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这次比赛一共有道题目,第一题是读一个小故事后写作,第二题是情景作,第道是命题作,体裁不限,但名字很奇葩,《给我一块绿草地》。

    冯一平觉得,这些老师现在出的题,和古代科举考试出的题有的一拼。后者有时随便在《论语》里摘两句并故相关的话组合在一起,而现在的老师们呢,更是天马行空。

    不过,冯一平好歹也是看过不少读者啊、心灵鸡汤啊、意林啊、青年摘啊、特别关注啊等等好多杂志的,也喜欢读晚上上那些骚人墨客的专栏,所以这个还真难不倒他。

    篇作,两个小时,时间还是比较紧,大多数人都来不及打草稿。

    开考后不久,几个领导模样的来转了一圈,后来教室里一前一后两个监考老师都很放松,没办法,这样单纯的考试,监考最轻松,没有谁会连别人的作也抄的。

    考试差不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,校领导就陪着市县两级教育局的来人,坐着学校那辆“上海”出去了,又把叶主任一个人留在家里主持大局。

    他刚歇下来喝了口茶,就有人敲门,刚才在门卫室找他的那个老师走了进来,后面还畏畏缩缩的跟着一个学生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他有些不耐烦,就不能让人消停一会。

    老师让二少年把事说了一遍,当然,二少年说的时候,主要说有些误会,他也道了歉,然后还是被人打了一拳。

    叶主任听了也有些生气,这个学生也未免太嚣张了些,“他说了名字和学校吗?”

    “说了,”二少年急切的说。

    谁知道叶主任反倒不急着问了。

    这有些奇怪,如果打人的不留姓名,不报学校,只能是他不占理,心虚。既然打人的敢大大方方的把姓名和所在学校都留了下来,要么是假的,如果是真的,那要么那个学生狂的没边,要么是他认为自己占理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说的这些情况吗?”叶主任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是的,”二少年嗫嗫糯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上课,你又没参加比赛,你来学校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来拿参考书。”二少年有些闪躲。

    不管在哪个学,对男女生之间的那些事都是看得很紧,他可不敢说是陪着女同学来的。

    叶主任明白,他说的肯定有些水份,不过还是偏向自己的学生,在他的地盘,打他的学生,怎么也得要个说法。

    “哪个学校的,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梁家河学的,冯一平,”叶主任听了一愣。

    老师补充道,“就是刚才修发电机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那个孩子看起来也不像很嚣张的样子啊!“他们那个刘老师在吗?”

    “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叶主任亲自去把刘老师请进办公室,刘老师一看办公室的那两个,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,不过他也不急,悠闲的喝着茶,等他们开口。

    叶主任就把事情说了,刘老师听了也不分辩,“我午回宾馆的时候,两个女生看到我就哭,说是在贵校被人欺负,然后冯一平也承认他动手打了人,不过事情的经过和起因和您所说的有些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刘老师就把冯一平他们说的复述了一遍,“我个人认为,冯一平动手打人,虽然不对,但确实情有可原。原本还想向贵校反应,不过为了少给两个学校间添麻烦,我想想还是算了,谁知道竟然被人倒打一耙!”

    “我校的个学生,其一个女生是我们副校长的女儿,是我们看着长大的,从不说谎,更不要说惹事生非。冯一平呢,据我了解,从小学年级起,期期都是好生,入校后两次期末考,成绩都是全县第二,在学校人缘也很好,从来没跟其它同学有过矛盾,从老师同学到厨房的师傅,都很喜欢他。这样一个学生,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居然动手打人,我想这肯定是有原因的吧!您说呢?”

    叶主任有些恼火,要是刘老师不承认打人,他还有话说,但是刘老师一点都不推诿,该说的都说明白了,反倒是自己这边,就拣对自己有利的说。

    他一想,就大概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我们管束不严,让你见笑了。”叶主任说。

    “没事,都有错的地方,要不要我把那个学生叫过来道歉?”刘老师话里柔带刚。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也没多大事,过去也就过去了。回去记得向老张给我带好!”

    都是一个系统的,他和张副校长也有几面之缘,他的女儿在自己这被欺负,不好替她做主,但再怎么偏袒肯定也不好还要她道歉啊。

    考完试后,冯一平还准备等叶主任呢,按他说的,不是要给校长打电话表扬他吗?怎么现在还不来。

    “快走吧,趁雨还没下,赶紧去车站,也就只剩最后两趟车了。”刘老师催大家。

    “走吧,人家都去找叶主任告状,不找你就算好的,还等什么。”刘老师拍了拍冯一平的肩膀。

    果然,学校的老师,不管自己的学生有错没错,肯定是要偏袒自己人,你说这是好还是不好呢?

    还有,这些学校当官的,原来也是官僚啊,他们说的话,也是信不得的。

    半路大雨就下了起来,快点才回到镇上,昨天的那辆专车等在那,到学校时,已近八点,张秋玲自然是回家,刘老师带着剩下的同学一去教室食堂吃饭。

    饭留的很多,菜也不错,回锅肉,鱼头豆腐汤,旁边池塘采的茭白炒鸡蛋,干煸四季豆,红烧茄子,都很大份,应该是得到了刘老师的提示。

    但是大家回到了学校,在老师面前反倒有些拘谨,不像昨晚那样吓人,刘老师感觉有些好笑,环境真是改变人啊!这时他很放的开,招呼大家,“吃啊,拿出昨天的干劲来,不要客气!”

    大家低头小口吃着饭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有些不好意思,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饭吃到一半,张副校长撑着伞赶了过来,嘘寒问暖的慰问了大家几句,还特意和冯一平说了几句话,大家都明白,这是一个父亲替自己的女儿向他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,非常感谢书友jackiee000的打赏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