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非常感谢!

    冯振昌这次回来,和以前的待遇不一样,虽然不是衣锦还乡吧,但是非常受欢迎。

    从到梅家塆开始,就不断有人热情的和他打招呼,问他在省城做的生意。他心里可是清楚的很,以前这些人,可是不大看的起他这个山里的女婿,虽然梅家塆也在山里。

    但是我们就是善于找各种优势,大城市的看不起小城市的,小城市的看不起乡镇的,乡镇的看不起乡下的,离乡镇近的乡下又看不起离乡镇更远的乡下。

    梅家湾离镇里近,旁边就是省道,看不起连路都没通,在更深的山里面的冯家冲,也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不一样,几天后王昌宁父母就要跟着去省城。这和其它在厂里、工地上打工的人,带村里的人出去不一样,他们只把家里的年轻人带出去,家里总要留人种地,冯振昌这次,敢把王昌宁父母都带到省城去,让他们连地都不种,一点后路都不留,没把握他敢做这样的事?说他在省城做的生意不长久,不赚钱?怎么可能?

    从梅家湾出来,回到了村里,遇到的人更热情,一个个都爹啊叔的叫着,一个劲的给他敬烟,等他回到家里时,口袋里的烟都凑起来都够两包。

    他能清楚分辨出,今天碰到的人,和以往叫他时绝对不一样,以前大家称呼他,只是出于对他辈分和年龄的尊重,今天不一样,是对他这个人的尊重。

    这也很好理解,现在在外打工的那些孩子,一年要存下来一千块钱,平常就要非常非常节省。冯振昌做的这个事,一年至少能赚四千块,而且还是个可以长久做的事,大家怎么不想做?

    现在的农村,还没有感染上后来城里的浮躁,庄稼人都很踏实,谁都没有存着一夜暴富的心思,这样投入不大,收入不菲,又长久的事,谁都喜欢。

    所以,今天冯振昌到家时,脸色更红,腰板更直,嗓门更大,见到塆里原来日子最好的两户邻居时,底气很足。

    按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的理论,这一路,他得到了充分的尊重,满足了他高层次的需要,所以更自信。而这种自信,又对他的行为又有加成,所以外在表现出来的气场就更强。

    当然,他还是个本分的农民,几十年信奉庸之道,谨小慎微惯了,还不会摆架子,装神气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好心情,在见到冯玉萱的时候,难免受到了影响。

    冯玉萱殷勤的给爸爸打来水,泡好茶,完了还在一旁给他打扇。

    不过,看到把到家里做的人都送走了以后,爸爸那张沉下来的脸,她又感到了熟悉的紧张。

    果然,等人都走了,冯振昌就开始发飙,“一出去就几年不回家,平时连个信都没有,你现在回来干什么?不是翅膀硬了吗,有能耐永远别回来!”

    冯玉萱看到妈妈没跟着一起回来,本来就有些失望,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这次恐怕要落空,可她没想到,几年没见,爸爸见面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吼。

    出去打工年没回家,知道家里困难但还是一分钱没寄回来;几年不见,爸爸也不问一句她过的好不好,一见面就吼;原以为很有把握,却在弟弟那里就碰了个硬钉子;原本想的好好的如意算盘,现在看来**要落空,……。

    愧疚、委屈、失望……,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,她忍不住就哭了起来,冯振昌见女儿哭了,心下有些愧疚,却还是装作一脸愤怒的样子,到大门外吸烟。

    隐约可以听到冯宏兵的妈妈在劝他,“玉萱几年不回家,当然也不对,但她一个姑娘,在外面这些年肯定也不容易,叔你也不要再怪她,回来就好,再说她现在这么大,你这么骂,她怎么受的了?”

    一会她就进来了,对冯玉萱说,“玉萱,你也不要怪你爸,你说你一个女孩子,一出去就年不回家,你爸妈连你在那干什么都不知道,他们怎么不担心?我都要说你,别说你爸骂你几句,就打你一顿都是应该的。挨了几句骂就好,都过去了,不要再哭了。”

    要是冯一平在,就会淡定跟冯玉萱说,这有什么好哭的?爸爸他们这一代的表达方式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在冯一平他们小的时候,冯振昌肯定也会像冯一平刚做父亲的时候一样,有空就抱着他们,时不时用自己的硬胡子去假装扎他们,逗得他们哈哈笑……。

    但当儿女慢慢长大以后,他可是在信奉“棍棒底下出孝子”的时代长大的,可能是传承自爷爷奶奶处的熏陶,也可能是社会分工,让他自觉的扮演起了严父的角色,奉行“严实爱,宽是害”,对儿女少有和颜悦色,除了打你的时候,更不会有肢体接触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会和风细雨、语重心长的跟冯玉萱说,我们也不指望你补贴家里,但你出去几年不回家,杳无音信,知不知道我们多想你,多担心你?

    他更不会告诉冯玉萱,每年过年的时候,想到女儿一个人孤身在外,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还和梅秋萍一起担心的睡不着,避开冯一平,长吁短叹的,一家人不团圆,感觉这个年过的不快活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父母虽然都说,不会偏爱一个孩子,然而在实际当,那些懂事听话的孩子当然会得到更多的关爱。

    但是,那句话也是真的,“手心手背都是肉”,听话不听话,懂事不懂事,省心不省心,都是自己的孩子,父母怎么会不爱?

    在看到和冯玉萱一起出去打工的别人家的女儿,年年回家,月月给家里寄钱,原来一直窘迫的冯振昌,有时也会埋怨女儿不懂事,可是在今天看到女儿的那一刻,这些埋怨就烟消云散,可他就是不善于表达。

    也许,“打是亲,骂是爱”,“爱之深,责之切”,更适合用在爸妈对冯一平和姐姐身上。

    这就是冯振昌特有的表达方式,这就是冯振昌的爱。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,非常感谢书友比杨幂还风骚的打赏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