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冯一平倒觉得,小舅他们主动提出这个方案挺好的,亲戚朋友之间合伙做生意,后来太普遍。他现在看到遍地的机会,自己却没有办法把握,有时也挺郁闷。

    创业无小事,哪怕是开家小饭馆,你如果觉得简单,不亲力亲为,随便托付一个人,那一般也只会得到一个随便亏点的结果。

    后来多少把公司做到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大牛,早期创业都在这方面吃过亏。

    他现在真的太需要可靠的合作伙伴,如果小舅也真心希望他继续为筹备的装修公司出力,双方都有需要,那正好。

    装修这一行,市场不小,牵扯的不多,而且正处在起步阶段,前景好,机会也好。

    就说现在这些装修的家庭,绝不可能只买这一套房,现在维护好了,以后不但他是回头客,而且还会介绍来更多的客户,这是那些后来者花费极大成本也很难做到的。

    不过,越是和亲戚朋友做事,方方面面一定要先厘清,不然不但生意可能做不下去,亲戚也会反目。

    做生意和在家里种田不一样,种田的时候,大家互相帮忙,你帮我插秧,我帮你割麦,这些都无须量化,大家心里都有杆秤。

    做生意则不一样,牵扯到的,都可以用钱来衡量,如果用种田的那种心态来作生意,那还真难做出好结果来。

    就比如说现在,冯一平出的主意,是让小舅他们赚钱了,所以他们高兴,但要是有一天冯一平出的主意让他们损失一大笔呢,小舅他们会怎么想,会怎么做?不怨他,无所谓吗?很难!

    所以,只有利益均沾,风险共担,这样的合作才会长久。

    再说,他也不只这一个舅舅,还有另外个舅舅呢,都这样白帮忙,他也没时间做自己的事,现在有这样一个例子也挺好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要问一句,“小舅,小舅妈,我问的直白一点啊,你们不要介意,你们这是诚心的想合作,还是为了借钱?”

    小舅听了有些生气,“当然是诚心想合作,要只想借钱,我直接说借钱不就完了,哪用得着绕这么大弯子。”

    那就好!

    “爸,妈,我想了想,觉得小舅说的也有道理,既然是生意,那就按生意的规矩来,这样也免得以后有争执,我们之间再生出什么罅隙来。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唉,既然你们都同意,那我们也不说什么,老话也说,‘亲兄弟,明算账’,我们也不管了,你们说怎么办就这么办吧!”冯振昌说。

    “就是一家占多少,这个到时再说,我们什么都没做,就让我们占大头,这个说不过去。”梅秋萍补充说。

    “姐,这些我们都想过,路是一平指的,启动的钱也是他出的,我们手里现在也没多少钱,成立公司的这些费用,大部分还是要你们出,你们占大头理所应当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大姐,我们占四股其实就已经占了不少便宜。”蔡虹说。

    见这事初步定了下来,梅义良很高兴,马上就拉着冯一平问,“说说,你有什么好想法?”

    冯一平苦笑,“小舅,我现在也没什么现成的想法,你先做着,我先想想,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,一平今天刚来呢。”蔡虹掐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也是,自己也太心急,梅义良呵呵笑着,“你先玩两天,有空就想想,我赶着把那边的事做完,争取年内把第二家店装修起来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只在店里帮忙了一天,就带着办好的身份证,辗转倒了几趟车,找到了省图书馆。

    他在这一呆就是天,午饭也在旁边解决,参照着范本,总算把公司章程弄了出来。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好在后来他也委托代办公司起草过几次,也算有些经验。

    剩下的时间,他在图书馆翻相关的资料,可是还真不多。叫人讶异的是,他竟然发现,全国人大届四次会议批准的《第八个五年计划纲要》,明确提出,要“发展室内装饰业”,央居然对室内装饰业这么重视。

    这无疑从另一个方面印证了,他们这个选择是正确的,但同时,也意味着竞争是激烈的。

    他带着写出来的这些东西,找到蔡虹,叫他转交给小舅。第二天晚上,小舅又和蔡虹联袂过来,“这个东西我看没问题,现在关键是下一步要怎么做,我想到的就是到处发名片拉生意,你还有没有什么好想法?”

    “拉生意肯定是对的,但是同时要注意,维护好老客户,已经装修过的客户,要建立回访制度,比如那两家已经装修了一个月的客户,可以去登门拜访一下,看看有没有地方需要维修的,听听他们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梅义良翻了翻,找到公司结构那一页,“这就是以后售后服务部的工作是吧!”

    “是的,维护好老客户也同样重要,比如现在的家具厂,肯定有不少生意是老客介绍来的,是吧?”他问蔡虹。

    “恩,这个确实是。”蔡虹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这几天抽空就做,快过年,顺道带点东西去,你再说说,怎么找更多的生意?”有些事梅义良也是一点就通,接着还是问拉生意的事,这个见效快啊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了,民居装修,这个太零散,也许生意好的时候,一个月能接到十单,生意差的时候,一单也拉不到,所以还是要想想办法,找些稳定的生意。”这也是冯一平的经验之谈。

    比如他重生前接的那笔气动工具的生意,虽然量很大,利润也还可以,可是不持久,就只有这一次。

    反观他那个月其它的发货,比如液压件,所有的加起来都不到那单生意的分之一,但是它们是给几家企业配套的,月月都有需求,每个月的也量很固定,这样的生意才是长久的生意。

    “稳定的生意?”

    “就比如我家这样的,接下来要开其它分店,我们第一家装修做的好,接下来的要开几家,不是很容易就会想到我们?”

    “哦,有道理,对对,这样的生意,接到了一单,就等于后面跟着的我们也有机会,而且他们有计划,我们工作也好安排。”梅义良高兴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冯振昌和梅秋萍还在厨房里忙着,看到儿子和梅义良说的热火朝天的,都有些小骄傲。

    “可是,这样的生意不好找啊,”梅义良想了想又说。

    “是不好找,但也不是没有,你们没有留意到,新房高楼越建越多,公司越开越多,工厂也越办越多,跟着有些机构的分支也越建越多,就这条街上,有一家正在装修,准备年后就开业。”冯一平买起了关子。

    “这条街上?”梅义良和蔡虹回想着他们来时经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时,在旁边擦桌子的冯玉萱先叫了出来,“银行!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