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二章舌战律师

    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就这么一会,办公室那边的喧嚣声越来越响。

    大成律所里的年轻女性员不少,都是和这个前台妹纸一样,喜欢听着别人的情歌流眼泪,听有识谱的人大概哼了几句,周围马上就围上了几个。

    然后,天性喜欢八卦的女员不顾上班纪律,围过来的越来越多,明白了什么事后,都对间的喊,“给我看看,”那个接待冯一平的眼镜律师,早就被挤到了圈外。

    外面的这一通闹,惊动了律所合伙人唯一的一位女律师杜菊梅,她拉开办公室门叫了一声,“闹什么?”

    杜律师姓杜,可职员们私下都说她应该姓冷,这才符合她的个性,更和她的名字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她只这么一声,外面围着的那些女职员顿时作鸟兽散,最后一个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把那张歌谱还给眼镜律师。

    “小赵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赵律师把他接待冯一平的事说了一遍,杜律师接过歌谱就扫了一眼,她可不像那些年轻女职员一样喜欢这些,十几岁的孩子?真是乱弹琴。

    “人在哪,带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进了接待室,前台妹子正被冯一平逗的哈哈笑,没办法,美女当前,男人都会想办法哄她开心,冯一平这个二十一世纪的老油条回到现在做这些,太小儿科,太没挑战,轻轻松松的就把这个妹纸逗的娇笑连连。

    杜律师清了清嗓子,在冯一平的对面坐下,前台美女马上有些惊慌的站起来,招呼了一声“杜主任,”就像受惊的小鹿一样从接待室窜了出去,不过回头的时候,还小心的对着冯一平来了个回眸一笑。

    我去,冯一平的少年之心,不争气的骚动了几下,我说美女,你不知道这样杀伤力很大的吗?

    赵律师介绍,“这是我们律所副主任杜律师。”他是怕冯一平不知道什么是合伙人。

    “杜主任好!”冯一平站起来准备握个手。

    谁知道那杜律师理也不理,这会却低头看歌谱,等冯一平坐下来才问,“你叫什么、年龄、籍贯?”

    见她这么冷傲,冯一平也懒得回答,从包里拿出户口本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杜律师一看,“刚满十岁,”

    她左右望了望,“就你一个人来?”

    “是的,”冯一平说,“放心吧,我现在虽然是限制行为能力人,签的合同效力也待定,但是我的父母一定不会追究,所以我签合同没问题,这点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哟,还懂的挺多,杜律师认真的看了冯一平一眼。

    冯一平也一直在打量她,最多十来岁吧,轻熟女,长的还可以,妆化的也很精致,身材不错,腿很长,长的头发在脑后看似随意的扎了一下,丝质蓝色衬衫,白色小西装,可惜下面穿的是西裤,要是穿包臀半身裙,那个诱惑绝对五颗星!

    “在哪上学?”

    “梁家河学。”

    “学?”杜律师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,九年制义务教育全日制初级学。”冯一平知道她怀疑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音乐是跟谁学的?”

    “我们学校的音乐老师。”

    一个乡下初的小音乐老师,想来也不是什么有才华的。杜律师是女性,女性本来天性就比曹操还多疑,她的职业又强化了她的这一天性。

    “我们大成是一家在业界很有影响力的事务所,本着对你负责,也对我们律所负责的态度,我想请问,你现在这个年纪,怎么能写出这样的情歌来?”

    “我们那有句老话,没吃过猪肉,也见过猪跑,我当然连恋爱都没谈过,但是从现实,电视上,还有书里,这样的事见过不少,完全能体会当的情感,再加上个人的一些天赋特长吧,写出这样的歌也没什么好奇怪的。”

    对方不客气,冯一平顶着小孩子的身份,自然也不用客气。

    被一个小孩子这样针锋相对,杜律师当然不太高兴,哼,完全是避实就虚!

    “签于你的年龄和存在的一些问题,对不起,你的这项委托我们不能接受。”杜律师把歌谱推给他。

    冯一平还没表态,旁边的小赵律师有些急。

    他刚才可是看到了那些女同事对这首歌的喜欢,冯一平开始的“狂言”他已经有几分信服。这项委托要是成了,他至少也能分润一些功劳。

    律所目前并没有知识产权部,说不定会就此成立一个呢?他不是就能名正言顺的在里面占个位置!这对于刚进入律所不久的他来说,是个难得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而且,他是民事部的,不属商事部的杜律师负责,直接上司是另一位合伙人张律师,所以不等冯一平表态,他就先表态,“杜主任,我去问问我们张主任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,一个四十来岁的年人被小赵律师请了进来,杜律师朝他点了下头,不知道怎么回事,却并不离开。

    小赵介绍了下,年人笑眯眯的跟冯一平说,“小同学,你父母怎么没跟着一起来?”

    这才问到点子上了嘛!

    冯一平把户口簿递给张主任,“我清楚我这些歌曲的价值,有时候,过多的钱,容易来的钱,对我在农村的父母来说,其实是一项负担,我不想让他们担心,更不像让他们从此就决定我将来的走向,因为我对自己的将来有明确的规划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从年纪小小的冯一平嘴里说出来,张主任很惊讶。

    作为身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律师,他可是见过不少穷人乍富,或者是普通人一夜暴富后的故事,冯一平的担忧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小同学说的不错。”张主任先夸了一句,“除了音乐,你还有其它方面的特长吗?”

    “特长算不上吧,从去年开始,陆陆续续的在国内的杂志上发表了一些小说。”冯一平早有准备,把那些汇款单的复印件拿出来,还有两本杂志社寄给他的样书。

    张主任一张一张的看过,此时他已经有**分相信,其实汇款单这些都可以作假,什么都比不了面对面的交流更能认识了解一个人。

    冯一平一个刚满十岁的孩子,在他们个成年人的环视下,针对他们的质问,总是不紧不慢,不慌不忙,不卑不亢,上过法庭多次的老律师自然判断的出来他说的真假。

    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国家,有些天才有什么好稀奇的,没有才稀奇呢,只不过是一般人没碰上而已。

    “那好,一平同学,我代表律所,接受你的委托。”他转头问杜律师,“杜主任有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你都接受了,我还有什么意见?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,她就是对这个有些桀骜的小孩子有些看不顺眼。这也和女人的天性有关,她们的眼睛,就始终盯在别人身上,从来不看自己的问题。她也不想想,她一上来,就对冯一平咄咄逼人的,冯一平已经很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还有一个问题,如果你父母到时不承认这项委托的效力,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杜律师有些后悔,这是怎么回事,又问了个蠢问题。这个问题张主任为什么不问?因为根本就不必问。

    果然,冯一平笑了,“呵呵,这是我的问题,在我成年以前,我父母不会知道这件事,即便知道了,他们高兴还来不及,会有什么意见。再说,即便他们不同意,难道你们这些大律师还怕吗?”

    张主任和小赵律师都笑了,没有哪个律师事务所是怕官司的,他们是怕官司不够多!

    就像杜律师一直担心的版权问题一样,有什么好怕的,真有问题那正好,他们又多一件案子。

    再说这件事也真简单,都不费什么成本,无非也就真是几个电话,几个传真的事,简谱传过去,那些专业的音乐人自然会上门来谈。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,非常感谢书友比杨幂还风骚的打赏!

    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