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你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蔡德祥他们出去后,梅义良直直的盯着冯一平,“这还是我那个调皮捣蛋的外甥么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容不得一点含糊,冯一平马上就炸了,“谁调皮捣蛋?我们回去问问外公,问问其它的邻居好不好?你梅义良同志,可是梅家湾第一调皮捣蛋的,我小的时候不懂事,被你带着做了不少坏事,我现在想起来还后悔呢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算是怕你了,你现在真像舅一样,一张嘴就像女人一样,不争个输赢出来不罢休是吧!”梅义良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谁叫你说我调皮捣蛋的,熟归熟,乱说话我一样告你诽谤哦!”冯一平顺溜的把一个非常熟的段子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错啦,”梅义良举手投降,“我就是想问,你现在这么懂的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多读书啊小舅,看看历史就知道,哪一个时代,富起来以后,大城市的地价不上涨的?你不要只长肌肉不长脑子好不好?”冯一平拿起茶几上的报纸,一脸鄙视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听了外甥的这话,梅义良有些臊得慌,一个箭步腾出去,小样,说不过你,难道还打不过你?

    冯一平说话的时候,就预估到了这个后果,梅义良一动,他马上站起来往外跑。当着外人的面,特别是未来老丈人的面,未来舅子的面,未来老婆的面,梅义良只要头脑还正常,就绝对不敢追着打他。

    哼,你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!

    他一冲出门,就放慢了脚步,因为差点就撞上蔡虹,“这是干嘛呢?你舅欺负你啦?”

    “对对,小舅妈,你帮着我去欺负回来吧!”蔡虹用手护着端着的盘子,听了这话,露齿一笑,“好的,来,刚炸的藕夹,你先垫垫肚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小舅妈,还是小舅妈对我好!”冯一平也真是饿了,在学校的时候,这个时候早吃过了晚饭。

    蔡虹走进屋,在梅义良身上掐,“就知道欺负小孩子,你能不能有些出息!”

    可怜的梅义良,女朋友也被人收买了,这时是有苦也说不出。

    今天的这道炸藕夹做的很精致,盘子里的这些,大小均匀,色泽微黄,每片藕夹上面,还沾着几粒绿葱花,藕夹上蘸的粉不多,筷子轻轻一点,就有肉汁从小孔里漏出来。

    肚子里饿的打鼓的冯一平当场就咽了口唾沫,不过,当着外人的面,露出这样饕餮的样子可不好,他端着盘子转身进了屋,反正现在又蔡虹保护他呢。

    “小舅,你也饿了吧,快来吃,小舅妈手艺真好,这炸藕夹比我妈做的还好吃,小舅,你以后有福了!”

    蔡虹的炸藕夹当然做的比梅秋萍好,因为梅秋萍压根就没做过这个菜,但凡是像藕这些,自家没种,要用钱买的菜,梅秋萍都做的少。

    梅义良当然是知情的,不过这个时候他连一个不字都不敢出口,蔡虹正那脸红红的暗乐呢!

    他只好准备化各种憋屈为食量。可是冯一平说的好听,唯一的一双筷子就在他手里,当着蔡虹的面,他可不好去抢。蔡虹再要求他要讲卫生,回来后他可没洗手,这时当她的面,也不好直接上手拿。

    他要是去洗手回来,盘子里怕也剩不了几个,至于去厨房再拿筷子,蔡磊的老婆那张嘴可不饶人,他还没那么厚的脸皮。

    于是,思前想后,他只能隐蔽的狠狠的瞪了冯一平一眼,“我不饿,你吃吧!”

    然后拿起报纸挡在眼前,眼不见,心不烦。这下看是看不到,可这香味挡不住啊,他其实肚子也饿了,平时这会也已经吃过晚饭。

    忍住忍住,不要吞口水!

    那边,冯一平边吃边和蔡虹说话,听说他这些天负责给冯振昌他们做饭,蔡虹又很惊讶,“你这小小年纪的,就会做饭?做出来的饭能吃吗?”

    冯一平说,“这有什么,在我们那,上小学得小孩子都能做饭,味道当然不能和你比,不过入口还是没问题。我小舅也一样,小时候就会做饭的,不信你问他。”

    梅义良这个时候不好再沉默,这是关系到以后做不做家务的大问题,不等蔡虹问他,他马上解释,“你不要听一平的,我真不会做!我家我最小,上面一个姐姐个哥哥,轮也轮不到我啊!等到要我做饭的时候,我就出来了,真不会做!”

    “不会做没关系,可以学啊,是吧小舅妈,我这么小都学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可以学,以后机会多的很!”蔡虹马上举双手赞同。

    得,我还是不说话吧,梅义良唯有怏怏的把头躲到报纸背后。

    这么一打一闹,估计梅义良开始一时的感慨也抛到了脑后。冯一平自己也反思,是今天自己的言行有些出格?还是自己太敏感?听到这样的话就激动?

    至于爸妈那边有没有这样的感概或是疑惑,他一点都不担心。父母对孩子,那是无条件的信任!特别是像他这样,学习好,懂事又贴心的孩子,他所有的表现,父母都会归结成一个原因,“我家孩子就这么优秀!”

    八点多的时候,街道办的老汪才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老蔡带着大儿子陪他一路走进来,蔡鑫带着其余的人在楼前恭迎。他身边,是一个也带着眼镜的女孩子,好像在家什么外企工作,说话时,头也总是抬的高高的,搞得好像不是在和你说话,像是在对着空气呓语一样。

    听说冯一平发表过几篇章,她自我介绍的时候,再跟冯一平强调,她的名字叫谢莉,是茉莉的莉,不是蔡鑫说的美丽的丽,也可以叫她的英名字“shelly”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现在读初,应该学过英吧!”

    “学过,”冯一平心里腻歪的慌,又不好失礼。这位,应该是他见过的最矫情的。

    看他坐在蔡鑫旁边,做小鸟依人状,说起前几天和公司同事一起去吃五成熟的菲力牛扒,里面还带着血水,但是非常鲜嫩,还有那个起司,如何美味。

    也许她真不是炫耀或显摆,吃西餐,在这个时候,对普通老百姓来说,还是个新鲜事,她只是单纯的拿这事和大家分享。

    但冯一平最讨厌这样的,牛排说“牛扒”,奶酪说“起司”,不就是煎牛肉和奶豆腐嘛,值当这样长篇大论吗?好像吃了这样一餐就脱离了低级趣味,成功跻身上流社会一样。

    幸好这时老汪来了,救了他一驾,再听她说下去,冯一平不知道会不会出言刺她几句。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!非常感谢书友不屈不移的打赏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