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老蔡一直用公筷给冯一平夹这个夹那个的,蔡家老大老二都觉得不对,老爸对义良的外甥也太客气了吧!

    吃完了饭,冯一平就要回去,老蔡说,“也该回去了,省得你父母担心,大磊,骑车送一平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坐公交车,很方便”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摩托车很快的,”蔡磊口两口把碗里的饭吃完,过来大手一拍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老蔡送冯一平到门口,“有时间就过来玩,当自己家一样,你说的那事,我放在心上了,马上就托人找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谢谢您!”

    小舅和冯一平也说了几句话,这时蔡磊神气的骑着一辆红色的摩托车停在门口,递给冯一平一个带挡风镜的头盔,等他坐上后座,一加油门,“轰”的一声飙了出去。

    摩托车这玩意,冯一平真心不懂,到他有工资可领的时候,大多数城市都已经禁摩,所以,他对摩托车,是真心无感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只知道蔡磊骑的这辆是本田的,那商标他认识啊,后来本田的发电机他可买不老少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现在这个时候,这款本田90要买到上万块,骑在路上,还是比较“壕”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蔡磊一路上也一直等他问呢,在等红绿灯的时候,还故意问冯一平,“你们那有摩托车吗?”

    冯一平是完全体会不到他想炫一把的心思,实打实的说,“也有。”,然后就没了下。

    得,蔡磊也不好意思自己炫,但终归有点小憋闷,所以到大学城把冯一平放下后,打了个招呼,就轰鸣着回家具厂。

    午休的时候,老蔡把蔡虹叫到办公室,他想着要送冯一平点东西表示感谢,可不知道现在的下孩子喜欢什么,也不知道冯一平需要什么,就叫蔡虹参谋一下。

    蔡虹也不问原因,先问老蔡想花多少钱,“几百块吧,多点也没事。”

    这下连蔡虹都有点小嫉妒,几百块,她都可以买买两套好衣服。

    “那就自行车吧,听义良说冯一平开学后住在外面,不在学校寄宿,正缺一辆自行车。下面县里卖的估计都是些二八大杠之类的,就给他买辆现在好多学生骑的那种山地车,四五百块就够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就买辆山地车,你买好了给他送去。”

    “爸,还有件事和你商量。义良说不想在厂里干,想去跟人家装修,你觉得这事成吗?”

    “装修?”老蔡点了一根烟,“他怎么想到做这个?”

    对蔡虹和梅义良的事,他是不反对,可是就梅义良现在的条件,他还真不太满意。可是在厂里也就只能这样,还有两个儿子呢,他也不好做什么。

    蔡虹就把梅义良说的再复述了一遍,差不多就是冯一平跟梅义良说的那些原话。

    老蔡听了,沉吟半晌,“这样说来倒是不错,是个有前途的行当,你自己觉得呢?”

    蔡虹有些扭捏,“我觉得义良说的对,是要想办法赚些钱。”至于赚了钱后做什么,她当然不会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,是啊,义良现在这个条件,他也不好跟我张口。那我支持你们,我托人给他找个装修队跟着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爸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怎么觉得,这件事,也有他那个外甥的首尾在里面?”老蔡笑着问彩虹。

    具体的蔡虹也不知道,梅义良总不好意思在她面前说,这个主意是我外甥的吧。

    “可能吧,昨天一平在这里,今天早上义良就找我说了这事。”蔡虹说。

    大热天的,买板栗的人少了好多,为了多买些,只有多跑些地方。

    冯一平沿着理工大学墙外的树荫里走着,看到对面,带着草帽的冯振昌低头蹬着车,梅秋萍弯着腰在后面推,他连忙跑过去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。”冯振昌停下来,用毛巾擦了把汗,接过梅秋萍递过来的水,喝了几大口。

    “饭吃了吗?”梅秋萍问他。

    “吃了,蔡老板的大儿子骑摩托车送我回来的,你们呢,午吃了吗?”冯一平走到另一边帮着推车。

    “吃了,早上剩下的包子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看着爸妈衣服上的汗渍,看着他们草帽下晒得通红的脸,更加坚定了要租个店面的决心。

    回去以后,也不管要脸不要脸的,先抄些东西变成钱吧。

    冯一平的肚子里当然有好些货可以变成钱,可是阻碍他把这些变成钱的,也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不扯知识产权什么的,他自认为是个有底线的人,哪怕剽窃其它人未来的一些作品,若不是被逼无奈,他也不太想做。

    这只是原因之一,更深层的,他也是个有些骄傲的人。自忖就凭自己的本事,也能赚到钱,后来不就是吗,所以有些不屑于做那些。

    但是时不我待啊,囿于年龄的原因,现在好多主意都用不了,本来这样等等下去也没事的,但现在,在切身体会了爸妈的辛苦之后,他把那些纠结都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他甚至自我批评,“我是不是有些矫情了?”

    他们在财经大学门口的荫凉处停下来,“我托了蔡老板,叫他帮我们找个店面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本来想迟点再说的,他担心爸妈,特别是梅秋萍知道后,又一天到晚的愁租金的事。

    没想到,听了他这话,没有出现预想的情况,梅秋萍只是说,“你这个孩子,这么大的事这么不先跟我们商量?要找人帮忙,也应该是我们去找你小舅的师傅啊,你一个孩子跟他张口,他会放在心上?”

    “哦,”冯一平有些讶异,看来租店面这事父母已经考虑过,“上午的时候,我和蔡老板说了会话,然后我就跟他提了一句,谁知他就答应了,还说帮我们找个下面店面上面住人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真挺好的,不过不管怎么说,还是要我们去跟他提一次,免得他嫌我们不会做人。”梅秋萍说。

    “是是,那你们过两天抽空去一趟吧!”

    冯振昌则说,“我和你妈商量过这事,存点钱下来,就租个店面,那时就不像现在,收入会稳定一些。”

    梅秋萍就说,“有了店面,现在的生意也可以做啊,现在的这个摊子,平均下来,一天也能赚几十块,原来哪想到有这样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,也可以,那我们自己先在大学城这块找找,这儿有合适的最好,到时把姐姐也带过来,不忙的时候让她看店,你们两个还可以像现在一样,推着车在这块转,那就两边都赚。”冯一平先这样顺着妈妈说。

    租个店面,也有姐姐的因素在里面。姐姐就是出去打工的时候还太小,又没人管,所以就不管家里的困苦,顾自己的多,一心攀比,还是要在爸妈身边,让他们管束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对,把玉萱也接过来,那我们也放心。”梅秋萍说,“就是钱肯定又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那没事,想办法吧,今年比去年好多了吧,确实不行,回去再借些贷款,没事的。”现在提到钱,冯振昌有底气的多。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!非常感谢书友独立桥头撒撒尿,王上有云的打赏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