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离元旦也没几天,时间很紧迫,他们都属于要做就做最好的那种人,所以星期天的上午,黄静萍征求了爸爸的意见,又过来找冯一平。

    单身男生的屋子,有个漂亮女孩子进来,好像一下就明亮了起来,王昌宁又习惯性的要进房间,冯一平拉住了他,元旦那天,他们俩可是要面对几十个人唱,现在有个观众正好。

    冯一平总觉得,黄静萍今天到了这居然觉得特别自在,稍微调整了一下,就适应了有第者在场,哦,不应该说第者,应该是有个观众在场,柔柔的起头唱了起来。

    别说,经过昨天下午的练习,她发挥的好了许多,其实这首歌并不难唱,难的是他们两个之间的配合,现在彼此放开了一些,说不上有多好,但效果还可以,如果打分的话,至少能及格吧。

    黄静萍想找本书看看,一翻就翻到了昨天冯一平看的那两本书,翻了几页一看,净是些增长率通货膨胀率利率这些枯燥而又拗口的名词,一时就有些头大,再一看封面上的“普通高等学校教材”,就有些好奇,问冯一平,“你怎么现在就看这个?”

    冯一平这个后来油条惯了的,张口就回答,“现在不多看看这些,将来哪里有钱娶老婆生孩子?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对,忙着道歉,“不好意思啊,开玩笑的,我只是对些比较感兴趣,个人爱好。”

    黄静萍本来只是有些尴尬,听他这么说,难免又想多了些,不再说话,又去带上耳机听歌。

    冬天的上午过的快,就这么一会,也快到了午饭时间,王昌宁过来征求意见,“午吃什么?”他笑着问,同时别有深意的看着坐在冯一平桌前的黄静萍。

    “就吃个火锅吧,简单方便。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那行,就是菜不太多,最好去买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吧,”冯一平顺道去征求黄静萍意见,都饭口的时候,也不好赶人走。

    “这个,我还是回去吧,我爸也等我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走,我刚好要去买些菜,要不你干脆问问你爸,一起过来吃好了,吃火锅就是人多才有气氛。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好吧,”黄静萍说,“我试试,”

    冯一平到本来就只有几个摊子的菜场扫荡了一番,买了些白菜油菜,粉丝豆腐皮之类的,恰好有一家很应景的卖手工鱼丸,他抢着称了两斤。

    等他回到502的时候,没想到黄静萍和他爸居然还真来了,茶几上还放着一袋苹果,想来是黄承不好意思空手吃白食。

    黄承原本不想来,和两个不太熟的小家伙吃饭有什么意思?可是他看得出来,一向乖巧听话的女儿好像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有些棘手,断然喝止,估计女儿下不来台,而且这手段也太粗暴了些,所以一想,那不如趁机多了解了解,说不准女儿就是一厢情愿呢?

    只要是在公门里混的人,不管有没有混出名堂来,琢磨人都很有一套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黄承留心观察了下,虽然冯一平在个人里面其实是最小的,比黄静萍和王昌宁都要小一岁,但是他说话做事,却是最成熟的,甚至成熟的过了头,给其它两个夹菜的时候,分明就像一个大人照顾两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他觉得有些奇怪,是装的?也不像,看起来不像作伪,而且一个小孩子要是这样能装,那道行未免也太深!

    所以他多少松了口气,饭后也没有叫黄静萍和他回去,让他们一起做作业。

    做完了作业,冯一平来了兴致,既然今天人多,那我们包饺子吧,结果他这是生生给自己挖了一个坑!那两位玩得很开心,是的,玩得很开心,除了在和面剁馅的时候能帮一下忙,其它时候,纯粹是闹着玩。

    黄静萍也一样,包出来的饺子那个千姿百态啊,偏偏她还自认为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的场景,让冯一平依稀仿佛有些过日子的感觉。

    自己动手做的东西,吃起来就是香,包的有点多,黄静萍带了一些回去向老爸献宝,剩下冯一平一锅煮了,装了一保温桶,带到学校给肖志杰做晚餐。

    他们下午这玩玩闹闹的包饺子,所以今天回学校特别迟,快五点才动身出发,王昌宁骑自己的车带冯一平,黄静萍骑冯一平的美利达。

    到学校门口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下来,黄静萍把车还给了冯一平,又恢复了那副看似温和,却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,一个人朝教室走去。

    王昌宁推着车问冯一平,“女生变脸都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年元旦的那天刚好是周六,考虑到一年级周六放假,学校把晚会提前到周五晚上。

    那天下午第四节课后,各个教室都闹腾起来,班干部带着人把课桌围成一个u型,个子高的则踩在桌子上,或者驮着一个偏瘦的,把挂着气球的彩带从房梁上穿过去,在教室的对角拉了两道。

