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天上月圆,人间月半。

    秋,应该是每年最重要的一个月半吧,今年的秋,刚好是公历9月的最后一天,明天,就是国庆节。

    国庆放长假的福利要到99年才开始有,今天星期四,只能老老实实的蹲在教室里学习。

    这学期一开始,历史、地理、生物虽然课本也有,但已经从课程表上撤了下来。

    课程表上,每周虽然有一节音乐两节体育课,可是音乐一般都被数学课给占了,体育课呢,数学以外的几科轮流占,大概两周能保证让他们上一节吧。

    课程进度,现在冯一平他们已经快学完了整个初二年级的课程,估计期后就要学习年级的,到二年级结束,初整个年的课程就会修完,等到年级的时候,就是系统的复习。

    冯一平现在还算轻松,估计接触到年级的课程之后,会有些压力,主要还是数学,不过比起原来是好的多,毕竟一个十多岁的人的逻辑思维能力比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要好的多。

    今天也是午休最后的一天,第四节课后,王昌宁骑车带着肖志杰,和冯一平一起回到了502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对这个日子其实不太在乎,只是冯一平这个怪胎,今天实在不愿意孤零零的一个人吃饭。

    秋老虎可不含糊,相当之厉害!火辣辣的日头晒着,只一会,就一身的油汗。

    正是正午的时候,路上人车都很少,田里的庄稼和行道树的叶子,也都被大太阳晒的蔫蔫的,只有他们几个,一路洒下充满活力的笑声。

    午很丰盛,昨晚炖好的一只老母鸡,连锅一直镇在水池里,没有变质,现在一热就好。半斤以下的小鲫鱼,有八条,冯一平一锅红烧了,还有个回锅肉,一盘凉拌西红柿还洗了一盆生菜,等鸡肉吃的差不多,在下到鸡汤里烫一下。

    风扇在一旁呼呼的吹着,个人身上搭着一条毛巾,吃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正吃的爽的时候,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冯一平有些奇怪,除了每个星期固定送些菜来的舅舅,他这可没有什么访客。

    疑惑着看门一看,肖建平拎着两大兜东西,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冯一平忙把他让进屋里,“爸,你怎么来了?”肖志杰一手拿着毛巾擦汗,另一手的筷子上正夹着一只鸡腿,惊讶的看着走进来的老爸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来了?这不是你妈说今天是个大日子,叫我给你送吃的,我当时就说,根本就不用去学校,你一准在这,果不其然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给他端来一盆水,“叔,你先擦擦。”

    “对,爸,你到这边吹吹,”肖志杰把电扇定住,对着他爸吹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日子不错啊!难怪小杰放假都不愿意回家。”肖建平望着桌上的菜说。

    还好有四把椅子,肖志杰去拿了碗筷,“爸爸,要不要给你买瓶啤酒?”

    “不是要不要,你该问要买几瓶?”冯一平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对,记得要冰的啊!”

    等肖志杰出去,肖建平问冯一平,“一平,跟我说实话,小杰这学期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他听认真的,叔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还是没什么进步?”肖建平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他数学物理挺好的,就是英语语差了些。”冯一平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现在看肖志杰的记性确实一般,在语言方面也没什么天份。但是冯一平可是清楚,肖志杰后来可是清楚的记得他自己经营的上千种商品价格,并且可以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,现在就是要想办法调动他的积极性。

    “就剩下一年半,那还是有些难啊!”肖建平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王昌宁闻言也是一黯,是的,如果在学校都不能排上年级前十名,那基本就没有希望升入县一。

    冯一平当然也不敢打这个包票,只能说,“叔,还有这一年多的时间,我们一定会督促他用功,如果到时还差些火候,那也没事,再复读一年,上一那绝对手拿把掐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也是,本来就做好了他要复读的打算。”肖建平说。

    这两年,学校的年级每年都有插班生,都是那些家庭条件还可以,也有些想法的父母,让孩子再来搏一把。

    吃完了饭,大家还吃了一个肖建平带来的月饼,这也是冯一平他们每年秋固定的一味。就是那种白色印花油纸包着,外皮酥脆,里面是冰糖粒的老月饼,现在可是要一块一个,也不便宜。

    午把肖建平送走,下午第二节课的时候,冯一平又迎来了一个想不到的人,几年不见的姐姐,到学校看他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29号的这天,冯玉萱就从市里踏上了返乡的路,没有什么行李,荷包里也只有四百多块钱,这还是她近两个月破天荒的省下来的。

    到镇里称了两斤桔子,两斤肉,又买了些月饼,带着这些东西,她坐车到了乡里,然后翻山路回家。

    一路看着这熟悉而陌生的山水,她有些亲切,又有些不耐烦。这么几年过去,外面可是日新月异,差不多一年一个样,家里却还是没怎么变,就像她看的一部电视剧《篱笆女人和狗》的那主题歌里唱的,“山也还是那座山,梁也还是那道梁。”

    她穿着时髦,蓝色的连衣裙,白色的高跟凉鞋,不过这样的穿着打扮,走这样的山路真是不方便。她咬着牙坚持了一阵,看前后没什么人,还是脱下了高跟鞋,提在手里,赤着脚走路。

    山路上可不干净,路面上都是石子,还有玻璃渣,最难防的,就是那些砂石里的各种刺,比如路边板栗树上掉下的板栗球上面的刺,挑柴回家的路上,荆棘上掉下来的刺,不得不又穿上高跟鞋,总之,这一路走来,真不轻松。

    她走几步歇一阵,走几步歇一阵,原来一直最多半小时可以走完的路,今天她走了快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直到下午点多,她终于进了村,路也平了些,好走多了,她松了一口气,就着包里的小镜子整理了一下,挺直了腰板,以一个城里人的姿态,骄傲的回到了阔别几年的老家。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,非常感谢书友张益达大的打赏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