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作为全县初的门面,实验学自然很气派。

    校园由一水黑色的锌钢护栏围着,贝雅红的大理石上,镶着鎏金的校名,大门是现在还少见的电动收缩门,这时只开着能容两个人并排进出的口子。

    刘老师去门卫室登记后,还有人出来清点人数。登记还可以理解,至于清点人数,这就绝对是拿乔!你以为你这是什么重地或圣地啊,还会有人想方设法的混进来?

    一进门也是操场,操场上有标准的塑胶跑道。正面是五层的主教学楼,楼的走廊外,对称的镶着校训,“团结求实,拼搏进取。”

    主楼四周,还有不少建筑,当然也是清一色的楼房。

    明天的赛场就在一楼,这时里面没人,也是,他们现在确实来的迟了些,那些积极的估计早来看过。

    他们在教室里坐着体会了一会,大家都注意到,教室里的课桌椅都是制式的,想来不是学生自己带的,应该是学校统一配的。

    刘老师不知道是有事还是碰到了熟人,让他们在校园里自由活动,11点在大门口集合。

    其它人都想去转转,冯一平不想在这大太阳底下四处转悠,就坐在楼前台阶上。

    一年级的那个女生和张秋玲,在前面的塑胶跑道上,又踩又跳的,终归还是大孩子嘛。

    张秋玲还在跑道上划起跑线的地方,做了一个蹲踞式起跑,一年级的那个女生在旁边跳着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两个人手挽着手笑嘻嘻的走回来,张秋玲问冯一平,“怎么样?标准吧!”

    这就是间接要求说,“夸我吧,快夸我吧!”

    冯一平当然要凑趣,也拍着手说,“标准,漂亮!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张秋玲被他们两个吹捧的很开心,一脸开心的笑。

    这时,头顶上一声嗤笑,然后一句很轻但清晰的话飘了下来,“东施效颦!”

    下面就他们个,此时这话当然是针对他们的,张秋玲听了一僵,脸上一点笑颜色都没有,马上就粉面含霜,狠狠的向上看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头上,二楼护廊后,有个学生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,但看他们那自如的样子,应该就是实验学的学生。

    间的那个女生穿着一身白裙,长的还不错,被旁边的一男一女捧在央。这时她和另一个女生秀气的嗑着手里的瓜子,脸上明明也带着笑,眼睛却望向别处,不知道是心虚还是不屑。

    只有那个跟在一旁的男生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,一副看乡巴佬的样子,很是高高在上,眼里带着挑衅和蔑视。

    张秋玲此时已经气得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任一个女生,当着外人的面,被说成“东施”,怎么可能不气?

    况且张秋玲在学校是一直被老师同学呵护的主,成绩也不错,是个相当自信自傲的人,此时前所未有的被人当面羞辱,脑海里一片空白,只握紧了拳头,双眼冒火的看着上面那个男生。

    唉,这都是什么事?这场比赛也许就不该来吧。

    帮着骂回去,说实话,冯一平都好些年没骂人过,再说,和一个十几岁的小屁孩对骂,还真是跌份。

    你跟他讲道理吧,这样一个情犊初开,一门心思想在心仪的女生前面表现的二少年,能听得进去道理?

    可此时又只有他一个男生,他不得不管。

    于是他站起来,拍了拍张秋玲的肩膀,“消消气,没什么好气的,你就当刚被狗咬了一口,被狗咬了一口,难道你还要咬回去?”

    一年级的那个女生听了就有些想笑,不过看张秋玲的样子,忍住了。

    张秋玲现在脑子可能转的有些慢,过一会才反应过来,强笑着说,“对,谁还跟狗计较!”

    她也清楚,不这么着能怎么办?这是在别人的主场,找老师,又没有第方在场,这事说不清楚,老师们又肯定都护着自己学校的学生,最后肯定不了了之,也只能这样口头上占占便宜。

    楼下个人笑了,就轮到楼上的人尴尬,轮到那个二少年恼火,那两个原本一身轻松,盈盈带笑的女生这时也都面色一窒。

    那个男生看了,更是生气,就想往楼下走,那个白裙子的女生摇了摇头,还伸手拉住手他的手轻轻摇了几下,二少年马上好像骨头都酥了,满是不屑的朝下面“哼”了一声,跟在那两个女生后朝另一边走去。

    可能走前还是有些不爽吧,他手在护廊上一拂,刚才他们留在上面的瓜子壳纷纷扬扬的撒了下来,底下的个以为他们走了,就没再留意,猝不及防的,一个个头发上肩膀上都落上了一些。

    放在平时也没多大事,但在此时,这个侮辱的意味太浓,冯一平也忍不了。

    “走,”就让这些瓜子壳在身上,冯一平带着他们两个,向另一边的楼道口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走的急,比那个还早到。

    走前面的那两个女生牵着手下来,看他们这副样子,很想笑的样子,不过在冯一平他们怒目而视下,还是没好笑出来。

    跟着下来的那个男生一愣,怕是没想到他们居然跟了过来,不过马上笑意就从嘴角荡漾开来。

    冯一平上前拦住他,指了指自己这边个人的头上身上,大声对他说,“道歉!”

    那两个女生这时也没走,还拉着手站在旁边,白裙子的女生向二少年盈盈一瞥,原本还想硬气下去的男生呆了一下,这才向着前面的空气说,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张秋玲还不满意,一年级的女生劝了她一句,这才让开。

    他们正准备把瓜子壳清理掉,后面就有笑声传来,那个人还是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冯一平有些恼火,想想还是算了,别计较了,大人有大量,都是一些不懂事的孩子而已。

    这时后面又飘过来一句英语,声音不小,很清晰,“sonofabitch,”跟着又是一阵开心的娇笑。

    你奶奶个爪的!这下冯一平再也忍不了。就连圣经里宣扬说,“有人打你右脸,连左脸也转过来给他打”,可就连他们的教皇也在一次采访说,“你如果问候了我的母亲,那就要做好承受我的拳头在你脸上来一记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我们老话也说,“事不过”,让了一次又一次,他又第次挑衅,还辱及父母,真是叔能忍老子我也不能忍,那还有什么好客气的。

    冯一平转身追了上去,叫了一声,“嗨,同学!”

    那个男生得意洋洋的转过身来,装作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,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冯一平也不说话,直接上去封住他的衣领,在那个男生还没反应过来之前,重重一拳打在他肚子上,那男生也就是嘴上厉害,这时痛的弯下腰去蹲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替我妈妈打的,奉劝你一句,不要把别人的好脾气当好欺负!”

    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