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走出面馆的兄弟两个之间,气氛也不融洽,梅义良一言不发的走在前头,叼在嘴里的烟一明一暗的,把他整个人衬的有些捉摸不定。

    已经是晚上九点多,哪怕是省城,这个时候街上也没什么人,昏黄的路灯下,前后走着的兄弟俩身影都拉的老长,却一直没有重叠在一起。

    梅义良在一个路灯下停下来,也不理跟上来的梅国平正对他笑着,“你准备什么时候也搞个装修队?”

    他原本低沉的声音,在寒冬的夜里好像也变得异常的冰冷。

    “老四你说什么呢?我什么时候说自己要搞装修队?”梅国平分辨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太心急了些?”梅义良不理二哥说的,盯着他,像是问他,又像是在自己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老四,我就是想你二嫂来省里时能有个事做,再说,这对哥他们也没有影响啊。”梅国平知道弟弟的意思,为自己刚才的行为辩解。可是看着弟弟黑白分明的眼睛,梅国平有一丝的慌乱,眼睛不自觉的就闪躲了一下,看向远处。

    关店回家的路上,刚刚知道营收第一次有一千多的喜悦,好像不翼而飞,梅秋萍也异常的沉闷,冯玉萱几次找她说话,她理也不理。

    从心里讲,对于自己帮着父母拉扯大的几个兄弟,她真是一点藏私也没有,原本就想着,等这边生意稳定下来,是不是也帮国胜他们一家开个店,现在姊妹几个当,就他一家是单纯在乡下种田,日子最难。

    至于说老二老他们到时也要开,那也没事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她自己的店开起来还不到一个星期,老二就提,再怎么想,她都觉得闷的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冯一平现在又有些闷得慌。

    离元旦只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,也不知道哪个校领导突然一拍脑门,然后就决定今年元旦要搞元旦晚会,而且不是一个学校就搞一台,而是发动每个班都要搞。

    通知发下来后,每个班的艺委员就忙活了起来,张秋玲第一个就找上了冯一平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找我?”冯一平一脸的不解,“到我这儿,要找也应该先找温红啊!”

    最里面原本板着脸的温红,听了冯一平这话,脸上有了点笑颜色。

    张秋玲也不知道是原本就有这样的想法,还是临场机变能力超强,“温红都不用找,她是一定要出一个节目的,男生里面,你要带过头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样的话,温红当然高兴,转过头笑着看他们争论。

    妹妹你好机智啊,我都这样挑拨,居然也不能把祸水引出去。

    “男生里面,要带头也是周立伟啊,这样的集体活动,他不冲在前面怎么说的过去,我第一个就不答应,走,我帮你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想起身走,却被一双肉肉的手按在凳子上,他回头一看,可不就是肖志杰这个没原则的家伙嘛,做出这样事的时候,居然还恬不知耻的看着冯一平笑,交友不慎啊!

    鄙视你!

    “就先说你,”张秋玲笑着,好像说,你的小心思就在我的掌握之,不要想着逃避。

    “你张大作家学校里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,这样的时刻,你当然要上台为我们班长长脸。”张秋玲说。

    “女侠,你看看我,貌不出众,五音不全,在这样的场合上台,不要说长脸,不丢脸就不错,还是放过我吧!我在下面鼓掌叫好挺合适的,台上就应该您和温红这样,色艺双全的人上啊!”

    “好你个冯一平,居然敢编排我是吧,”温红手里的书当场就砸向冯一平,古装剧看的多,她们也知道色艺双全用在女孩子身上不是个好词。

    “打得好,”张秋玲鼓掌,“你就不要推脱了,都知道你在艺方面有才华,这次怎么样也要带头去唱首歌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在艺方面油菜花,怎么连我自己不知道?”冯一平问。

    “你都写那么些小说,还说在艺方面没才华,唱首歌有什么大不了的?”张秋玲一脸看白痴的样子。

    真是你妹……妹,写小说怎么就和艺连在一起?写小说是写小说,唱歌是唱歌,完全不搭架的好么!

    后来有个憨憨的钢琴家的母亲,就说一个知名影视女明星,“我儿子那是高雅艺术,她一个戏子怎么配得上。”

    所以冯一平傲娇的对张秋玲说,“写小说是写小说,唱歌是唱歌,请不要把他们等同在一起,好么!”

    “别扯那些了,我就给你定了,唱首歌!”张秋玲不耐烦的打断他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赶鸭子上架,你这是强拉壮丁!”

    但是冯一平的抗议没用,人家有副校长的老子和班主任做后台,完全不鸟他。

    可见啊,这人太出色也不见得是好事,遇事就想着找他。

    “那我一个人不行,我还要找其它人。”冯一平看了看身后的肖志杰,对张秋玲提要求。想看我的好戏,那就把你一起拉下水!

    “没问题,只要你上台就行,还要谁跟我说一声就好。”张秋玲现在挺爽快,搞定了他,接着跟温红也敲定了,要么是一首歌,要么是一支舞。

    然后她拿着本子去找其它人,肖志杰死不要脸的跟在后面做爪牙。

    这虽然是一件小事,可是冯一平却把它当了真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可不想在去年乡里办的青年节联欢会上,唱《水手》的那个小伙子那么粗的神经,以他现在的心态,要是站在台上被下面一群十几岁的小孩子嘲笑,那他这张老脸还真不知道往哪搁。

    所以晚上502后,他把抽屉里的磁带一阵翻,找了几遍,却找不到什么合适的。

    《真心英雄》其实还不错,刚出来不久,现在还没有在各种场合被各路人马各种唱,几个快要考的孩子去唱,也有几分应景。

    可是他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,周围的男同学,基本都在变声期,而且这首歌的后半部分音还是挺高的,一想到时四个破锣一般的嗓子,上气不接下气的在台上嘶吼,“把握生命里每一次感动,”把一首抒情励志的歌,生生给整成原生态摇滚,那场面实在太美,美到惨绝人寰。

    为了老师同学的生理心理健康,为了二年级一班的荣誉,还是算了吧。

    要不就上去说几个段子?也不靠谱,他平时也讲过不少段子,但是除了朱老师,大多数人都不理解,结果都变成了冷笑话,完全可以想像你在台上讲笑话,自己乐的不行,结果台下一个个都傻着眼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的那份尴尬。

    那还是唱歌吧,王杰的《祈祷》不错,好听,也好唱,不一定要像王杰那样飙低音,用他现在唯一能驾驭的音唱也行。而且这首歌也刚出来,也挺适合他们这样,虽然连自己都把握不了,却心怀天下,又对一切都充满美好想象的小小少年。

    可是,得要个女的对唱啊,要不,就找黄静萍?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,非常感谢书友嘵李飝磚的打赏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