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九月一号,报到的这一天,对年级的学生来说,和平常没什么两样,他们关起门来照常上课。

    对于新进的一年级学生来说,是新奇和兴奋的一天,新学校,新老师,新同学……,又一个新的开始。

    对于冯一平他们这些二年级的同学来说,这是初时期最后一个不会正经上课的报到日。今天他们的主要任务,就是去财务那交学杂费,然后打扫卫生。

    冯一平上午到学校,把学费交了,跟肖志杰和王昌宁他们打了个招呼,借着报到新生的掩护,一溜烟的跑出学校,集体劳动嘛,少他一个劳动力不少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小屋,把红烧肉炖上,把其它的几个菜备好,趁着这么点空隙,他又反复检查写下来的那几张五线谱,这可是关系到能不能在省城开店的大事,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红烧肉他喜欢炖的时间长一些,两个多小时后,加入一把小青菜,少许盐,然后大火收汁,搞定!

    尝了几块,微甜,入口即化,肥而不腻,不错!

    接着炒了个回锅豆腐,辣椒炒鸡蛋,最后煮平菇汤的时候,就听到肖志杰在外面叫门。

    他一一进门,就深吸一口气,“哇,好香啊!”跟着就往厨房跑。

    王昌宁在他身后,提着一个黑色塑料袋,里面是剥好的花生米,至少有一升。

    冯一平也不和他客套,收了下来,然后带他在房间里转了一圈,另外的一间卧室里,高低铺床摆的好好的,就等他过来住。

    肖志杰这个吃货这时自己拿着碗夹了几块红烧肉走过来,“你水平还真不错,汤也好了,现在看什么看,开吃吧!”

    不能喝酒,还是就着汽水,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话,大家一坐下来,立马开动。先抢的还是红烧肉,就这样不加其它的菜的纯炖肉,每年也就是出年猪的那会能吃到。

    长身体的少年,肉量饭量果然不是盖的,足足两斤多五花肉,吃的干干净净,豆腐和鸡蛋也被抢光,就平菇汤剩一些,这也是喝了两大瓶汽水的缘故。

    个人都懒洋洋的摸着肚子躺在沙发上,冯一平踢肖志杰一脚,“去洗碗,”

    肖志杰踢王昌宁,“老王你去,几天前我就洗过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几天前那次我也不在啊,”

    因为还没上课呢,都有些精力过剩,扯起皮来都是一把好手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冯一平做主,“你们两个猜拳吧,一把定胜负。”

    最后王昌宁运气不大好,出拳头输给了肖志杰出的布。

    肖志杰奸笑着目送他走进厨房,很快活。不过接着又叹了一口气,“唉,要是有个电视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电视你就别想,我过些日子去买个录音机,能听音乐,还能学英语。”

    没有电视,没有电脑,更没有网络,其实也挺好的。冯一平知道自己不是个意志坚定的人,要是外在的各种诱惑太多,是一定会松懈下来的,在这个全面打基础的时期,还是紧张点的好。

    下午也可以不去学校,但是晚自习一定得去,因为晚自习王玉敏一定会到场。都一天不见人影,晚自习的时候如果也不露面,那真的是挑战她底线。

    晚上王玉敏的讲话依然没有什么新意,强调学习的意义,强调时间的紧迫,不出意外,剩下的两年,这些话将一直贯穿始终。

    九点多,冯一平披着星光,低头猛力蹬车,十多分钟后,回到了乡里。

    乡里很安静,大多数人家都已入睡,只有少数几扇窗户里还有灯光透出来。

    万籁俱寂,路边草丛里的虫鸣声,也轻不可闻,偶尔从远处传来的一两声犬吠,更把这静夜,衬的寂寞如雪。

    听着自己单调孤寂的脚步声,冯一平真有些头皮发紧,楼道里的灯没几个好的,他摸黑上楼,为了给自己壮胆,每上一级台阶,都用力的跺一下,开了门,先把灯打开,这才回头关门。

    进了屋,这才放松下来,又冲了个澡,顺道把衣服泡在盆里,进了卧室,又写了一段小说,十点半,准时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九月二号,昨天还喧嚣无序的学校,迅速回到了正轨,随着起床的电铃响起,新的学期,正式拉开了序幕。

    冯一平早上六点起床,下了一碗鸡蛋面,吃面的时候,又煮了两个鸡蛋,准备带给那两个货。

    六点半,骑车去学校,这时楼里还静悄悄的,大多数人还沉浸在梦乡里。

    六点四十五进教室,住校的同学跑操还没回来。过了几分钟,看到大部队跑进学校,随后,听到操场上校领导训话,解散后,同学们五成群的走向了教室。

    午放学后,他又急匆匆的骑车回到乡里,把饭煮着,炒了个干煸豆角,见饭还没煮好,先去睡觉,一个小时侯起来,洗把脸,干掉了两碗饭,之后神清气爽的在一点半以前赶到了学校。

    下午,他是和王玉敏夫妇一起回家的,朱老师骑着他的自行车带着冯一平,王玉敏骑着冯一平的山地车,前杠上坐着小燕子。

    进屋后,王玉敏先看了下手表,“接近十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朱老师带着小燕子转了一圈出来说,“你这硬件比我们的还好啊!”

    王玉敏则毫不客气的检查了冯一平桌子上的书,还打开抽屉找了找,连床下也瞄了瞄,看见没有一本杂书,也没有其它玩物丧志之类的东西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今天来是突然袭击,冯一平事先并不知道,所以不可能有准备,现在看来,和他妈妈说的一样,还是个能让大人放心的孩子。

    既然来了,冯一平干脆就留饭,反正这两天厨房里的各种菜很多。

    王玉敏要当主厨,朱老师帮忙,冯一平就带着小燕子,到街上小店里买牛奶和冰棒。

    王玉敏的厨艺尚可,口味偏清淡,也许是就着小燕子的缘故吧,反正冯一平知道,朱老师是喜欢略咸偏辣的。

    饭桌上,王玉敏提起,现在还好,到下个月,午休取消后,来回半个小时,加上作饭,午就比较匆忙。

    冯一平都想好了,到时天气转凉,他可以把菜做好,早上用保温桶带到学校,午就在学校吃饭。

    不过,他是不是可以不去学校上晚自习的要求,被王玉敏一口拒绝,又说,要是大雨大雪等恶劣天气,倒是可以向她请假。

    就知道没这么容易,还是要像个办法让她同意才好。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!非常感谢书友199104的打赏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