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农历十月的下旬,已经是初冬时节,太阳渐少,寒风却日渐凛冽,在这样的日子里,散发着香甜热气的糖炒栗子,迎来了一年最畅销的季节。

    冯振昌和梅秋萍这些天,却没有将太多的精力放在这边,因为就在前几天,维修店租约到期,小楼已经搬空,终于轮到他们进场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前几天,梅建给他们汇来了万五千块钱,不但钱不缺,还有了富余。

    当时他们就想到这应该是儿子又搞了什么鬼,一问,果然是儿子又卖了些东西,这次居然有五万块!

    不用梅建叮嘱,他们自己就知道保密,连女儿也没告诉,要是冯玉萱知道了,一准又要吵着闹着要钱去市里开什么小卖部。

    他们辛辛苦苦到一年多,省吃俭用,总共不过收入一万多块钱,儿子这一次,就顶他们几年的,这究竟是好事还不是好事,让他们挺费思量的。

    梅秋萍感叹,这一到省城来,儿子不但人离他们远了,心也离他们远了,什么事都不和他们商量。

    冯振昌心里也是感触良多,有些紊乱,这个钱,究竟是好赚还是不好赚?

    不过,他总比梅秋萍豁达一些,拦住了一个劲想回去弄个明白的梅秋萍,其实他也明白,梅秋萍回去还有个主要目的,就是弄清楚儿子目前究竟有多少钱,“这也不是坏事,你回去干什么,一平做的那些事我们都不懂,就是问我们,我们又能说出个一二来?正经是好好把这边装修好,早点开门做生意。”

    梅秋萍确实是想回去问问儿子,怎么赚的钱,究竟赚了多少钱。她是知道赚钱的不容易,一年多前,总是被几块十几块的逼的到处想办法,儿子现在一次赚这么多,该有多辛苦!

    另一方面,她当然想把这些钱都拿在手里,一个小孩子,手里拿那么多钱,他们做父母的也不知道,也不见得是好事。

    总之啊,夫妻俩觉得,自己的这个儿子,已经省心到让他们不省心的地步。

    五万块里,剩下的一万五都汇给了梅义良,他一直是个很江湖的性子,这些年下来,哪里存了什么钱?

    装修生意虽然是个好机会,但启动资金总要的,他还愁着哪里去想办法呢。找师傅,再少也能借几千,不过他就是抹不开那个面子,张不了那个嘴,那个行径有点像吃软饭,外甥的这一笔钱,真是帮了他的大忙。

    冯一平寄来的钱,又一次有力的为他的一些坚持做了注脚,冯振昌不用人提醒,主动去托蔡老板找熟人,花了一笔钱,把冯一平再强调的商标注册了下来。

    梅家老二国平也赶了过来,他是姊妹五个当,一直疏离在外的那一个,还没成年就跟着石匠学手艺,在家少,这些年更是带着老婆孩子去了县里,除了过年,平常面都见不到。

    富在深山有远亲,在兄弟姊妹也一样,听说大姐家在省城越做越好,梅义良一邀他,他刚好手上没事,这两天到处帮些零工,和老婆商量了一下,就第一次到了省城。

    从老杨那里出来时,梅义良早就联系了一些人,现在买了一些东西,和冯振昌一起去进了一些材料,装修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维修店搬离以后的小楼,杂乱破败,狼藉不堪,却一点也影响不了冯振昌和梅秋萍的兴致,顺利的话,半个月以后,这里就会出现儿子画在纸上的那样一家面馆。

    如果说糖炒板栗的那个摊子让一家人脱了贫,那现在的这家面馆,将是他们一家发家致富的起点。

    按原来的设想,二楼是收拾出来住人的,现在有了几万块钱打底,夫妻俩意见一致的大度了一回,多一张桌子,就多一份收入,二楼也一起装了作为店面,这样也有档次。

    冯一平画起来容易,梅义良他们做起来难。

    首先是墙,一楼原本的破木门当然不用,把承重墙加固了一下,门洞扩大,计划装上两扇对开的玻璃门,二楼临街的这一面,小窗户也扩大,直接装上一大面玻璃,还有门头,要找广告公司定制一个大的灯箱……。

    总之,这些事,梅义良的这个不专业的装修队以前都没接触过,有些比如门头,还要去找相关机构审批,玻璃门和二楼的玻璃,也要提前去订好,总之,梅义良和冯振昌都表示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梅义良第一次独立带队施工,又是帮大姐做事,要求比冯振昌他们还严格,因为装修里的门道他都知道个**不离十,一些可以投机取巧的地方,至少这一次是一定不能有,加上队里的人大多数都是第一次做店面装修,所以返工是常事。

    不过,装修队里的人也都很卖力,他们知道这是老板的家里事,包括冯振昌夫妇,梅义良兄弟俩,出力比他们还狠,他们也不好意思懈怠。

    期间,蔡虹也来看过两次,还带着纸帽和梅义良一起刷墙,也不知道重点是做事还是看人。

    学苑路附近的居民发现,原来的那家家电维修部已经大变样,门前被围了起来,一楼和二楼都被掏出一个大豁口来,也不知道要改作什么店。

    从那里路过时,乒乒乓乓的声音会一直持续到天黑以后,等到了十月底,再经过小楼前时,整个效果也初见端倪。

    一楼临街的这一面墙,几乎被掏空,两边装上了落地玻璃,间是对开的玻璃门,门柱被漆成红色,门头上好像也是一个红色的灯箱,上面镶着字,此时被一整块塑料布挡着,二楼也和一楼一样,也都装着大幅落地玻璃。

    整体看起来,和以前的维修部一比,真是两个天地。

    随着在老蔡那定制的桌椅全部到货,赶在家里算命先生批好的日子前两天,一切准备工作终于就绪。

    至于冯一平提出的试营业,冯振昌他们这一次没有遵从,在厨房设备安装到位以后,他们每天都在熬大锅的鸡汤煮面,反复调味,直到最后装修队来自天南地北的人都说不错,他们才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把他们带到省里的其它四家叫过来一起吃了餐饭,冬月初的这天早上,放了一挂鞭炮,门头上的红布被扯下来,他们的“老家味道”面馆,正式开门迎客。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,非常感谢书友龙田春响的打赏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