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梅义良他们住的地方,也是简易房,间用合板隔出一个个小间来。夏天住里面,实在难受,所以,在这炎热晴朗的晚上,工友们把凉床搬到院子里,就这样睡在露天里。

    冯一平他们回厂里的时候,录像已经放完,有些人已经在凉床上打着呼噜睡着了,还有些人躺在那,手里的蒲扇“呜呜”的扇着。

    这么晚去找蔡虹,当然不方便,梅义良只好按捺住满腔的热情,带着冯一平洗簌,然后把凉床拿出来给冯一平睡,自己则用老蔡有时乘凉用的那张。

    第一次这样露天而睡,其实还蛮有意思的。月凉如水,洒下的银辉把整个天地都柔柔的笼罩在其。花坛里,有不知名的虫儿在叫,时不时的,还听得到江滨路路上,有车驶过,好在此时省城还不是不夜城,汽车保有量也不多,不然你甭想在室外睡个安生觉。

    旁边的梅义良有一下没一下的用蒲扇给他扇扇,不多时蒲扇就不动了,发出轻微的鼾声来。你说他一个大人,怎么还没有我这个小孩子心事多呢?

    不过,今天夜里,周围的鼾声和呼噜声好像有催眠的作用,冯一平仰望着月亮,心里念叨着“莹莹如玉,皎皎如月”这两句话,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冯一平被吵醒的时候,天边还是暗青色,整个城市还很静谧,隐隐的,能听到远远的江面上,轮船低沉的汽笛声。

    工友们动作很轻的把凉床往屋里搬,偶尔低声清一下嗓子。梅义良看样子是要把冯一平往屋里搬,看着他睡眼惺忪的醒过来,低声说,“进屋里睡吧,现在凉快。”

    山里农村的学生,睡懒觉真是个难得的福利。在学校当然要早起,在家里,好多时候,比在学校还要起的早。

    所以哪怕知道城市的早上很美,空气很好,冯一平现在也懒得去见识。他迷迷瞪瞪的起来,迷迷瞪瞪的走进小舅的房间,倒在床上,不一会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梅义良以前练武,虽没练出什么名堂来,锻炼的习惯保持了下来。他跑步回来,见冯一平还在睡,就轻手轻脚的拿盆去洗簌。

    冯一平是被热醒的,没办法,这样的房子,太阳一照上来,里面马上就热起来。

    宿舍没人,小楼里也没动静,就车间里很热闹。他洗簌回来,准备去外面的老街吃早餐,蔡虹从车间走出来,朝她招手,“走,我帮你热早餐。”

    厨房的桌上有一碗面,用罩子罩着,旁边的盘子里是几根已经软了的油条。

    蔡虹把面条重新过了一把火,把油条也丢进去煮,再盛到碗里端给他,也不走,坐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他吃。冯一平猜想,她这肯定是借故偷懒。

    这样被人观摩着吃饭不是个愉快的事,冯一平低头扒拉了几大口,然后问她,“你不回车间?”

    蔡虹头搭在椅背上笑了,“这就不好意思了?又爱睡懒觉,这才有点小孩子的样子!吃完了你自己先玩一会,去我爸办公室看报纸,或者去二楼看电视,要出院子一定要跟我们说。”

    蔡虹回车间不一会,冯一平面还没吃完呢,老蔡就来了。也穿着工作服,带着手套,一边耳朵上还吊着个口罩,上了年纪吧,车间的木屑又多,还是要防护一下。

    “呵呵,起来了,够不够,不够我再去买,”

    “够了够了,很饱很饱的,”冯一平几口扒拉完,跟着老蔡到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老蔡泡上茶,照例是寒暄几句,晚上睡的好不好之类的,老蔡就直接问他,“小伙子,你人聪明,头脑灵活,想法也多,不像我这个老头子,现在脑袋都转不动。今年开始,这个生意越来越不好做,有没有什么点子,你帮伯伯想想,”

    老蔡其实并没有抱多大希望,不过看冯一平这一天多的表现,有些话还都说到了点子上,抱着生意人有枣没枣打一杆子的做法,他还是想问问,反正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山里出来的,家具这一块,还真不怎么懂。不过,从今年起,不仅仅是您这一行,好多行业竞争都会越来越激烈,您也知道,从去年开始,下海经商的人越来越多,各行各业都有好多人加入进来,他们为了抢生意,肯定会用尽各种手段,所以,短期内,原来就做这一行的,生意多少都会有些影响。”

    这些原因并不出奇,老蔡他们自己也分析过,不过冯一平一个初的小孩子就能看到这些,证明他确实没看错人,今天说不定会有个惊喜。

    “你说是短期内,这是个什么说法?”老蔡问。

    “好多刚下海经商的人,并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,只是为了下海而下海,就是为了赚钱而下海。他可能今天看到开饭馆不错,就开了个饭馆,但如果效果不太好,可能不会坚持太久。几个月后,可能又觉得倒服装不但赚钱,也比开饭馆轻松,就转去买服装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你说的不错,呵呵,开年的时候,就我们这一块,就开了四五家家具厂,好些还找了我那些退休的老同事,到现在,也就过去半年多,已经倒了一大半,剩下的一两家,也是硬撑着,没多少生意。”老蔡提起这个,就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对,您是过来人。肯定知道,不管进哪一行,最难的就是刚开始的那半年,如果那半年都熬不过去,那什么都不用说。”冯一平小小的恭维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刚开始的时候,头几个月也没什么生意,赚少亏多,当时也想的是,再努力一把,不行就算了。不过后来到处找关系,又凭着我这张老脸以前的一些交情,总算拉来了一些生意,后来才慢慢有了起色。”不管是谁,有机会都会炫炫自己的成功史,老蔡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是,不管哪个行业,原来做的好的只要不犯错,肯定会越来越好,后来的,只会更不好做。”

    老蔡吸了一口烟,“你这话说的在理,我们难做,那些后来的更难做,是这个理。就看谁能坚持,发展的好,发展的快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个聪明的小伙子,几句话一说,这些情况你就都清楚。那你看,现在这个情况,你有没有什么好点子?”老蔡又问。

    “好点子肯定谈不上,我倒是有些粗浅的看法,说出来您不要见笑。”冯一平想着该怎么组织语言,话说的很慢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