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冯宏兵妈妈两边一劝,双方情绪都缓和了些。

    冯玉萱知道,不管怎么说,自己做的都不占理,她哭起来其实有些先声夺人的意思,现在有个有个台阶,当然顺势就下。眼睛红红的,和冯宏兵妈妈说着这些年她在市里的经历,杂杂八的找理由解释为什么一直不回家。

    冯振昌的气却还没有消,抽完了一支烟,进屋拿了草帽和一把镰刀就走,冯宏兵妈妈在后面喊,“叔,早些回来,晚上去新华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和梅秋萍一样,冯振昌也是上山看自家的田地和经济林,虽然这两年不种地,可他还是个农民,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当然要多看几眼。

    晚上从新华家吃饭回来,已经快九点,冯玉萱看爸爸心情不错,就把自己的想法提了提,冯振昌想都没想,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女儿的要求,“不要再想其它的那些有的没的,过几天就和我一起去省城,我们都安排好了,等店开起来,我和你妈两个人肯定不够,你刚好去帮忙。”

    冯玉萱也算是明白了,即使妈妈这次跟着爸爸回来也一样,她原来的那些想法,看来是没办法实现。

    死心之后,她检讨了一下,确实,自己在外年,回来的时候口袋里只有四百多快,现在一张口就要家里拿万把块出来,好像是有些……过份?

    在没办法的情况下,她想通了,觉得去省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,省里肯定比市里还繁华吧。

    今年的板栗收成比不上去年,晒了后,只挑出来百多斤合适的,冯振昌用现钱在村里收了一千多斤,让女儿招呼着晾晒,他去学校看冯一平。

    冯一平这几天也很忙,白天不说,晚上都要忙到近零点。开第一家面馆这事,他看的很重,因为这是他设想的连锁店的第一家,他想把这家店开成一个样板。

    原以为很简单,但深入进去以后,发现要开好这第一家,还真不容易,越深入问题越多。他从来没有接触过餐饮这一行,所以现在看待很多问题都是从顾客的视角出发,不过他觉得这样也不错,这些设计,本来就应该以顾客为出发点。

    当冯振昌到了儿子住的地方,刚说了几句,就看到冯一平拿出一大叠纸出来,他还以为儿子要复习功课,谁知道冯一平说是给他的,说是问了好多老师,查了好多书,总结出来的关于开面馆的一些章程。

    他翻开一页一看,第一页是手绘的,是设计的商标,然后是门头和店里的装修效果图,后面一页页的,都是参杂着图画和一些简单表格的字说明,他很疑惑的看着冯一平,我们这是要开一家面馆吗?

    冯一平还有些遗憾的说,“我暂时就想到这么多,还是先把店开起来,然后再慢慢完善吧!”

    还暂时就这么多?那我要是开家餐馆,你要拿多少出来?

    冯振昌把这些东西在桌上重重的一拍,本来想说他几句,后来想儿子做出这么多东西来,虽然是小题大做了些,还真是用了心,就尽量用平和的语气对冯一平说,“就这些事情,我和你妈都比你懂,这些天我们也抽空看过不少面馆,开成什么样的我们心里有数,你不用操心,用心读书就好。”

    正在喝水的冯一平愕然,他没想到爸爸竟然是这个态度!满腔的心血和热忱却得不到认可,他很郁闷。

    可看着爸爸认真的样子,他知道还真不容易劝他听进去,想了想,他问道,“那我想问问,租店面的合同,你和妈妈是怎么想的,租几年,租金怎么付,违约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见儿子好像是考自己一样,冯振昌有些不耐烦,说,“这些事情,我们知道怎么做,你不用操心,蔡老板也说了,租金当然是一年一付,租约尽量签长一些,我们想先签个年,他那个厂子现在就是这样租的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有些气苦,“爸,我们不能和老蔡比,他和街道办关系好,每年都花钱维持打点。我们呢,在省城无根无底的,我打个比方,店开起来生意很好,第二年房东就想租给别人也做这个生意,我们怎么办?或者房东看到生意好,第二年大幅提高租金怎么办?又或者房东把这个店买了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冯振昌有些呆滞,这么些可能,他还真没细想。

    “还有,关于收钱,你和妈妈准备怎么做?”冯一平又问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准备的,和其它面馆一样,吃完了出门的时候结账呗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是午早上生意特别好的时候,你们忙不过来,没留意到,会不会有人不结账就走人?这个且不说,第一家店里的都是我们自家人,谁收钱都没关系,开第二家店的时候,让谁去收钱?让外人这样收钱你放心?他要是把钱收了就揣进自己荷包里怎么办?”

    和梅秋萍一样,只要牵涉到钱的事,冯振昌都很认真,看到爸爸终于听进去了些,冯一平拍了拍那些纸,“有时间你和妈还是看看吧,好不好?暑假的时候,在省城我看了不少书,也问了大学里的不少人,他们说的总有些道理吧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知道爸爸还是不太信服自己这个小孩子,只好又搬出其它人来。

    “好吧,”冯振昌勉强同意,但冯一平相信,只要爸妈看进去了,就一定能接受他提出的好多观点,毕竟现在这个时候,搞企业形象设计的压根就没几家,他提出的这些在现在还算新潮的观点,是能吸引人的。

    寒露这天早上,冯家冲异常热闹,冯振昌和冯玉萱走在头里,后面跟着冯明志夫妇,东明夫妇,还有冯卫东弟弟,冯新华夫妇,一共家人,帮着挑东西的,还有五六个壮劳力,一行十几人,都挑着担子,浩浩荡荡的往公路边赶。

    不少还端着碗吃早饭的乡亲都赶到塆前围观,大家都很热切。连冯一平家在内,这就是有四家人去了省城,要是他们做的好,明年能有更多的人家出去。

    加上王昌宁家,新去四家人,这一次带的东西太多,冯振昌找了一辆货车,把这些东西直接送到省城,东明和冯玉萱随车走。

    冯一平找班主任软磨硬泡,终于请到了两节课的假,和王昌宁一起,赶到梅家湾,送大家去省城。

    看到冯一平,冯玉萱还是有些生气,气弟弟不支持他,气这几天在家里,她总是被冯振昌训,又看到这一路同行的人,都喜欢弟弟,更是有些不爽,干脆懒得跟他说话。

    冯振昌还好,男人嘛,即使舍不得,也不会表露出来,再说这两年他也习惯了,儿子没有不让他放心的地方。

    就是王昌宁的妈妈,和当初的梅秋萍一样,很舍不得儿子,拉着王昌宁的手,嘱咐来嘱咐去的,等她上车的时候,母子两个眼睛都红红的。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,非常感谢书友光明v圣v骑士、赏花品玉的打赏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