    黑板用大大的花体字写着“欢庆元旦”,上方挂着一小串彩灯,女生们则在窗玻璃上贴上字和一些卡通形象。

    所有的这一切,虽然简陋,却是班上第一次收了班费才置办起来的。

    那些平时喜欢四处窜的同学今天更活跃,满学校跑,时不时的回来汇报其它班的进度和特色,供大家调整。

    点半,大家闹哄哄的坐好,班长周立伟和生活委员提着几个黑色塑料袋,在正对黑板的那几张桌子上,每张放两个桔子,几颗糖,外加一把瓜子——这是给老师和那些有可能来的领导预备的。

    然后他们两个人,挨桌放了一大捧瓜子,至于剩下的糖,全部给了坐在一堆的女生。

    黄静萍的二叔,教政治的黄老师第一个到,随后数学、物理和英语老师都来捧场,最后,王老师陪着张副校长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随着一阵掌声,张秋玲和唐少康粉墨登场,大冷的天里,张秋玲却穿着一条裙子,不得不说真的很敬业,本来挺就红润的脸蛋,又在两腮那还抹上了腮红——这是这一时期主持人化妆的特色,连电视台里的也一样。

    唐少康穿的是一套山装,头发上也不知抹了几斤油,总之上面是苍蝇都站不住脚。

    这些还无所谓,听着他们俩一本正经的说,“又是瑞雪飘飞的季节,金鸡迎春到,在这个辞旧迎新的时刻,我们二年级一班这个大家庭欢聚一堂……,”

    冯一平双手掩脸,真的不忍直视,但那声音依然顽固的钻进耳朵里,“回首199年,我们骄傲,……”

    啧,大冷天的,也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好在现在学校里还没有请领导和老师先上台发言的陋习,他们说完了开场词,好戏正式上演,第一个节目,是男生大合唱,《歌唱祖国》。

    估计就没怎么合练,参差不齐,不像大合唱,像多重唱。里面的大多数人也一样还在变声期,所以结果就真成了冯一平担心的那种摇滚版。

    不过呢,在他们这个年纪,又是娱乐很少的山沟沟里,同学们对之还是报以热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节目都差不多,没有特别出彩的,也没有非常不堪的。

    冯一平最受不了的是节目间隙,两个主持人一本真经的,学着电视里的那些主持人说的话,学着煽情,他真的是看不得这些,在电视上看的时候,这时可以换台或是静音,现在他什么都做不了,所以坐在那扭来扭去,浑身不自在,只盼着快点到他的节目,然后好出去透透气。

    他们的《祈祷》是第九个节目,看到他和黄静萍从两边上场,马上就响起一阵掌声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两个有些像,都是看似温和,其实和大家打交道不多。比如冯一平,就和肖志杰走的近一些,然后和一排的冯、温红交流多一些,至于班上的其它的同学,都是泛泛之交。

    所以,能看到他们的另一面的机会挺少。

    面对下面的几十个人,第一次登台的黄静萍好像有些紧张,冯一平则毫无压力,趁音乐还没响起,很有派的向左右挥了挥手,还用粤语说了一句“多谢大家!”下面马上就有喝彩声。

    随着音乐响起,两个人发挥还算正常,毕竟也认认真真的练了好几个小时嘛,顺畅的唱完了这首四分半的歌。

    他们其实也占了便宜,因为这首歌推出的时间不长,听到的同学不多,旋律本身优美动听,所以目前来看,他们这个节目算是最好的一个,当然也是掌声和欢呼声最热烈的一个。

    甚至他们开唱不久,就有其它班的同学闻声跑过来凑热闹,还有人在走廊上叫,“再来一个!”

    当然,他和黄静萍全程零交流,张副校长和老师都在下面坐着呢,你学那些舞台上对唱的男女明星来个深情凝视,再手拉着手走几步试试!

    朝台下鞠了一躬,把话筒还给张秋玲,冯一平飞快的从后门溜出去,一个也不知道是哪个班的同学,在他经过时,不见外的往他肩上捶了一下,“冯一平,唱的不错!”

    已经下台回到女生间的黄静萍,看着冯一平的背影,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寝室和教师楼黑漆漆的,两边的教室却都很热闹,每间教室里不是有歌声,就是有笑声或掌声传出来。

    像他这样在走廊上游荡的人不少,都是看着哪个班的节目不错,就在那呆一阵,有不少老师也这样,从一个班逛到另一个班。

    等冯一平逛了一圈回来,坐着的老师也换了几个,张副校长也不知道是到哪个班赶场子去了,现在教导主任坐在那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事先商量好的,张秋玲在台上喊着叫他来一个,机会难得,大家也跟着起哄。教导主任也难得的听从了大家的要求,上场来了一段霹雳舞,就是经典的擦玻璃。

    一向严肃古板,不近人情,四十多岁的教导主任突然来了这么一段,那反差,当场就赢得了满堂彩,欢迎程度,好像还盖过了冯一平和黄静萍的那个对唱。

    总之,今天晚上的学校,充满了欢声笑语。虽然节目水平都不高,纯粹是自娱自乐,但这样的夜晚,也算得上大家枯燥紧张的初生活里,少有的几个亮点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这个欢乐的晚上,年级的一个女生,向同伴借口看其它班的节目,偷偷溜了出去,并在不久后就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