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冯一平拍了拍手,蹲下来说,“我叫冯一平,梁家河学的,下午要来学校参加比赛。你可以现在找老师,也可以下午找老师,我都奉陪!”

    那小子这下老实了,头低着,“嘶嘶”的蜷成一团,一句话不说。

    那两个女生也被吓到,退到一边不敢过来,白裙子的那个还做西子捧心状,有些惊恐的看着冯一平。

    冯一平真想对她说一句,“贱人就是矫情”,或者是“丑人多作怪”,想想也没意思,只横了她们一眼,等着后面两个也是惊呆了的女生上来。

    张秋玲这下总算扬眉吐气,趾高气昂的看着那两个女生去把那个二少年扶起来,“冯一平,你真牛!可是你为什么追上去打他?他那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骂娘的。”冯一平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会打出事吧?”一年级的那个女孩子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不会,顶多就让他难受一下子而已。”这点冯一平还是懂的。打人也需要技术,这样的小冲突里,打对方身上肉多的地方准没错,具体说,一个是屁股,一个是肚子。

    可是从后面踢人屁股,有些偷袭的意味,己方占理,要打,当然广明正大的打。

    “那要是老师追究怎么办?”还是一年级的女生问,看起来她一定是个乖孩子。

    “没事,顶天就不让我参见这个比赛,我无所谓的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确实无所谓,这个比赛又没有奖金,又不会给高考加分,最多也就是给学校拿个荣誉回去,少他一个关系不大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追究我们?”张秋玲不满意这样的说法,“本来就是他一次又一次的挑事,我们凭什么就要让他欺负?”

    他们个在校门口等了一阵,见没有老师追过来,也没有碰到自己学校的同学,冯一平本来想按刘老师说的,等到11点,两个女生,包括张秋玲在内,其实都有些忐忑,一个劲的催他,“我们先回去吧!”

    那就先回去吧。

    他们也没进房间,就在大堂等着,吹着风扇,看看报纸,挺舒服的。

    可舒服了没一会,风扇不转了,大堂里也暗了下来,服务员跑出去一看,“停电了!”

    里面又黑又闷的,得,还是去门口吹风吧!

    刘老师带着年级的四个同学回来的时候,看到他们这个样子,还有些生气,“连年级的都在门口等,你们怎么就先回来了?”

    也不用冯一平辩解,两个女生马上迎了上去,嘴八舌的说着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不一定每一个胖纸都是潜力股,但每一个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!张秋玲说着说着,眼泪都快流下来,她刚才可还是喜笑颜开的。

    刘老师有些头大,这一趟怎么就这么不顺?早知如此,就不该揽这个差事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你打人就是不对。”他对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可是如果还有人骂我父母,我照样会打。”冯一平直白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得,这也不是个听话的,可是刘老师现在还真不好拿他怎么的。他也没权利处分他,现在连重话都不好说,要是影响了他的发挥,王玉敏肯定会找他理论。

    至于叫他们去给对方道歉,得了吧,是对方一次又一次的挑衅,他们也是被迫反击,再说,强制叫他们个去道歉,那回校后张副校长肯定会找原因拿一拿他。

    我把女儿托付给你,结果她被人欺负,你还让她向别人道歉?怎么想心都不会平啊。

    算了吧,走一步看一步吧,希望下午对方不要追究就好。

    没电,他们正好退房出来,就近找了个小馆子,这次可不敢再点菜,只让他们选择吃炒饭还是吃面,刘老师的理由很充分,“简单点好,不至于下午考试的时候肚子出问题。”

    简餐吃到一半,天又黑了下来,好像要下雨的样子,可是直到他们一行人到了实验学,这雨还是没下来,天始终还是黑沉沉的。

    此时还不到一点,离考试开始还有四十多分钟,现在也没处可去,就在学校找个地方坐坐吧。

    过了门卫室,看到后面围着一圈人,围着看热闹的都是学生,间有个人蹲在地上鼓捣着什么,旁边是一个穿着西裤和短袖衬衫,挺着大肚子的人。

    感觉不顺的不只是刘老师,实验学的教导主任叶添龙也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好好的一场比赛,本来顺顺利利的,是他们学校露脸的机会,谁曾想偏偏今天就停电了。

    停电也没关系,吊扇不扇,考生们热点也就热点。谁知道现在天一直这么黑,即使把考场搬到最高的五楼,光线也不怎么好,总不好让大家点着蜡烛考试吧!

    他一边叫人把一楼的几间教室重新接线,一边托人从邮电局借出来一台发电机,线接好了,发电机也到位了,谁知道就是发动不起来。

    着急忙慌的把邮电局休息的维修师傅找过来,结果忙活到现在也没搞定。再去换一台吧,邮局也就四五台发电机,现在停电了也都派上了用场,换不出来。

    学生陆续都到了,等下校领导陪着教育局的也会到,教室里还黑漆漆的,该怎么办?

    他问了那个维修师傅,“能修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尽量吧!”这师傅现在也不爽,好好的一个星期天,被拉出来加班,还一个劲的催,你又不是我领导,催个什么劲。

    得,还是去老实准备蜡烛吧,叶主任无奈的想。

    冯一平他们也围着看热闹,他看着那师傅跟那台五千瓦的本田发电机较劲,觉得很亲切,这样的事他也做过不少啊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,就觉得这个师傅也不专业,特别是对汽油机,还没有那些修摩托车的懂的多。他这里动一下,那里动一下,然后就拼命拉拉盘,冯一平过来的这一会,他已经拉了二十把,当然是没效果。

    冯一平看着技痒,忍不住说了一句,“师傅,你别再拉了,越拉越启动不了。”

    那师傅不爽的回头看了他一眼,话都懒得说,没好气的给了他一个白眼,你一个小屁孩,懂个什么。

    奶奶的,居然敢在这方面小看我,不露一手还真对不起我后来的经历。再说,也是为了大家能好好考试,那就露一手吧,叫你知道什么叫专业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