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在格子间的一众女性职员“是他吗?”“就是他?”的耳语,张主任把冯一平送到门口,小赵律师更陪着冯一平出来,为什么?因为没有成人陪同,冯一平连酒店都住不了。

    冯一平一走,张主任就着手联系,他从十首歌里挑了两首出来,打了几个电话,然后给港台的几家大的唱片公司都发了传真,接下来很简单,只要等着就可以。

    故地提前游,冯一平兴致还是蛮高的,他趴在酒店窗户向外望去,现在高楼比较集的也就在环市路这一带了。

    就他目光所及的范围内,就有近十部塔吊在施工,他很没有志气的想,要是现在在这些新建的楼里,或者下面那些绿树掩映的老旧小区里买上几套房子,十几二十年后生出来的儿子,那就是个妥妥的富二代啊!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他就赶到了西关,这里离他以后工作和奋斗的地方不远,也是羊城最富有地方特色的地方,眼前这些看起来陈旧的青灰色大屋,以后留下来的可不多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悠闲在这片古老大屋游荡,热切看着眼前的这一切,出去旅游时,一向不喜欢拍照的冯一平觉得,还真有买个照相机的必要。

    本来下午还想去大看看,不过一回酒店,就被小赵律师堵在了房间里,宝丽金的人上午就到了律所,华纳的也就前后脚的工夫跟着赶到,现在双方的人正等着他呢。

    虽然是唱片公司,不过双方派来的人都是一身职业装的专业人士,还好!冯一平还真怕有公司派来一个扎着小辫子,穿着夸张的爷们来接洽。

    冯一平一进会议室的门,两旁的西装男齐刷刷的瞅过来,被这么一大群爷们目光灼灼的盯着,说实话,还真不是一次很好的经历。

    张主任给冯一平介绍左边的,“这位是宝丽金的关先生。”

    关先生和张副主任年龄相仿,留着平头,鼻子不小,一看就是个精力旺盛的人。

    张主任应该已经介绍过,所以在看到冯一平真人后,虽然免不了有些惊讶,但还是很郑重的把名片递给冯一平。

    华纳方面的代表是个年轻人,很有感染力,关先生年纪大些,有些话不好说,华纳的郑经理可没有那么多计较,握手的时候那个热情啊,那一通夸啊,脸皮厚的冯一平都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寒暄已毕,冯一平坐下来,对着张主任耳语,“不再等等吗?不是还有其它公司?”

    说是耳语,但他现在变声期的那个破嗓门,声音就小不下来——他当然也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果然,两家代表马上说,他们就是整个华语音乐最顶级的唱片公司,其它的见不见,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这些话倒也不是太夸大,特别是此时的宝丽金,看看它旗下的歌手你就知道它的实力,前年刚获得“四大天王”称号的四个人,只有郭天王不在它麾下,张国荣、左麟右李、王菲、陈慧娴等,此时都是它的签约艺人,这些人,哪一个不是响当当的人物?

    冯一平倾向的也是宝丽金,无它,他这次的十首歌,大多数都是后来宝丽金出品的。

    有大成这样有实力的律所牵头就是好,张主任按着冯一平提出来的意见逐条跟两家商量,其实就有些竞价的意思。

    第一点,每首歌作价到五千美金,两家就提出这个价格太高,不能接受,而且希望以人民币计价。

    张主任也是有准备的,他笑眯眯的指出,宝丽金和华纳,去年都曾为旗下主力歌手远赴欧洲拍v,一首主打歌预算至少得在百万以上,相比之下,如此优秀的作品,这区区的几千美金,如何算的上多。

    确实,至少在华语乐坛,现在正是黄金时期,在这段日子里,成绩好的歌手,仅靠专辑销售分成就能过得很好。

    比如刘天王,去年推出的《谢谢你的爱》,全年总销量达168万张!二十年后,香港音乐协会把白金唱片的标准降到每张15000张,但还是少有人能得到这个荣誉,一对比,真是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在高回报的刺激下,唱片公司当然舍得大投入,主打歌投入上百万,小意思。

    听了张主任这话,两家也不好意思在这个环节上纠缠,两家公司自动竞价,最后抬到了冯一平说的五千美金。

    至于结算货币,冯一平坚持美金,你们那么大两家公司,都这么在乎这点差价,我一个农村孩子,也就刚脱贫,自然更要坚持。

    不过,每张专辑的提成,双方一度相持不下,张主任狮子大开口,提出至少百分之十,双方一个点一个点的争,两位代表身边的另一位,应当是相当于精算师的角色,不时在纸上写一个数字交给关郑两位。

