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“好,你们两个,面对面站着,小舅妈,你右脚脚尖踮地,右手扶在小舅左肩上,小舅,你右手握着小舅妈左手,好,小舅妈你抬头看着小舅,脸上带笑,自然一点,深情一点,小舅,你腰板挺直,不要看镜头,看着小舅妈,好,不错!”

    冯一平按下了快门,于是,柳树下,荷塘边,一对热恋的男女深情凝望的瞬间被定格下来。

    这下,小舅还没说话呢,蔡虹马上觉得这样不错。当然不错啦,这是冯一平按照他拍婚纱照时的一个姿势复制的。

    于是,之后冯一平就成了蔡虹的御用摄影师,她在一个一个景点摆出现在最流行的姿势,然后,每被冯一平纠正一次,拍照的热情就高涨一分。

    在湖边一块卧石那,冯一平干脆亲自示范,要怎么坐,拍出来才显得腿更长。这当然也是有原因的,张彦其它方面还好,就海拔嘛,天生差了一些,后来为了拍出让她满意的照片,冯一平可是下了一番工夫的。

    卧石这,是来公园的人拍照的圣地,冯一平示范的时候,周围有些人,看他示范怎么摆腿,脸上还露出妩媚的表情,周围的人,从老人家到小朋友,都笑翻了。

    我去,做事太投入,有时也不好,这不,无意就当了回谐星。

    蔡虹也是乐得不行,不过,还是按照冯一平示范的坐好,望着前方,让冯一平拍了一张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后,接下来,坐上去拍照的女同胞们,全部按照冯一平说的这个姿势来。

    冯一平拿着相机,蔡虹走在他身边,开心的和他商量,“接下来有片竹园不错,我该摆什么姿势好?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说的兴高采烈的,梅义良一个人走在后排,略显落寞。

    这时,后面有传来一阵喊声,“等一等,等一等,”

    他们回头一看,一个穿着记者马甲,胸前挂着一个装着长镜头的相机,留着长头发的爷们追了上来,气喘吁吁的问冯一平,“这位小兄弟,鄙人是省摄影协会会员,开了一家摄影工作室,我看你拍照很专业,不知师从何人,有时间交流一二吗?”

    呵呵,就我这二把刀,现在居然成了专业人士,冯一平心下暗乐。

    要是其它人,摄友之间交流一下也无不可,可他就一直看不惯这些留着长发,以为很有艺术风范的爷们,马上婉拒,“呵呵,我是和我初老师学的,都是地道的野路子,二把刀,当不起交流二字,我们还有事,您忙!”

    要知道,任何技术,经过时间的沉淀和发酵,一定会是越趋完美。而且,一项技术,只有真正普及了,才会得到大发展。现而今,摄影只是少部分人的专利,相比后来农村的大爷大妈们都人手一个高像素拍照手机,现在大多数人拍照的技术,真的很一般。

    加上后来,各种达人,包括模特,在各种平台上向大家传授这些技巧,冯一平觉得很平常的东西,难免会叫现在的一些水平不太高的专业人士技痒。

    冯一平说完转身就走,那个人还不罢休,梅义良把冯一平说的话当真,以为他真的是没什么好说的,就把那还想追上来的人给拦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人看冯一平确实不愿意,就说,“我留张名片,有时间可以去我那转转,”

    意外闹的这么一曲,却让蔡虹更肯定了冯一平的摄影水平,于是接下来就不是逛公园,而是变成了蔡虹的拍照之旅,也幸好公园里有卖胶卷的,至于梅义良,想插话也插不上,彻底的沦为了拎包的跟班。

    蔡虹现在还没有成为小舅妈,冯一平就不好敷衍了事,每一张都精益求精,也累的够呛。

    他这才发现,在这个拍照并不方便的时代,女人们对拍照的热情,原来也这么高,肯定不亚于她们逛商场的兴致。

    一直到太阳快下山,任你技术再好,这台傻瓜相机也拍不出好照片来时,蔡虹才意犹未尽的停下来,梅义良这时也终于松了口气,下午大多数时候,他反倒像是个多余的电灯泡。

    对小舅下午故意流露出来的落寞,冯一平当然看在眼里,不过他懒得理会,叫你拿我当幌子!

    蔡虹他们带着冯一平回到厂里的时候,已经过了下班时间,工人们拿着盆,里面装着肥皂和衣服,去水房洗澡。

    现在的家具车间,木屑粉尘可是不少,冬天还好,有衣服隔着,现在穿的少,汗又多,工人们有时开玩笑,洗澡时,身上能搓下半斤泥来。

    一个大汉,真的是大汉,看上去比梅义良还要高半个头来,露出的手臂绝对冯一平的大腿粗,穿着蓝色短袖的工作服,正在小楼前的走廊下抽烟,看到他们进门,咧嘴一笑,“回来了,下午都去那玩了?”

    “就去了下公园,还能去哪儿。”蔡虹一进门好像就精神萎靡下来,“不过大哥,你知道吗,义良的外甥一平拍照技术很好,下午帮我拍了很多照片,当时还有省摄影协会的追着找他交流呢!”

    “哦,这么厉害,冯一平是吧,我是蔡虹大哥,来这就不要客气,当成自己家一样就好。”大汉是蔡虹大哥,蔡磊。

    楼左边厨房里这时一阵笑声传出来,“一平是吧,经常听你小舅说起你,没想到你不但会写章,照相水平也这么好!”一个剪着短发,穿着淡蓝色丝质衬衫的少妇迈出门来,人未至,笑声先至,颇有几分王熙凤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脖子上带着一串银链,身上还系着围裙,眼睛朝他们一扫,掠过冯一平时稍顿了顿,“义良,要不带你外甥去看电视,蔡虹,还不进来帮忙,晚上爸要请街道办的朋友,我一个人忙的手忙脚乱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该这么早回来,”蔡虹嘟囔道,看着一个戴眼镜的拿着盆往这走,走到台阶那,把盆放下,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眼镜布来,对着光擦眼镜,“二哥,你女朋友呢?怎么不来帮忙?”

    蔡虹二哥蔡鑫对着眼镜哈了口气,“小丽下班迟,过来还要坐八站路,哪有这么快到,你今天都玩了半天,帮着做个饭还有什么好抱怨的?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,”他朝梅义良点点头,对着冯一平笑了一下,“这是一平吧,”

    “是的,叔叔好!”

    “经常听你舅提起你,先坐一下,马上开饭。”他说着端起盆就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蔡磊这时对梅义良说,“走,我带你们去跟爸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!非常感谢书友杀蝇剂的打赏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