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冯一平有些意外的推着车走过去,无由的觉得,这寒风好像也柔和了些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是我爸他们单位的宿舍啊!”在校外的黄静萍总是比在校内要活泼大胆的多,“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,我都等了一阵了。”

    哦,是啊,黄静萍的爸爸不是在乡里的林业站吗,以前还真没留意到这就是林业站的宿舍楼。

    “哦,我们等人走后打了会乒乓球,你在学校说一声就好了嘛!”

    黄静萍不接这茬,她在学校里,可一直是走另类清冷路线,虽说见人总是带着笑,其实和男生打交道少,特别是对那些明显怀着心思的,同班或其他班的男生,向来是没话说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邀我唱歌吗?磁带呢?”黄静萍向冯一平伸出手,冯一平看了就笑了,黑色的毛乎乎的手套,就像是一只熊掌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呢,这里这么冷,磁带不在身上?”

    “你家住几号,我等下给你送过来,”

    “那要不我跟你一去过去?”黄静萍想了下。

    这也太直接了吧,冯一平迅速回想早上出门的时候,有没有收拾一下502,“你爸妈在家吗?要不我们先去拜访一下?”

    “我妈在老家,我爸吃完饭也不知道去了哪个叔叔家,现在家里没人,不过上去认个门也好,省得你等下还找。”

    这楼是相当于筒子楼的一种,大白天的,楼道里光线也不好,过道也被各家的杂物和灶台挤得满满当当的。

    黄静萍把冯一平和王昌宁带到了楼右边的第五间,这是一间单身宿舍,占据最大位置的是一张床,靠墙还有一个衣柜,靠窗那摆着一张个抽屉的老式写字台,这几样大家具,看式样和油漆,主要是上面依稀看得到的白漆的阿拉伯数字,一看就是单位配发的。

    门口这一块空的地方,摆着一张吃饭用的小桌子,墙角都堆着箱子袋子之类的东西,有些杂乱,一看就是个糙老爷们睡觉的地方。

    也就是那湖绿色的窗帘,给这间房带来了一丝温馨。

    冯一平他们在小桌子旁的矮凳坐下,黄静萍给他们到了两杯热水,退回到写字台那,“就我爸一个人住这,他们平常在外面设卡的时候多,好多时候也不回来,所以乱了点,别见笑啊!”

    “理解,不过要是把这床换成双人的,二层摆东西,房间里会空一些,”冯一平下意识的提意见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和我爸也说过,他可能接下来就会调到镇里,也懒得弄。”

    他们没说几句话,门就被推开,一个穿着黑色半长呢绒大衣的年男人走了进来,“小萍,有同学来了?”

    这就是这屋的主人了,冯一平和王昌宁连忙站起来,“叔叔好!”

    黄静萍过来介绍,“爸,这是我同学冯一平和王昌宁,你刚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坐坐!”黄静萍的爸爸笑着招呼他们。

    说实话,冯一平看见他的第一眼,有些诧异,马上就想起了“隔壁老王”的那个段子。

    黄静萍他爸虽然也是一脸温和的笑,不过长的嘛,真是相当不咋地。

    老天爷对黄静萍还真是非常眷顾,让她只遗传了他爸的大眼睛,那也是他爸在外貌上,唯一出彩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刚在旁边打麻将,还是听王主任老婆说你有同学来做客。”黄承对女儿说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这也是个把女儿看得紧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冯一平是吧,经常听他们说起,不但成绩好,本事也不小。”他笑着对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我那都是侥幸,不像黄静萍同学,成绩很稳定,而且科的几门课是年级数一数二的。”他夸过来,冯一平当然要夸回去。

    冯一平感觉,黄承虽然带着笑,可是看他就像看他在路上拦下来的那些货车司机一样,有淡淡的审视的味道。

    冯一平接下来装着很感兴趣的样子,问了问黄承工作上的事,不时做出很羡慕向往的感叹,王昌宁也在旁边配合,有些置身事外的黄静萍看着房个男人的样子,特别是冯一平那小意阿谀的样子,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对这些乡里的连股级干部都不是的单位办事员,冯一平应付起来得心应手,作为一个父亲的本能,在涉及女儿的方面,他很敏感,但在其它方面,几句话就让他对冯一平的好感大增。

    毕竟,对一个半辈子蹉跎,却自认有能力,而且有抱负的底层年公务员来说,被两个半大小子一脸崇拜的看着,他自己觉得枯燥无味的工作上的事,一说出来,马上就换来他们“你太牛了,你真了不起,”这样的眼神,他不飘飘然才怪呢!

    这次第,怎一个爽字了得!简直就比每月老婆来的那几天还要舒爽。

    黄承有了谈兴,边抽烟边神采飞扬的把工作的事说给他们听,一时停不下来,还是黄静萍打断了他,“爸,他们找我有事,再说他们还没吃饭呢!”

    “哦哦,不好意思,我这一说起来就忘了时间,那你们先回去吧,以后有空就过来坐。”黄承有些意犹未尽的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爸,我跟他们一起过去,还要学歌呢,元旦就要表演。”黄静萍过来拉着他爸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嗯?”黄承又敏感了起来,“什么表演?”

    “学校要办元旦晚会,老师叫我们一定要出节目,我们准备唱个歌,冯一平那里有磁带,我想去听听学学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见状忙说,“叔叔,我们住的也不远,就斜对面的医院宿舍,要不您也一起过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哦,那行啊,那我就过去看看,不打扰吧!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就我两个人住。”听冯一平这么说,黄承脸上的笑转淡,略带犀利的看了女儿一眼。

    进了502,冯一平带着他们转了一圈,黄承看家里收拾得挺清爽,总算又温和了几分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们这一代就这样,自己做不好的事——比如他自己的窝里就乱糟糟的,却理所当然的要求儿女辈的一定要做好。

    王昌宁去厨房下面,鲫鱼面他拿手。

    冯一平陪着黄家父女二人在客厅里闲聊,黄静萍听他们说了没几句就不耐烦,叫冯一平带她去听歌,冯一平只好把她带到自己房间,把磁带装好,还把耳机给她戴上。

    回来时,黄承倚在沙发上,话题就变了,先从今年农村的收成说起,然后就顺道问起了冯一平家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冯一平就大概说了家里的情况,听他说父母都在省里,黄承马上问,“在省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开了家面馆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黄承听了,有些意兴阑珊,出于礼貌吧,随口问了一句,“生意还好吧!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,现在平均每天近一千块的营收吧,正准备开第二家店呢。”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,冯一平不自觉的就突出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那还真不错,面馆吗?”

    这时王昌宁的面已经煮好,他系着围裙过来邀大家吃饭,黄承去厨房尝了下味道,觉得不错,夸了几句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个年纪不像冯一平他们个,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即便如黄静萍,午饭刚吃,现在尝了面的味道,决定再吃一碗,他就不行。

    地方他知道,房里又有个人,冯一平的底他也摸得差不多,加上凭他对女儿的了解,也做不出什么事来,于是黄承就告辞回去打麻将,走的时候还嘱咐黄静萍,“早点回来!”

    冯一平把他送到门口,看着他下楼,总觉得今天这场景似曾相识,是不是挺像后来第一次去张彦家的情景?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,非常感谢书友龙田春响的打赏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