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假期的时间总是过的快很多,第二家店,梅义良他们才刚收拾出个轮廓出来,就已经快小年。

    这个月,冯振昌他们带到省城的四家人,收入都还不错,也都攒下了一两千块钱,所以小年的这天,那四家买板栗的也不再做生意,进城的五家人,约着一起去年货展销会逛逛。

    这次展销会是第届,依然不在室内,而是在江边的一处广场上。

    到了这,过年的气氛扑面而来,四个入口都搭着红色的牌坊,进去以后,广场上用钢架搭着一列列大棚子,上面蒙着天蓝色的雨布。棚子间的通道不窄,至少有两车道吧,这时乌泱泱的全是人,各个棚子的大红横幅下面,人头攒动,气氛那个热烈啊。

    东明哥就说,“这城里人过年和我们也没区别嘛,打个年货也跟我们一样。”

    呵呵,还真是,现在城里人打年货一般也是全家上阵,不像后来,类似的展销会上,年轻人来都懒得来,以老人家居多。

    大家分头行动,就是不买东西,感受感受这气氛,回去塆里也有谈资不是。

    城市就是有各种隐形的福利,特别是一些副食和衣服,还真比镇里便宜,哪怕大家都是节省惯了的,出来的时候手里都有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等到出口的时候,队里的几个主妇就有些后悔,“怎么买了这么些?”

    呵呵,这就是展销会的魔力,它能激起你的购买**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拎着大包小包,大家满怀喜悦的踏上了归家之旅。

    黄承这个年也过的舒坦,一番运作,他终于在年前调到了镇林业站。在乡里的时候,他心里总有些没底,乡都已经被撤并,不定哪天一个件下来,这个林业站也被撤编,总算到了镇里,这下他踏实了很多。

    他一高兴,就答应了黄静萍的要求,过年的这前几天,就让她呆在镇上,带着妹妹一起玩几天。

    本来不太喜欢逛街的她,这两天尽带着妹妹往外面跑,特别是从腊月二十开始,每天下午,都要带着妹妹从街头挤到街尾,却又不买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小年的这一天下午,她又带着妹妹上街,还是和前几天一样,不怎么看东西,只看人。

    上小学的妹妹性子比较跳脱,这几天光跟着姐姐在人堆里挤来挤去,早就不耐烦,这时看着一个摊子上各色的糖果,就有些走不动道,黄静萍环顾了一周,叹了口气,给妹妹称了几两,“都小年了,怎么还没回来?”

    二十五的这天,吃过了午饭,黄静萍又一个人来到了街上,漫无目的的在人群游走,到街尾的车站那转了一遍,没有收获,她怀疑是不是已经错过了,正准备回家,突然听到有人喊她,她扭头一看,王昌宁从花坛边站起来,哦,看来是今天啦!

    她走过去,明知故问,“你怎么一个人在这,等车吗?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能去哪儿,我爸妈和姐姐今天从省城回来,下午会到,我一个人没事,就在这等他们。”这儿人不多,又空旷些,风比较大,王昌宁边说边搓着手。

    “大概几点到,要不你去爸那坐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四点吧,也快了,没事,不用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有两个钟头呢,去我爸那坐坐吧,提前一个小时出来也可以。”黄静萍力邀。

    黄承明白,如果不出意外,他将在镇上的这个位子熬到退休,所以他有了在镇里扎根的念头。这次分到的宿舍还是只有一间房子,他打算把老婆接到镇里做点小生意,所以租了一套民房,如果发展的好,他计划在镇里买块地,建座房子。

    黄承不在,年前应酬多,他又刚到新单位履职,这个时候要拜访的人多,只有小女儿一个人在家围着听着音乐,围着火盆看小说。

    黄静萍和王昌宁其实没什么好聊的,所以聊着聊着,就又说到了冯一平身上,“他这次考的还真不错,又是年级第一,全县第二,和第一名只差了不到分,真是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已经是第次全县第二。”王昌宁说着有些想笑,冯一平走前叫他领成绩单,他笑着问,“会不会还是第二?”冯一平当时很不爽的嘟囔了一句,好像是“千年老二”什么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黄静萍就旁敲侧击的问一些问题,都是关于冯一平的,她的意思,王昌宁心里明镜一般,他有些庆幸,好在肖志杰和张秋玲现在关系不错,不然还真挺麻烦。

    最后,黄静萍看似不经意的问了一个问题,“他一家人都在省城,冯一平不会转到其它学校读书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,”这个问题王昌宁也问过,冯一平当时斩钉截铁的回答了他。

    “哦,那挺好的,老师们就不用担心了。”黄静萍开心的说。

    所以说,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嘛。

    快四点的时候,王昌宁终于在车站等到了从省城回来的一行人,冯一平背着个大包第一个下车,笑着说他,“怎么,这么大个人,还想妈妈?”

    梅秋萍在后面拍了他脑门一下,“怎么,不能想吗?”

    冯玉萱在旁边幸灾乐祸,“打的好!”

    王昌安也下了车,“弟弟,”王昌宁跑过去,然后看着爸爸妈妈从车里下来,“妈”,他过去从她手上接下来一个包,他妈说的话,和梅秋萍见到冯一平说的话一样,“又长高了,还是这么瘦。”

    大人们走在前面,他们两个边说边走,一会就掉在后面,王昌宁把成绩单给冯一平,又说了在县里的名次,冯一平很恼火,这都期老二,梁家河学的老师什么时候也能参与阅卷呢。

    到水果摊那一块的时候,王昌宁碰了碰冯一平,顺眼看去,只见黄静萍穿着一件半长的玫红色呢子外套,脖子上围着条蓝色的丝巾,手里拿着顶黄色的绒帽,牵着一个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小姑娘,在那些摊子前逛着。

    冯一平想,还真是巧啊,今年又碰上了,“黄静萍!”他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黄静萍转过头来,也是一副怎么这么巧的样子,“冯一平,你这是……刚回来?”

    “是,刚到,你呢,办年货?”

    王昌宁在旁边朝冯一平眨了眨眼睛,“刚才不是还说给她带了礼物吗,现在不正好?”

    冯一平一愣,哪有这回事,不过转眼就明白了,从包里掏出一套黄冈高出的习题集,外加一块电子表,“在省城闲逛的时候买的,准备年后开学时再给你的,现在正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妹妹吧,来,这只钢笔给你,”冯一平对牵着黄静萍手的小姑娘说。

    “这这么好意思,”黄静萍推辞着不肯接,王昌宁帮着劝,“这是他的一片心意,买都买了,你就收着吧!”

    刚好这时前面喊他们两个快点,冯一平把东西往她手里一塞,“爸妈叫我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们两个在人群走远,黄静萍对妹妹说,“你这只钢笔给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,”

    “我拿东西给你换!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“那我给你买好吃的?”

    前面走的两个也在争论,“你那份没有了啊,”冯一平对王昌宁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能这样,我是帮你好不好,我不管,这份先给我,肖志杰的那份,你另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