    这十首歌曲制作的专辑,预估在亚洲的年销量至少在百万以上,此时的每一个点,都不是小数目。

    双方在紧张谈价的同时,关先生再也不顾他和冯一平年龄的差距,各种溢美之词滔滔不绝,郑经理更是如此,他们还不忘对冯一平做种种许诺,比如帮他申请到香港读书,跟他签长期的合约等等,冯一平一律都说,“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到香港读书,现在还没这个必要,至于长期合约,当冯一平傻啊,签约后,虽然有工资拿,但他的收入公司可是要提成的,而且额度还不低,以他的本事,现在着急工作吗?

    不过别说,冯一平这个后来也不是个小老板的家伙,向来是他求人的时候多,现在被大型跨国公司的人,各种条件央求着,那感觉,真真是极好的!

    不能说这两家国际性的大公司这样做有**份,实在是在这一行,歌手好找,好歌难寻。

    就比如后来的各种选秀节目里,歌唱的好的层出不穷,甚至不少在田间地头的人都有一把好嗓子,可是,能写出经典歌曲的词曲作家又有几个?

    有冯一平的这十首歌打底,两家公司完全可以用极低的成本,把一个不出名的小歌手打造成一流明星,投入产出比极高。

    就这样你来我往的争来争去,一个多小时过去,还是没有达成共识。

    这时小赵律师又进来了,对张主任说,“台湾的滚石和飞碟的代表到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就是催化剂,两家公司商量了十五分钟后,各自给出了自己的最终条件。

    宝丽金的条件是,有两首歌的价格提高到一万美金,首歌提高到八千美金,其它的五首,还是五千美金,版权使用费为百分之五。

    华纳的条件是,每首歌还是五千美金,版权使用费为百分之六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是不含税的,而且都是以美金结算。

    张主任倾向于华纳的条件,百分之一就相差很多,但冯一平最后还是选择了宝丽金,怎么说也是它家的作品多,差别也不大,就它家吧。

    关键是,宝丽金旗下歌手多,号召力大,可以保证销量。

    华纳的郑经理有些失望,不过还是很热情的和冯一平话别,并希望下一次有合作机会,他可不相信这样的人只有今年会有作品。

    最后,大成律所和宝丽金签订了正式的合同,里面还明确了为创作者保密及计算基数和其它相关事项。

    署名权冯一平也没放弃,他坚持用“深海”这个名字,没办法,他就是喜欢玩潜伏!

    迟来的台湾的两家唱片公司的代表,眼睁睁的在会议室外,看着他们在里面握手成交,很是懊恼。郑经理也没走,和飞碟的代表在一起,因为华纳此时已经收购了飞碟的部分股份。

    见到冯一平出来,滚石和飞碟的人马上过来递名片套交情,希望能在一起吃个饭聊聊天。

    冯一平现在是属于律所的资源,对律所来说,和这些公司搞好关系总没坏处,于是,当天晚上,律所做东,招待远来的几家公司的代表,大家在泮溪酒家小小奢侈了一把。

    席间对冯一平,大家自然又是各种好评,虽然没喝酒,冯一平感觉自己也快醉了!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宝丽金公司签字盖章的合同也送到了大成律所,一共六万九千美金也随之到帐。

    跟着合同一起送到的,还有一部徕卡6相机。

    要说这些方面,已经高度商业化的香港公司,做的还是很到位。冯一平昨晚不过是在吃饭的时候,说了一句,现在羊城好多地方的美景都可以入画,但是市面上买不到什么好的相机,关先生就记在了心上。

    也是,相比那百分之一,这千把美金的相机也算不上什么。

    冯一平现在的年龄,开户很麻烦,不过这些在大成律所面前,那都不是事,张主任亲自陪着他到银用户口簿开了户。

    这次收入一共六万九千美金,律所费用六千九百,冯一平只留了五万五千,其余的托张主任换成了人民币,也有五万块,一起存了进去。

    就按银行的牌价算,冯一平的账面资产,现在也妥妥的接近四十万,他终于成了几十万元户!

    而且,到明年,人民币又会贬值,他的这些美元,至少还要升值百分之二十!

    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