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越是快乐的日子就越短暂,好像一转眼,就到了20号,冯一平的暑假就只剩下区区十天时间。

    返校的学生渐渐多起来,爸妈的生意也慢慢好转,不过早上就要起得更早,因为要蒸更多的包子,磨更多的豆浆。

    这天午,冯一平给父母送饭后,提着两斤炒板栗,去财经大学找李嘉他们。

    他先到宿舍楼找高志毅,看着那一级级的楼梯,看着身边的新自行车,他就在楼下大喊,“高志毅!”

    他已经处在变声期,变声期的大嗓门,那威力不是盖的,就喊了声,高志毅就从四楼的走廊上探出头来,手里拿着纸牌,脸上还贴着几张纸条。

    看到冯一平在下面,“我现在手气正好呢,你上来吧!”

    冯一平也不说话,就摇了摇手里的纸袋,眼见着胖哥敏捷地闪进宿舍,接着就听楼道里“哐哐哐”的,应该是有个胖子在奔跑。

    他虽然胖,但体质不错,就这一眨眼的工夫,就从四楼跑下来,就是汗有点多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一直在等着你再来孝敬我,可你也太客气了,一袋就够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接过去一袋还想拿另外那一袋,“胖哥,这袋是给李嘉姐姐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不知道她住哪吧,那我帮你送给她也是一样。”说的这会,他已经吃上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,一起去吧,上次李嘉姐姐说要请我吃饭,我今天是讨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两本书看那了?”

    “看到第篇,衍生金融工具,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高志毅狐疑的看着他,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学习能力强啊!”

    和高志毅在一起的这几次,冯一平找到了些感觉,他说的话,高志毅明白,他说话的方式,高志毅能接受,有些棋逢对手的感觉,挺投机的。

    女生楼永远比男生楼那边热闹,楼底下的花坛边,大树下,零散站着几个男生,开学以后,这估计就不是几个啦。

    高志毅不怀好意的,叫冯一平也在楼下喊,冯一平当然不干,在大学,女生楼一向是个聚光度高的地方,他小小年纪,可不想出那风头。

    他们在那等了一会,高志毅碰上一个熟人,他抓给那个女生一把板栗,叫他告诉李嘉一声,“她说好了请人吃饭,现在别人上门讨债来了,叫她快点下来!”

    那女生上去不一会,就见李嘉从楼朝下看,看见是他们两个,招了招手,笑着说,“等我一会。”

    也没等多久,就十来分钟吧,李嘉就清爽利落的下来,还是牛仔裤配t恤衫。

    “还没回去呢,我还以为我这一餐算是省掉了。”李嘉把板栗拎在手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第一次有女生请我吃饭,我记得劳着呢!”

    个人一路说说笑笑的来到小食堂,李嘉也不和他们商量,径直到窗口,每样荤菜都来了一份,然后拿了一份青菜和一份豇豆两样素菜意思一下。

    冯一平和高志毅非常满意,对上肉,他们一点都不客气,你争我抢的。这样的热烈的气氛很容易带动周围的人,李嘉跟着也夹了好几筷子,吃下去以后才说,“哎呀不行,以后绝对不能跟你们这些能吃的一起吃饭,引得我也吃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嘛!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果然,那两位马上就笑的直不起腰。

    “经典!”高志毅对他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李嘉则说,“难怪你能写章赚钱的,哪来的这么些奇思妙想?”

    “太聪明了,没办法!”冯一平大言不惭的说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,高志毅,你说你这么胖了,还这么吃下去怎么得了?你还真信他的歪理?还有你冯一平,你再这样吃下去,高胖胖的今天,就是你的明天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胖的男人有安全感,冯一平,你就努力向我看齐吧!”

    “真是马不知脸长,你就吹吧。”李嘉毫不留情的打击他。

    冯一平说,“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,我是怎么吃都不会到高哥那个地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高兴的太早,哪怕你现在吃什么都不长肉,这么吃下去,过两年就知道厉害了!到时就餐餐吃素也减不下来,就和高胖胖一样,整天顶着个大肚子,一年到头,就像总是怀胎十月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有独门秘籍!”冯一平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切!”那两个人都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别不信,我自创的这份秘籍,本来想作为将来我冯家的传家宝,传男不传女,一代代的传下去的。我看两位,特别是胖哥,骨骼精奇,今天我就破个例,将它传给你们,只要每天坚持,保证你男的变猛男,女的变貂蝉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来了位走江湖卖艺的!”高志毅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炼了就会心服口服的,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接着把平板支撑的要点告诉了他们。高志毅看了看自己突出的大肚子,有些犯难,李嘉想了想,“我觉得有点道理嗳,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说说笑笑的把所有的菜一扫而光,高志毅告诉冯一平,那两本书对他来说,肯定有难度,有实在理解不了的,可以写信找他。

    告别了这两位难得有共同语言的朋友,接下来冯一平也没耽搁,跟爸妈说了一声,去家具厂向小舅他们辞行。

    现在见到冯一平,蔡虹总是马上就从车间跑出来,看来她是真的不耐烦在车间做事。

    老蔡在忙,过了一会才出来,留冯一平说了会话,把名片拿给他,叫他有事就打电话。

    小舅呢,说明天早上去送他。

    这一晚上就没怎么睡,梅秋萍拉着他说了半宿,翻来覆去的叮嘱他,一个人住外面要如何如何注意,有时间也要去外公家,不要让他们担心。

    冯振昌呢,就一句话,好好读书,然后拿出一块带闹钟功能的电子表给他,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买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点多,梅义良急匆匆的赶到小屋,跟着一起吃早饭。

    下个月就要去干装修,他是一边憧憬着,一边又觉得没底,毕竟是个新行当,偏偏这事关系重大。

    所以他总是问问题,虽说都是问冯振昌他们,实则是想冯一平回答。

    冯一平看出来了,因为这件事太重要,关系到能不能顺利娶到蔡虹,能不能有钱赚,小舅有些患得患失,其实他注意是打定了,只不过要别人的肯定。

    呵呵,和自己后来决定单干的时候一样。

    看着冯一平和梅义良骑着车转过前面街角,梅秋萍眼睛又有些红,冯振昌握着轮车把手安慰她,“有什么好担心的,蔡老板都说,就是现在把他一个人放在省城,他都不会有事,可能会比我们做的还好,何况是在家里呢?”

    梅秋萍其实心里也明白,他们这个儿子,现在真的不用他们操心,可是作为一个母亲,和儿子远隔几百里,她又如何不担心?

    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