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细一想,找黄静萍还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也可以说是保障吧。毕竟美女嘛,什么时候都能得到优待,哪怕是到时歌唱的不好,也有颜值来补。

    看在美女的份上,下面的同学总不好喝倒彩,怎么的也得鼓鼓掌,再差也不至于下不了台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事吧,得先去问问肖志杰,他现在虽然和张秋玲有些渐入佳境的意思,但谁说他就放下了黄静萍呢?

    骚年嘛,都有一颗脆弱的玻璃心,而且吃着碗里的,看着锅里的,自己也觉得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作为他的好朋友,冯一平要是不经过他同意,就去找黄静萍,肖志杰一定会有被背叛的感觉,那说不定他那颗心,喀喇,就碎成八瓣。

    山里的冬天就是这样,大多数时侯没有太阳,总是阴沉沉的。寒风经过学校后面的那个山垭口,“呜呜”的吹来,路过旁边的那个池塘时,冷风又顺道被冰镇一下,更添一分冰寒,再刮到脸上,那真不是一般的寒彻骨!

    到食堂的路上,大家都侧着身走路,饭打回来后,还有不少人把它窝在衣服里,如若不然,还没等你吃完,它就没多少热乎气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王玉敏已经不让冯一平和朱老师再学美术音乐,他也不好再光明正大的去她家蹭火烤,再说朱老师,这个绝对是处在更年期的年男人,这些天还对冯一平的那几句无心之语念念不忘,即便是厚着脸皮去了,那叨叨叨的怨念,也不比这寒风温暖多少。

    所以,还是在教室里苦捱吧!

    所以,这样的冬日里,要是有一天突然出了太阳,那就像在夏天的雨后,突然见到了彩虹一样,所有人的心情都会无端美丽几分。

    冯一平就挑了一个这样美丽温暖的日子,对靠着水塔,幸福的晒太阳的肖志杰说,“在你的帮忙下,你家张秋玲一定要我出个节目,我一个人是无论如何也搞不好,为了避免到时出糗,我只好去找你心仪的另一个帮忙,你没意见吧!”

    “什么心仪的另一个,你说什么?”肖志杰听了他前面的话,有些乐,现在则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你心仪的还有好几个?”王昌宁在旁边打趣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找胡珺婷?”肖志杰打了王昌宁一下。

    冯一平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躲还来不及呢,更别说凑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准备来个什么节目?”

    “王杰的《祈祷》吧,男女对唱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自己去找呗,跟我说干什么。”肖志杰说。

    去年到现在,肖志杰可是知道,冯一平接到过不少女生的纸条,没见他和一个走得近的,虽说眼见其它的男生,不管以什么样的原因和黄静萍走的近些,他心里难免有些芥蒂,但对冯一平,他还真不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他不是和张秋玲一起去县里比赛,然后还帮她出了一口气吗,这样的好兄弟,大可不必担心他会别有怀抱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会动她一根手指头的。”冯一平拍了拍肖志杰的肩膀,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去,我不知道你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我们等下去问问张秋玲吧。”王昌宁这个家伙,总是拿这件事打趣肖志杰。

    傍晚自习之前,冯一平大大方方的坐到黄静萍前面一排的座位上,隔着那一道短短的书墙,对上了黄静萍有些惘然,一丝羞怯,几分慌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哎,黄同学,帮个忙好不好?”冯一平双手撑在黄静萍桌上的书墙上,头垫在上面,笑着对她说。

    旁边的王金菊马上凑过来,“哟,冯大能人,还有你应付不了的事,居然还需要我们帮忙?”

    她双手搂着黄静萍的肩膀,在她耳边说,“你可要小心点,都知道这个冯一平一肚子的心思,可不要被他坑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关心,好像已经超越了闺蜜之情,如果不了解女同学之间的友情,冯一平还真认真要想一想,这个王金菊是不是有些百合的倾向?

    其实这很正常,但凡漂亮女孩子身边的闺蜜,同时都是她的物理防火墙,那些她不喜欢的异性,通常在这道防火墙面前,就止下步来。

    “王同学,拜托你把话说清楚点好不好,我什么时候坑过人?再说,坑其它人还有可能,面对你们这样漂亮的女生,谁还忍心坑?”

    “嘻嘻,”冯一平这话王金菊听了也舒服,不过嘴上可不饶人,“越是这样说话好听的,越要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金菊,”黄静萍轻轻的打了她一下,掠了一下短发,“是什么事啊,你知道的,我可能真帮不上什么忙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就把缘由和她说了,黄静萍听了,忙往后缩,小手直摇,“不,不行,唱歌我不行,我帮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那首歌你听了就知道,旋律很简单,而且你声音这么甜,唱什么都好听。再说,就凭你这长相,只要往台上一站,谁不眼睛发亮,鼓掌叫好?相信自己,你可以的!”冯一平右手握拳在空挥舞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样直白的当面赞美的话,这两年估计还没有同龄的男生当面对她说过,黄静萍脸红的就像苹果,嗔道,“冯一平你说什么呢,你把我当耍猴的了是吧,什么一上台,下面就眼睛发亮鼓掌叫好?”

    王金菊笑着在黄静萍耳边说,“你看他刚才的样子,像不像狼外婆?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两个女孩子笑做一团。

    冯一平鼓起寸不乱之舌,说了半天,奈何黄静萍就是不松口,如意算盘落空,失败啊!

    作为有十几年推销经验的老销售,居然说服不了一个女孩子,冯一平决定要惩罚自己一下,去外面吹几分钟的冷风。

    他刚灰溜溜的起身离开,恰好那边胡珺婷进门,送给他一个明媚的笑,冯一平朝她点了点头,还好没赶上,不然更麻烦。

    这个星期是放半月假的时候,等同学们都走了,冯一平他们个又在学校打了会乒乓球,王昌宁水平最高,冯一平和肖志杰两个人都打不过,看着一直赢球的王昌宁那趾高气昂的样子,他们两个最后都泄了气,也不想打。

    安慰了肖志杰这个一心想住到一起的人几句,看着他故意做出有些孤独的样子,踏上回家的路,冯一平他们才骑着车回乡里。

    乡里的这条街,简直就是一个风道,迎风骑车上坡很吃力,脸上更是被风吹的很痛,他们两个都推着车,艰难的朝上走。

    终于上了这道坡,风也不见小,他们就缩着脖子,推着车顺着墙根朝前走。

    走过一个院子的时候,冯一平好像听见有人在叫他,四周看了一眼,没找见人,以为听错了,正准备往前走,王昌宁在后面拉住他的车座,努嘴朝对面示意。

    对面也是一栋老式的住宅楼,墙体斑驳,露出里面的红砖来。楼道的这一边,用砖砌成了网状的格子,好透光通风,这时看过去,里面黑洞洞的。

    冯一平转头不解的看着王昌宁,王昌宁笑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时又听到对面有人喊,“冯一平,”

    冯一平扭头一看,黄静萍带着蓝色的绒线帽子,围着白色的围巾,站在门洞里,灿烂的笑着看着这边,“你不是说要唱歌吗?磁带呢?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