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发生在身边的榜样的力量,总是直观而有力的。

    有杨娇这个例子在前,就连以学习为副业的林慧这西天也收敛了许多,在学校里的时候,也规矩了不少,不再去走廊上,和那个年级的男生,表演“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”的桥段。

    哦,顺道提一句,她最近接触的男生,又换了一个。

    连林慧都这样,黄静萍就更不用提。春天时悄悄萌芽的那几株小草,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变得萎靡不振,家长和老师再一管束,便彻底的枯萎,随后就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但是,连她自己也不知道,终究还是有几颗种子留了下来,深埋在土里,也许到来年春天,当条件契合的时候,又会顽强的露出头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不是人力可以控制的。

    总之,在眼下的几天,大家都抛下了所有的杂念,一门心思的在老师带领下复习,为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蓄力。

    冯一平并不是没有察觉到,黄静萍经意不经意间流漏出来的那些情愫,在这方面,他虽然不是达人,但怎么也不是初哥。

    当他和黄静萍在一起的时候,看到她自觉不自觉的模仿自己的一些动作,比如,自己笑的时候,她也笑,自己以手托腮,她也用手托腮,自己抚了一下后脑勺,她跟着也做一遍……。

    而当自己说话的时候,她总是两眼亮晶晶的看着,冯一平便知道,有些事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不敢碰触!

    如果他还是那个懵懂的少年,面对这一切的时候,怎么做都可以,但现在他不是!所以,他只能闪躲。

    一个花季女孩最美,最真挚的那份感情,真的是无价的,他不知道怎么面对,更舍不得去伤害,何况,邻县还有一个张彦呢!

    从我们人类诞生的时候起,爱情这个东西,就一直被人传唱,至于爱情是什么,一千个人有一千个人的哈姆雷特,一千个人也有一千个人的爱情。

    但冯一平觉得,不管是思想家还是豪,他们讨论的爱情,都是伪命题,或者说,他们讨论的,只是成年人的爱情。

    而最真最纯的爱情,应该就是每个人最早萌动的那一次,也许是单纯喜欢对方的长相,也许是对方无意间的的一句话或一个动作让你心动……。

    起因可以有很多种,结果只有一个,就是你喜欢上了对方,而且自己心里还不一定明白原因,只是想起对方就觉得甜蜜,看到对方就感到幸福。

    至于长大之后的恋爱、结婚、成家,大多数人或多或少的,免不了都有一些考量或是算计,这虽然是很必要很成熟的做法,但怎么也比不上第一次心动时的醇美。

    总之,包括冯一平在内,他现在也没心思去想这些,初年级的课程,他们已经学了四分之一,他现在也不像以前那样轻松,这个时候,跟着老师去复习一遍二年级上学期的课程,会让他的基础更加牢靠。

    即使是早就知道自己肯定考不上高,平时不太努力的同学,也都想让自己在成绩单上的数字好看些。因为随着这学期结束,春节也将很快到来,而传统的春节,也是大人小孩各种比拼的时候。谁都希望,过年的时候,父母能在亲戚朋友面前,自豪的晒出自己的成绩单,而不是因为这个,平白矮人一头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最紧张的时候,反而是老师们最轻松的时候,都不用他们强调督促,学生们就自己上紧了发条,开足了马力。

    大家所有的努力,都是为了考试的那天,那天一过,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哦,年级还不行,他们还要留校学习,直到小年前一天,才放假。

    只在外公家呆了天,冯一平就一个人踏上了去省城的路。

    第一家店效益不错,手里又有了些钱,乘热打铁,家里的第二家店正在筹备。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,现在离过年还有半个多月,他无论如何得去看一趟。

    老蔡的家具厂,也终于在繁华的人民路上开了一家门市,蔡虹理所当然的到了这里。年前这个时候可是旺季,结婚的,来年要搬新居的,手里有了余钱,准备添置点家具过年的,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特别是周末,她更是忙得去趟卫生间还要小跑,和另外两个小姑娘一起,连轴转的接待那些上门的顾客。

    午饭点的时候,送走了店里最后一拨顾客,她们正准备垫吧几口,门口又一个人走了进来,她习惯性的站起来,嘴里的一口饭还没咽下去呢,定睛一看,原来是自己老爸,“爸,你怎么来了?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就在附近结账,就想着过来看看。怎么就吃这个?”老蔡看了眼桌子上的几盘炒饭和一碗番茄蛋汤。

    “哎呀爸,你就别管了,有得吃就不错,一会又要忙,你要吃吗?”

    看到女儿这个样子,老蔡很高兴,在厂里的时候,她可没有这么积极,那是能逃就逃,还是冯一平说的对,一个人,还是要在合适的岗位上才发挥得好。

    “晚上早点回来,叫义良也一起回家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的,”就说话的工夫,门口又有人进来,一个小姑娘忙放下勺子,起身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直到晚上八点多,梅义良才跟着蔡虹到家,其它人都吃完了饭,只有老蔡还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梅义良离开厂子到现在,也就小半年的工夫,老蔡也觉得他变了很多,不像在厂里的时候,身上有股暮气,现在整个人充满了干劲,坐在一起,就能感受到他的热情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生意不错?”老蔡帮他夹了一筷子菜。

    “还可以,师傅,装修了大姐家的那个面馆后,又接了个服装店的装修,现在正在帮人装新房,这个做完了,接下来还有两家在等着。”梅义良高兴的说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挺好的!”老蔡也为他高兴。“那手里有余钱了吗?”老蔡问。

    “爸,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蔡虹有些娇嗔,她以为老爸这是在催婚呢!

    梅义良也有些不好意思,“是存了万多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是怎么打算的?”

    “爸,”蔡虹拉着梅义良的胳膊,“我们是这样想的,义良大姐他们不是打算再开一家店吗,店面都找好了,我们准备先把他们的那笔钱还上,我们的事,先不急。”说到这里,她也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说这样的事,哪个女孩子好意思嘛!

    梅义良也低下了头,他也怕师傅埋怨他,蔡虹年纪也不小,有些事也确实不好再拖,可是现在姐姐姐夫那边又有些缺口,他不能只顾着自己。

    谁知老蔡说的,跟他们想的,完全不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,所以我找你们来,也是要说这件事,我想了几天,你们这笔钱,先不要还。”老蔡说。

    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