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冯一平跟着姐姐,第一次来到自家的第一家店,从玻璃的门窗看进去,虽然已经过了8点,但里面还有成的上座率,特别是二楼,因为视线好一些,几乎满座。

    他细细的打量了一遍,这家按自己意思装修的店,应该说不错,至少达到了后来国内连锁店的水平。

    “进来呀,那么冷,呆在外面干什么?”冯玉萱拉着门对他说。

    一楼只有几个小隔间有人,厨房的爸妈已经看到了他,笑着向他招手。

    梅秋萍拉着他,走到后面的走廊上,就着昏黄的灯光,上下打量,“长高了,还是这么瘦!”

    一会,从二楼收碗下来的安安姐也闻讯过来,“安安姐,我本来想叫昌宁一起过来,他说要趁这段时间复习功课……,”

    “没事,就半个月就要过年了,到时回去也见得着,你一个人过来的?路上顺利吗?”

    等安安姐去厨房把冯振昌换出来,梅秋萍还在唠叨个不停,“你跟我说说,那五万块是怎么赚的?你这两年真是长本事了啊,这么大的事也瞒着我和你爸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瞒不了,冯一平简洁的说,“我写了几首歌,寄给了香港的公司,然后他们就派人过来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会写歌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和我们班主任王老师的丈夫学吗,试着写了几首,他们挑了几首还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就有五万块?”冯振昌问。

    “还不止,”冯一平实话实说,“年后可能就会有分成,”

    “分成?大概有多少钱?”梅秋萍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他们每制作一张唱片或一盘磁带,就要分给我5%,也不知道他们第一批会制作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一百块分你五块,一百……万就是,五万!他们第一批会制作多少你知道吗?”冯振昌问,他这也是第一次正经提及“一百万”这个数字,声音有些虚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但是他们是向整个亚洲发行的,第一批一百万肯定不止。”冯一平说,“妈,我到现在还没吃饭,先给我来碗面吧!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我们这两个财迷,问到现在忘了你还没吃饭,我马上给你下面。”梅秋萍也是被震到了,刚才一直在旁边看着冯一平没说话,现在忙着自嘲的说。

    进了厨房,替换下安安,她拿着笊篱的手有些颤,儿子刚才说的这些,是她以前从未接触过的,她也完全不懂,她只知道一点,做这样的事,肯定不容易。

    冯一平大口大口的吃着面,梅秋萍在旁边把一个麦饼掰成小块递给他,“儿子,我们知道你又是为当时开店缺钱的事想办法,过去了,我们就不说了,但现在不一样,过年后第二家店就要开业,再也不用你操心钱的事,你好好读书就好,好吗?”

    冯振昌也难得的摸了摸冯一平的头,在他肩上拍了拍,“就是,按你说的,明年我们也能有余钱在省城买套房,钱的事不用你再操心,好好读书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冯一平说的简单,但他们是过来人,深知赚钱的不容易,清楚这件事必然没有儿子说的那么简单,他们在大学城接触的老师学生那么多,都比儿子年纪大,也比他知道的多,也没听说谁就轻轻松松的赚了几万或是上十万的钱,儿子能做到这样,在人后肯定不知道费了多少工夫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爸妈。”

    套用后来的一句话,这就是父母,别人只关心你飞的高不高,只有他们在意你飞的累不累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到来,干活的时候也热闹了些。

    打烊后,冯一平手脚勤快的帮着一起收拾桌子拖地洗碗,也没人拦着他,这些事对他们这些农村人来说,真不算个事。

    顾不得已经近十点钟,爸妈带着他到已经租好的第二间店面看。

    这是位于一个十字路口侧面底下,连着的的两间店面,开间四米,进深五米,原来是个发廊,好像是因为一些事被公安部门查封,所以搬走的很匆忙,墙上可以看到镜框留下的痕迹,地上都是碎玻璃烂布头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,”冯振昌提醒他,“我们也刚刚拿到钥匙,还没来的及打扫,小舅那边这两天忙着给别人装修,要过几天才能进场。”

    这个店面也不错,原来一边是理发的位子,一边是按摩和冲洗的地方,没有后门,但有一个侧门,挺好的。

    冯玉萱兴致也很高,等这家店装修好,就是她来管,她兴致勃勃的拉着安安,说这里该怎么布置,那边该如何处理。

    第二天晚上,得到消息的梅义良和蔡虹就赶到了店里,等把卫生搞好,梅义良有些惭愧的说,“哥,姐,不好意思,你们的那笔钱我可能还不了。”

    冯振昌稍微愣了下,“没事,上次开这间店的时候,手里还余下了些,这些天也存了点,加起来差不多,可能就是桌椅台子之类的,到时要先欠着。”他看着彩虹说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爸说了,那钱不急,你们店开起来,半个月就能还上。”彩虹说。

    冯一平有些奇怪,应该不会啊,“小舅,生意不好吗?”

    梅义良和蔡虹对视了一眼,“生意挺好的,只是我们准备也开个公司,租办公的地方,买些硬件,还有跑工商注册,准备注册资金,这几个月赚来的钱都投进去还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好事,也要有个公司才正规些,不过我们现在还真帮不上什么忙,”冯振昌看了冯一平一眼。

    冯一平接过来说,“年后会有钱,你这边大概还要多少?”

    “至少还要五万吧,”梅义良说。

    这么多?冯振昌和梅秋萍也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“哥,姐,我们两个商量过,到时这些钱就算你们入股,你们占六股,我们占四股。”梅义良说。

    梅秋萍一听就不干,“那怎么行,我们现在也有事情做,到时如果我们手里有钱,那能帮就帮,你们以后把钱还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冯振昌也说,“就是,借钱还钱,别提什么占股的事。”

    蔡虹白了梅义良一眼,“哥,姐,我来说吧,我们主要的意思,是想让一平以后多想着这边点,帮我们多出出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他出主意?”冯振昌看着冯一平,迟疑的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做这一行,也是一平指点的,现在虽然有钱赚,但总这样下去,也成不了什么事,所以想叫一平帮着多想想。”梅义良说。

    冯一平谦虚的低着头,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即便一平有主意,你们有事直接问他不就可以吗,说什么占股不占股的。”梅秋萍说。

    “姐,不是这样的,我们总不好白白叫一平帮我们赚钱啊,再说,义良这个人你知道,有些江胡意气,我对他不太放心,我爸也说这样做好,他担心义良赚了一些钱后,谁的话都听不进去,到时好好的生意又给他搅黄掉。”蔡虹说。

    冯振昌他们不清楚这里面的道道,见他们连老蔡也搬出来,就转头问冯一平,“一平,你说呢?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