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乡医院宿舍楼外,冯一平送走在这住了一个晚上的外公,一路穿过梧桐树洒下的斑驳的光影,回到了租住的502。

    昨天,大舅带着外公,把他的衣服行李,还有一些菜一起送过来。午,两人亲自检测了冯一平独自生活的能力水平——主要是吃了餐他做的饭,吃完后两个人都表示不错。

    外公还不放心,留下来住了一晚,见他事事有条有理,还真没什么好担心的,于是今天吃过早饭,见冯一平抓紧做暑假作业,自己没什么好做的,反倒呆不惯,就坚持要回去。

    临走前,再叮嘱,要小心火,要记得关煤气罐。

    关上门,环顾了下目前还干爽利落的房间,他很满意,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自由空间!

    他脱掉长裤,换上长短裤,上身不穿,就这样坦胸漏乳的,坐到桌前,把窗外树上的蝉鸣,公路上拖拉机的嘟嘟声、楼下大妈碰见熟人的大嗓门招呼声,全都抛在脑后,静下心来,迎着从纱窗里掠进来的微风,一门心思的做暑假作业。

    今天已经25号,如果到开学的那一天,他的各科暑假作业还交不上去,那可以肯定,王玉敏一定有各种手段,好叫他知道什么叫做“严师”。

    夏天的上午特别短,感觉没一会呢,楼道里就响起了医生护士们回家的脚步声,再没过多时,饭菜的香味就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这些老式的宿舍楼,可没有烟道什么的,冯一平现在就能闻出来,楼上还是楼下,有家人是朝天椒炒肉,而且还放了不少酱油。

    辣味飘过来,他打了个响亮的连环喷嚏,估计一楼的人家都听得见。

    也该做饭了。

    午饭简单,煮四杯米的饭,然后一个酱爆茄子,一个丝瓜蛋汤,前后也就半个小时吧,完事。

    关于家务,他其它技能都不错,就是刀工一般,切不快,而且切出来的也不规则。

    不过家常菜嘛,这些无所谓的啦。

    饭菜各吃一半,余下的刚好是晚上的一餐。

    洗碗刷锅,上床小睡了一阵,直到手表上的闹钟把他叫醒,然后继续做作业。

    天黑才吃晚饭,吃完了信步去河边走一阵。

    天上月半弯,河边的沙滩成了银白色,河水哗哗的流着,凉风扑面,很凉快,不时还有萤火虫一闪一闪的,从眼前飞过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如果能再有一个,有着一双大眼睛,留着粗又长的辫子的姑娘,手里捏着辫稍,低眉顺眼的跟在一旁,那就再完美不过。

    至于姑娘叫不叫小芳,还真不强求。

    冯一平意淫了没多久,就发现了一件大煞风景的事:蚊子太多!嗡嗡的,从头到脚,不停的向他发起冲锋。

    他穿的是大短裤和短袖衫,防得了上面防不了下面,防的了前面防不了后面,所以,就在河边走了不一会,就不得不狼狈的往家里跑。

    到家里一数,全身上下,足足六个大红包!

    晚上不做作业,好好的回忆了下后来见到的各种店面,为自家的第一家店面搞形象设计。

    当然,目前也谈不上形象设计,i(理念识别)是大致确定,bi(行为识别)目前还谈不上,所有现在主要侧重的是vi,视觉形象。

    对于他这样一个知道大概,并没有系统的学过《企业形象设计》的半吊子来说,这不是件简单的事,而且他的美术功底一般,只能说是刚入门。

    所以,他思考了良久,才在纸上画了一副草图,然后在上面涂来改去,直到睡的时候也没有一个满意的结果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事也不能急,非专业的人员做这样的事,只能是慢工出细活。

    认认真真,结结实实的辛苦了两天,总算把暑假作业做完,他决定换换脑子。

    上午写写东西,下午呢,则是继续店面视觉形象设计,或者是回忆那些经典,开始在用五线谱谱曲子,总之,都是为了赚钱的大事。

    28号午,他刚写完一段,听到楼下有个同样像破锣一样酸涩的声音大喊,“冯一平!”

    他探头一看,肖志杰站在楼下的树荫里,正忙着用草帽扇风,旁边一个满满的大篮子,看起来里面都是各种蔬菜。

    看他探出头,肖志杰招手叫他下去,“你不会自己上来?”

    “快下来,我拎不动。”完了又加一句,“别忘了带钱”。

    肖志杰这敲竹杠的本事真是亲出于蓝而胜于蓝,买了冰棒不说,还要买汽水,买了汽水又要西瓜,搞到最后还要欠老板几块钱。

    肖志杰抱着西瓜汽水,冯一平提着篮子,“这么多菜,我一时半会那吃的完,家里还有不少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妈挑的,都是些经放的菜。”肖志杰挺着肚子,抱着大西瓜上楼梯有些吃力,“再说了,又不是你一个人吃,开学以后,你可以每天炒了给我带到学校去啊!”

    所以说,这才是肖志杰的本色,精于算计。

    进了屋,肖志杰挨屋转了一遍,就躺在简易沙发上不想动,边吃着冰棒边说,“你这太爽了,我一定要想办法早点搬过来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见他汗腻腻的躺在沙发上,踢了他一脚,“先去冲一下,我去给你买毛巾。”

    肖志杰也真不把自己当外人,冲完澡就嚷着要吃好的,要吃鱼,要吃肉。

    鱼没有,肉只有挂在墙上的一块腊肉,于是,两个人不得不又一次出门。

    最后,午吃的是辣椒小炒肉,腊肉煮黄瓜,至于那两条鲫鱼,午来不及,溜到晚上煮豆腐。

    李嘉说的对,真不能跟这些能吃的胖子一起吃饭,四倍米的饭,两个人吃起来还不太够,至于那两个菜,也是一点都不剩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,肖志杰拍着肚皮准备去睡觉,被冯一平勒令去洗碗。

    下午看到了冯一平那闪亮的新自行车,又缠着冯一平教他骑车。

    他其实能骑,只不过不太熟练,在院子里骑了几圈之后,就窜上了外面的公路,回来一个劲的夸这车好,他也想要有一辆。

    肖志杰这个恶客,一直赖到29号吃完午饭才走。他本来还想小睡一觉后再走,冯一平怕他醒来了又耍无赖,就骑车直接把他送到他们村路口那。

    回时顺道去学校转了一圈,很安静,只有年级两个个班在上课,老师的那栋楼也静悄悄的,没什么人,估计老师们也和大多数同学一样,正抓紧享受假期的尾巴呢!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!非常感谢书友兔子小白毛毛、houlhao的打赏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