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访客纷至沓来,舅带着舅妈来了一次,姨夫姨妈带着林锐也来了一次。来了后,总要检查叮嘱一番,没办法,谁叫现在年龄小呢!

    好在他们来的时候都不是空手,冲着他们带来东西的份上,冯一平一直表现的非常听话,谁的嘱咐都装作用心记下。

    又到了周六,恰好这周轮到冯一平值班,值班也没多大事,所有同学都出教室后,他要负责关窗锁门,然后把钥匙交给班主任。

    这个星期,是他们这些二年级的同学,第一次在学校上两个星期的课后,才放一次假,大家更是归心似箭。几分钟的工夫,教室里就空荡荡的,只剩下他和肖志杰,以及王昌宁这只,哦,还加一只女生,张秋玲。

    几个人议论的很热烈,因为明天,冯一平他们就要去县里参加作大赛。往年这样的大赛,学校只会抽调初的同学,不过因为冯一平同学有些小名气,学校也把思路放宽了一些,一年级和二年级也都选了同学参加。

    一年级的好像是个女孩子,二年级一个是他,另一个就是张秋玲——没办法,有个当副校长的爹就是机会多,至于年级有哪些人,他不清楚。

    这次比赛是市里组织的,每县只设一个考场,这个考场当然是在各县里。虽然考试时间定的是下午,但从学校到镇里,从镇里再到县里,再顺利的话也要个小时,也不知道是今天就到县里还是明天去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,校长放下电话,一脸恼火的对教导主任说,“镇里的老朱说,他们的车没租到,准备今天下午就走。”

    教导主任也一愣,“不是说好了,他们找个车,明天早上我们一起走吗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,我看,以后不管什么事,都不要指望他们。你去把带队的刘老师叫过来,我们也下午走,不就多花点钱嘛!”

    吃饭前,语教研组的组长,一班的语老师刘老师来通知大家,饭后去校长那集合,下午就去县里。

    下午集合时,年级来了男一女,所以一共有个同学参赛。

    临行前,校长和颜悦色的鼓励了一番,教导主任送大家到校门的时候,则板着脸强调大家一定要听带队老师的话,自觉遵守纪律,表现好一些,尤其不要在其它学校面前,给梁家河学脸上抹黑。

    去镇里坐的是专车,那是隔壁村里的一辆单排座的小货车,货厢上蒙着绿帆布。刘老师当然坐在前面副驾的位置,学生们只能窝在货厢里。

    虽说是去比赛,可这样出远门去比赛,估计都是第一次,所以大家现在都很兴奋,一直有说有笑的。

    不过大热天的,坐在这个面密封的货厢里,真不是件舒服的事。也没有座位,就是一块木板,车在路上颠簸不休,大家都要抓紧身后的撑篷布的钢条。

    这也没什么,有个车坐就不错,但是,好像出远门的都不多,坐车的机会也不多,坐上车不一会,好几个人都觉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最可怜的是一年级那个静的女同学,一手拉着钢条,一手捂着嘴,还没到梅家湾呢,就忙着把座位换到了最后面,把头伸出车外,任风吹着。

    不一会,张秋玲也换到了另一边,学她的样,探出头去吹风。

    到了镇车站,刘老师去办公室倒了两杯开水,给那两个吐的脸色惨白的女同学,然后统计买晕车药的时候,居然只有冯一平一个人不用。

    冯一平还是去买了两斤桔子,果然上车后就派上了用场。不过,个同学,还是有四个吐的稀里哗啦的,反正到站的时候,司机拉住刘老师不让他走,非要他出洗车钱。

    张秋玲还算好,看在肖志杰的份上,冯一平和她坐在一排,一路悉心呵护,只干呕了几次。

    出校门的时候还个个生龙活虎,貌似很有战斗力的一只队伍,才到目的地,还没上场呢,就变成了残兵败将,刘老师有些后怕,亏得是校长他们和镇学斗气,今天就来了,如果是明天上午出发,那还比个什么比,个人有个能上场就不错。

    他马不停蹄的带着大家到教育局对面的一家宾馆,开了个房间,先让大家好好休息,明天上午再去熟悉环境。

    不知道那个女生怎么样,男生们一进房间,立刻折腾上了,研究空调,研究彩电,研究抽水马桶,没一个睡觉的。

    冯一平挺惨的,都是双人标间,刘老师那屋就他和另外一个同学,这屋就有个人,所以,他这个低年级的只能打地铺。

    好在有空调,把温度调低,把被子铺在地上当床也不热,也挺软和。

    他就不管那两个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的二货,席地而睡。

    晚上,为了让几个身体不适的同学快速恢复,也为了大家能用饱满的热情投入到明天的比赛,刘老师请大家到宾馆附近的一家餐馆吃饭。

    但是他太低估了同学们的肚量,吃惯了咸菜,吃惯了家常菜,难得下次馆子,餐馆专业的炉子大火炒出来的菜,味道当然不错。

    当饭桶遇上了好菜,就好比棋逢对手,将遇良才,那个反应是剧烈的,只四菜一汤?未免太小觑了大家的能力!

    餐馆又不集兵力,总是一个菜一个菜的上,上来一个,就被大家干掉一个,再上一个,被干掉一双,等到四菜一汤上完吃完,大家连一碗饭还没吃完呢。

    没办法,刘老师只好去厨房加菜催菜,最后,总共上了九个菜,这还是大家看他脸色不太好,收敛了一些的结果。

    反正吃到最后吧,刘老师连说话的**都没有。

    离开餐馆的时候,同学们能一个个红光满面,精神抖擞,就刘老师有些面色发苦,也幸好队伍里有副校长的女儿在,不然他还真发愁报销的问题。

    刘老师还是带大家到人民广场那转了一圈,回到宾馆后,把大家召集起来临阵磨枪,可包括冯一平在内,没人还能听进去。

    比赛的这天早上,大家睡了个懒觉,其实还是在六点就醒了,不过都不想下床,就躺那看电视。

    9点钟,和刘老师同屋的同学来敲门,叫大家准备一起去吃早餐,然后去实验学熟悉环境。

    对他们这些大肚汉来说,早餐的那一碗馄饨,也就聊胜于无吧。

    当他们总算来到比赛场地实验学时,已经十点多,门口进进出出的人不少,估计打的都是和他们一般的心思。

    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