

    所以说啊,女人,你的名字叫矫情!你说你两个大人这样欲盖弥彰的有意思吗?怎么就一定要拉我做陪绑呢?

    看来是躲不过,好吧,那就一起折腾吧。

    冯一平叫小舅把相机给他,“来,这不错,我给你们拍张合照。”

    “你行吗?”梅义良疑惑的问,就他知道的,冯一平不要说拍照,就连被拍也没有几次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”冯一平不由分说的从他手里把相机强行拿过去,“我和老师学着画一年多的画,构图绝对比你高明,你等下就知道啦!”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!非常感谢书友houlhao的打赏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