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一章委托

    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列车在划开晨雾,驰骋在南国大地上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,车窗外以黄色为主,虽然是个收获的颜色,但多少带有些萧瑟之感,随着列车越往南边走,绿意愈来愈满,气温也逐渐升高。

    在列车上睡了两个晚上,第天早上六点多,终于抵达了终点站。

    冯一平跟着人流,通过地下通道来到出站口,两个门,后面是排着的长长的队,门口是车站的工作人员在一个个的检查出站旅客的车票。

    队伍旁边的空处,一些男女警察在两边巡视,其有些手还拿着木条,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。

    人流慢慢的蠕动着,不少人还打着哈欠,冯一平就很不明白,每一个人上火车前至少要经过关,上车后乘务员还会查票,现在到了站,还有必要费时费力的来这么一出吗?

    就像后来一些大卖场,在出口处还安排一个人,假模假式的再检查一次,还要在你的购物清单上盖个章,纯属多余嘛!

    吐槽归吐槽,现在他也不得不屈从,这让他越发怀念头天晚上那哥们来,遗憾的是,那天早上他起来后,那哥们已经下车,终究缘悭一面。

    终于出了站,虽然还是清晨,广场上人还真不少,特别是在这出口处,零零散散的站了好些人,见人就问“去哪,要坐车吗?”“住店吗?”“要找工作吗?”

    对所有凑上来的人,冯一平还是一概不理,按着包快走,这个车站,可是全国火车站之集大成者,把你卖了你还帮他数钱这样的事,还真的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冯一平都走出广场了,还有个穿着黄色夹克的男人喋喋不休的紧追不舍,大爷的,这是吃定我了是吗?好歹这是我的第二故乡好不好!

    冯一平停下来,冷冷的看着他,“你作乜啊?要同我返屋企呀?”

    那个男人一愣,原以为是个雏来的,谁料想是个本地人,他悻悻的停住脚,狠狠的瞪着冯一平,看冯一平毫不犹豫的瞪回来,他这才转身往回走,嘴里还嘀咕了几句,估计不是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时辰还早,整个城市还没有完全醒过来,火车站附近,昏黄的路灯都还亮着。

    从这看过去,俗称“6层”的国际大厦隐约可见,这座大楼现在可正风光着,它不但是羊城第一高楼,还是我大天朝第一高楼!除了酒店和写字楼,不少国家的领事馆也设在里面,那也是冯一平今天的目的地。

    他很怀念这里的早茶,不过现在的羊城他可不熟,在火车上颠簸了十多个小时,也没正经吃过饭,此时早已饥肠辘辘,他就在路边找了家面馆,吃了一碗竹升面,这还没饱,又换了一家,吃了碗肠粉,总算有个半饱。

    他又特意留意了一下这两家小馆子的布局,希望能有学习和借鉴的地方,结果,还真是乏善可陈!

    早上刚上班不久,在国际大厦写字楼办公的大成律师事务所,迎来了一个特殊的访客,一个背着包的学生。

    前台正对着小镜子检查妆容的靓丽的女孩子,虽然有些讶异,但还是客气的接待了冯一平,听说是咨询版权方面的问题,先把他带到一旁的一间小会客室,不过,没有奉上茶水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个穿着蓝西装,带着金边眼镜,拿着件夹的年轻人走了进来,到冯一平对面坐下,稍有些不耐烦的问,“要问什么?”

    当然不耐烦,他把这当成了免费的咨询。冯一平也不着恼,他这个年纪,能有个人接待就不错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些音乐作品,想委托贵所代为转让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很郑重,年轻律师听了不相信,追问了一句,“什么?”

    冯一平复述了一边,律师知道自己没听错,当场就想起身就走,你个小孩子,大清早的玩我呢吧!“对不起,我们律所没有这项业务!”

    这事要是换做冯一平,他也同样会觉得没谱,不过现在他要打动他,“您既然过来了,就再耽误您几分钟的时间好吧,我有原创的十首歌,如果做成一张专辑,至少能达到双白金的销量,我的底价是千美金一首,分成另谈。”他更强调了一下,“所有的收益,你们都可以提一成的代理费。”

    那律师这时有了点兴趣,觉得嗨蛮有意思的,听一个小孩子这么自信的,一本正经的说这样的梦话,可不容易碰到。

    冯一平看到了他眼的戏谑之情,不过该说的话还得说完,“港台的唱片公司我也都知道,不过没有联系,这些对你们来说很简单,也就是几个电话的事情。这是我其的一首歌的简谱,您可以看看,顺道征求一下您领导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从包里拿出一张纸递过去,正是刘天王后来一首经典代表作。

    那律师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接了过去,看了眼,笑了下,“也罢,我去帮你试试,说不定我今天还真碰上了个天才呢?”

    冯一平起身跟他说,“非常感谢!天才不好说,不过在某些方面,我是有些天赋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的也不客气,眼下也不是客气的时候,你一谦虚,别人还真以为你是闹着万多。

    那人笑着摇头,不过还是拿着那张歌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冯一平静静的坐着,一点都不忐忑,心里有底的很,他知道,一会只要是有一个识谱的人,就会明白这首歌的价值。

    至于他为什么找律师事务所,很简单,一个律师事务所,特别是现在开在国际大厦的律所,那就代表着一张很有能力的关系网,肯定辐射到政商两界。

    他可不认为他这样一个小孩子,即使有好作品,在面对港台的唱片公司时,能有什么议价能力。

    台湾的飞碟滚石还好,香港的宝丽金和华纳,一家是英国的,一家是美国的,都是大型的跨国公司。

    在现在这个时候,还是不要高看这些到港台开分部的跨国公司的职业操守,冯一平现在就像是一颗野草,他们随便伸出一截小指头,说碾也就碾了。

    况且,如果牵涉到销售分成这样的事,你一个乡下孩子,还是不要天真的指望他们会如实的,把你应得的一分不少的交给你,即便他公司有操守,但不能保证经手的工作人员也一定操守好。

    至于说一般的律所没有这项业务,那也问题不大,现在还少有专门的知识产权代理公司,律所的业务,和这方面还是有些挂钩的。再说了,在这个一切向前看的前沿,只要有钱可赚,其它的都不是事。

    律师出去不久,冯一平就听到前台那里有惊呼声传来,不一会,那个接待她的女孩子,踢踢踏踏的跑过来,手上还端着一杯水,满脸泛红,两眼发光的看着冯一平,“那首歌真是你写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不是我写的我还会找到律师事务所来?”冯一平接过水喝了一口,说他一点不紧张,那也是扯淡。

    “哇哦,”那个女孩子双手握拳放在胸前,也不回前台,贴着坐到冯一平旁边,看着他的时候,眼睛里满是小星星。

    呵呵,看着这一幕,冯一平也是有点醉了!

    今天有事,上传的迟了些,向大家致歉!

    同时,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,非常感谢书友独立桥头撒撒尿的打赏!

    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