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,看了看存折上的数字,虽说心里总有点别扭吧,但是那些数字又确实带给他很大的安慰。好吧,做都做了,还是不要太纠结吧。

    冯一平感到欣慰的还有,他一直认为,即便是这样的“创作”,也要坚持底线。

    乐坛上,特别是我们国内,一歌成名,成名后一直就这一首歌的明星还委实不少。

    还有几个,成名快,消逝的也快。就是他们虽然看上去作品很多,但你只要听他成名时的两首代表作就好,后来推出的作品,听来听去,其实都是那个味。

    就好像后来有某车企,其实就一个车型,稍微整下容,或者做个拉皮,或者增高一下,或者换个马甲,就当一款款新品推出。

    冯一平的底线是,这些人的作品,他坚决不碰!不然,我们国内后来会少很多德艺双馨的青年艺术家,整个华语音乐圈也会少几个“民歌王子”“情歌王子”之类的,也会少一些草根逆袭的励志故事,比如一个工地的包工头,经过努力,最后竟然成长为一个知名巨星。

    港台的好多歌手不一样,他们的经典作品太多,就这样小小的切一点边角下来,一点影响都没有的,况且,他们后来从内地捞了那么多,就当他们提前反哺一下吧!

    对他这样稍微有些道德洁癖,而且又有些自傲的人来说,做了这样的事,心里建设是很重要的,冯一平可不想心里一直留个疙瘩。

    虽然事情办的顺利,回程却比来的时候还要匆忙,请的是六天假,现在已经到了第五天,无论如何明天是赶不到学校。所以当天晚上冯一平就上车,到了他请假的第天早上才到省城,他顾不得十个小时的卧铺坐下来腰酸背痛的,逛了两个礼品店,然后就匆忙的上了回县城的车,连父母都没去看。

    去见爸妈,该怎么跟他们解释?瞒着他们坐了近两天一夜的火车去了趟南方?冯一平要是敢这么说,那真的是不想好好过日子了,估计最疼他的妈妈都会果断采取措施,所以,还是先瞒着吧。

    他拎着大包小包的终于回到乡里时,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多,王昌宁不在家,这个时候还在学校上自习呢。

    王昌宁回来后,看到冯一平已经到家,也不问他顺利不顺利,“你总算回来了,王老师昨天找我问了两次,今天早自习的时候就找我,刚才回来时她还跟我说,要是你明天还不到学校去,就要我带他去找你外公。”

    “唉,”冯一平也是挠头,碰上一个这么认真负责的班主任,有时候,也挺麻烦的,“事情办的顺利了些,一次性搞定了,所以多呆了一天。”

    他笼统的向王昌宁解释了一下,王昌宁想刨根问底,被冯一平一盒鸡仔饼堵住了嘴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在住校的同学沿公路跑早操的时候,他买两个骑车赶到了学校。

    一进学校那个象征性的大门,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,一下就找到了归属感,觉得心安了许多,有底了许多,就像大力水手吃到了菠菜,巨人安泰踩到了大地上。

    教室里还是和从前一样,和一年级相比,就是大家课桌前竖着放着的书越来越多,等到了年级,每个人的桌前都会垒起一道长城。

    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抽出一本书,深吸了一口气,感觉只有两个字,“安逸!”

    不过等到大家出操回来,他只来得及和大家打了个招呼,跟肖志杰就说了几句话,就在早自习铃响后,背着包,自觉的到班主任家请罪——这一趟,肯定不安逸。

    早上的这个时候,每一间宿舍里都是忙碌的,有孩子的老师家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朱老师低着头打开门,见是冯一平,笑着说,“哟,原来是大忙人回来啦!”

    对上朱老师,冯一平是一点压力也没有,他从包里抽出一个长条盒子,朱老师知道他家现在的情况比以前好多了,也不客气,“真懂事,还记得带礼物。”

    打开一看,原来是支笛子,做工精致,看上去不是大路货。他有些惋惜的试了个音,“唉,是真喜欢,不过收不收,我说了可不算。”说着对着里屋,朝冯一平挤了下眼睛。

    王玉敏是早听到了这边的动静,她也正准备去教室看看,听到冯一平来了,又拿起桌子上的批改过的作业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燕子这个时候还坐在床上,虽然穿戴好了,但还是一副睡意朦胧的样子,冯一平从包里抽出一个具盒大小的玩具琴来,对着她摇了摇,在上面按了一下,小燕子擦了擦眼睛,马上跑过来跑着他的腿,“给我给我,”

    还有呢,冯一平又拿出一个漂亮的魔方来,小燕子一手一个,跳着说,“一平哥哥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王玉敏的脸色这时已经黑的和锅底有一拼,冯一平再也不敢怠慢,把给王玉敏的礼物掏出来,一个创意笔筒,王玉敏理都不理,他只好讪讪的放到桌子上,再掏出一根笔状的伸缩教鞭,把它拉到最长,捧在手里,低着头递给王玉敏,“对不起王老师,我有事又多耽搁了一天,您处罚我吧!”

    看着他一本正经的任打任罚的样子,一旁的朱老师已经忍不住笑,得了好处的小燕子也帮腔,“妈妈,一平哥哥那么好,你不要打他嘛!”

    王玉敏其实也一样,看到冯一平这个样子,也有些忍俊不俊,她是有些恼火,但看到冯一平站到面前的那一刻,火气已经消了很多。

    老实说,对上这么个思想成熟的学生,好多时候她都有些束手无策的感觉。平时都不用她操心,但一旦有事,肯定是麻烦事,关键是有事之后吧,想训他几句,还真得动脑筋好好想想。

    她接过教鞭,在冯一平头上一点,“你啊你,本来一共六天时间,什么事都能处理好,啊,你居然又旷课一天,你知道吗?不少任课老师都反应到校领导那去了,你究竟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冯一平只好又当一把编剧,“也没其它的事,为了省钱,店里的装修,都是我小舅和我们一家人自己做,我爸有点迷信,看了个日子,说是今天最好,所以我们只有连夜赶工,我看他们忙不过来,就多留了一天,帮着他们打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我怎么说你好?你家开店是重要,你学习就不重要?你不明白你爸妈还不明白?”

    冯一平忙道,“不怪我爸妈,他们也催我回来,是我跟他们说,您准了假的。王老师您放心,缺的课,我这两天一定会补上,肯定不会影响到学习进度。”

    朱老师和小燕子在玩魔方,这时帮腔,“好了,你说的一平都清楚,他也不是在外面玩,也是帮家里做事,这几天说不定比在学校里还辛苦,说几句就算了吧!”

    王玉敏之前的那些恼怒,其实也有夸张的部分,是因为看这个学生,才要求更严格。

    所以她现在无奈的挥了挥手,“去吧去吧,你先回去上课吧,落下的赶紧补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王老师。”

    搞定!

    经验之谈,当大人不好糊弄的时候,先哄他们的小孩子,这是很经典的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另外,有时候,面对别人的怒火时,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,并不是最佳方式,看你这副样子,打你骂你的人说不定更生气。但是,在他准备骂你的时候,你拉开架子让他打你,多半他连骂都不骂了。

    嘿嘿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