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年级二班的数学老师姓魏,已经年过花甲,是学校最年长的老师,他坚持在二班坐了会,再把其它的个班挨个走了一遍,觉得没什么意思,还是回去听京戏的好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是今天晚上回来最早的一个,却看到隔壁带一班化学的小金老师房间也亮着灯,他边开门边打了一招呼,“金老师也回来了?”

    隔壁那亮着的灯应声而灭,一会才听见金老师说,“我有点不舒服,正好睡下了。”

    一段京戏还没听完,魏老师听见隔壁的门开了一下,然后有人往楼后走,他还想,“这小金老师莫不是肚子坏了吧?”

    年轻的时候都觉得睡不够,到上了年纪,好多时候很难睡着,就是睡着了,也很警醒。

    魏老师就有些奇怪,几次半夜都被隔壁“叽叽呀呀”的声音吵醒,一天吃饭的时候,他还和金老师开玩笑,“你那床是不是该加固一下啦,你翻个身都吱吱响,我这边听得清清楚楚的。”

    金老师听了有些紧张,忙不迭的道歉,“不好意思啊魏老师,这些天睡眠不大好,晚上总翻来覆去的,没想到吵到了您休息,您放心,我马上就钉一下,如果还不行,我干脆睡地上,行吧!”

    随口一说,得到了这样的的回答,魏老师觉得这金老师还真是敬老,“没必要没必要,我就随口一说。”

    从那天起,晚上果然再也听不到隔壁金老师的床“叽叽呀呀”的响,不过好几次在半夜和清早,好像听到他那边开门的声音,魏老师也没多想,估计是金老师的肠胃真不大好吧。

    离期末考还有半个月的时候,冯一平他们放了本学期最后的一次半月假,星期天的下午返校的时候,就觉得气氛不对。

    正好赶上年级的同学课间休息,很奇怪的,他们今天都走出了教室,在走廊上两两的围在一起,看上去就知道他们很激动,偏偏说话都压低了声音,搞的挺神秘的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不过冯一平知道,这一定是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果然,晚自习之前,消息就传开了,一班的化学老师,和班上的一个叫杨娇的女生居然不清不楚的!昨天晚上,杨娇半夜从金老师房间出来回寝室时,好死不死的,正好被一个起夜的老师撞到。

    这是大事,那老师也不敢瞒着,于是半夜的时候,在校的领导都被吵醒,教导主任披着衣服,悄悄的把教英语的女老师叫起来去问话,面对这样的阵仗,杨娇没有坚持几个回合就全说了。

    头夜喝了点酒的校长,当场就在他们那个院子里追着金老师踢,一边踢一边骂,“你这个畜生!”

    杨娇显然不好再留在学校,天一亮,教导主任就带着一男一女两个老师一起,把她送回了家。

    午,等他们一脸疲惫回来的时候,教导主任的脸上多了几道抓痕,而且这一路可不再是个人,后面还跟着杨娇的父亲和两个哥哥,都是一脸激愤。

    他们问清楚了金老师的房间,当场就是“乒乒乓乓”一通乱砸,其它的老师拦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等见到暂时被留在校长小院的金老师的时候,杨娇大哥随手拿起门后竹枝做的大扫帚,可劲的往他身上招呼。他二哥更是端起一盆盆景,就要往他头上砸,这可使不得,包括校长在内,几个人一起上阵,好不容易才把那会打死人的玩意抢下来。

    等到金老师年迈的父母从镇上赶到学校的时候,小金老师已经衣衫褴褛,脸上也横一道竖一道的,有好几道口子。

    杨娇的父亲还算克制,可能是有些话他羞于出口,校长他们给他做工作,他翻来覆去就一句话,“我花钱把女儿送到学校,是来读书的,是来受教育的……,”

    就这一句话,把校长他们堵的有口难言。

    金老师的老父亲,低着头说,“千错万错,都是我们的错,我这个不肖之子做出了那样的事来,你们再怎么打他骂他,我们无话可说,你们有什么要求,尽管提,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,也要替他赎罪。”

    杨娇的大哥说,“跟你们有什么好说的,直接找公安,叫他们说。”

    金老师父亲听了,“噗通”一声跪在他们面前,“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提,也怪我,我就这一个儿子,没有教育好他,让他做出这样的混账事来,但是他也还年轻啊,看在都是为人父母的份上,求你们抬抬手,我们私下商量好不好?”

    杨家个人虽然有些惊讶,但正在气头上,就由得他跪着,老师们看着金老师的头发花白的父亲,跪在地上向人求情,都有些不忍,教导主任上去扶他,“叔,有话我们起来说。”

    金老师这时也走过来,跪在他父亲身边,边闪自己耳光边哭着说,“叔,我不是人,我是个畜生……,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关于这件事情的结局,坊间有好多种说法,不过到最后,两家还是私了,并没有找上公安局。

    当天,金老师就无声无息的从学校消失,再也没有出现过,至于杨娇,自然也不会再到学校来。

    对于杨娇,听王昌宁说了说,冯一平稍微有些印象,确实长的不错,只能说美女还是在民间的多。

    对于那个穿着打扮不错,个子不高,带着眼睛,总是温和有礼的金老师,冯一平真的一点都不同情。

    想来他家里肯定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才让杨家没有报警,冯一平一边同情金老师年迈的双亲,一方面又觉得就这样放过了金老师,真是太便宜了他。

    如果说大学里的师生恋,还算有一定基础,那对初生下手的老师,绝对是禽兽!

    他幸运就幸运在,杨娇刚满了十五岁,不然,至少几年的牢狱之灾,他是怎么都躲不过去。

    学校也知道大家都知道,但明面上,一个字都没有提起,就好像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后续的影响还是有,从周开始,两个女老师从一年级的个班开始,把男生赶的远远的,只把女生留下来,给她们上生理卫生课。

    放暑假前,学校里又传开了一个消息,听和杨娇同村的同学讲,杨娇居然不幸的怀孕了!

    都怪姓金的那个禽兽,经此一劫,也许,一个本来有着似锦前程的女生,就这样毁在他手上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