腊月二十八这天早上,梅家四兄弟齐刷刷的联袂而来,而且都不是空着手,这可是这几年少有的盛景。

    所以,你说钱这个东西,呵呵!

    虽然知道他们是为什么来的,梅秋萍还是忍不住高兴,“来就来吧,还带什么东西,早饭吃了吗?”她一边把兄弟们朝屋里让,一边问,“过年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都来啦!”冯振昌走叼着烟出来,手里拿着一挂鞭炮,噼噼啪啪的放起来。

    过年的这几天,办一桌菜也容易,冯玉萱去帮忙,没多久,就整治好了几个菜,开了一瓶酒,郎舅几个就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酒至半酣,大舅略有些尴尬提起话头,“哥,姐,前些年你们难的时候,我也什么忙没帮上,本来我不好意思开这个口,我媳妇这两天一直在家催我,都吵了几次,我被逼的没办法。你们几家现在都有事做,就我一个还是在家种地,蓉蓉和瑞瑞慢慢大了,花钱的地方也越来越多,所以,我今天来,就是想让你们帮着指条路子。”

    冯振昌看了坐在一旁的梅秋萍一样,“国胜,你不说我和你姐也帮着想了,我们商量过。你呢,要是能走开,可以去省里卖板栗,我们原来卖的那一片,刚好给你接手。

    要是不去省里,也好办,我们明年也准备多开几家面馆,一平说在农贸市场买的面,没有我们自己牵的挂面好吃,国华不是有个油坊吗,刚好,自己榨油也便宜,你们两家就牵面,做好了,晾干了,装箱发到省城。

    我们现在这家面馆,一天能卖两百碗,要是再开个几家,一天上千碗不是难事,我怕你们两家人加上爸,都还忙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梅秋萍说,“你们牵的面,我们用着也放心,面我们也都用现钱买,不会赊欠,这个事累是累点,但收入也不会差,在家里什么都方便,蓉蓉他们读书也不会耽误,田地也可以抽空种,你看呢?”

    梅国胜听了,眼睛发亮,“这个是不错,国华那里有油,就是面粉要另外买,国华你看呢?”

    舅想了一会说,“油啊粉这些倒不是事,累也不算什么,就是牵面这个事靠天时的,碰上梅雨的时候,一两个月都不能牵,那不是耽误了面馆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再开几家起来也要时间,一个月新开一家吧,也要半年的工夫,一个月开两家,那至少也要个月,回去以后你们就可以先做起来,做好了先放着,我想至少今年应该供的上。”冯振昌说。

    “恩,那倒是,不过这样一来,那么多面,要有个地方放,不然会发霉,这个倒是个麻烦事。”舅说。

    “你油坊旁边不是有那么大的空地吗,就盖间通风的大房子起来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”小舅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,”大舅说,“真要做,不到半个月的工夫也就盖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做!”舅想了一会,下了决心,四兄弟里面,他是最不好离家的,孩子他最多,有个,油坊可是他的全部家当,虽然现在看起来,没有大姐和老四在省城赚钱,可在乡里,也算收入偏上的。

    大姐他们说的这事,虽说要投一些钱,也算是稳当生意,再说,牵挂面这事,也挺麻烦的,他们做的好,其它不说,就乡里也能买一些。

    “你媳妇这次回来,就留在家里是吧,那刚好,一起帮忙。”大舅对二舅说。

    “那没得说,”二舅说,“不过,哥,姐,你们面馆要的鸡不也不少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这边也还有个兄弟呢,”冯振昌笑着说,“我们这山里地方好找,养鸡方便,再加上做麦饼用的咸菜,也叫他们做。”

    二舅听了有些讪讪的,“没事,顶多下半年,按一平说的,我们把面馆的事都弄清楚,然后你们再开一家也容易。我这个做姐的今天就把话说明了,不是不想帮你开,就怕帮着你们开起来,生意不好,那没办法交待,你也看到了,一家店要投四万块钱,对谁都不是个小数目,莫得为了这些到时伤了感情。”梅秋萍说。

    “二哥,现在不要贪多,等年后我这边公司开起来,现在这几个人肯定不够,到时你也可以带只装修队,我还怕你到时忙不过来呢。”小舅说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这样挺好的,来,喝酒!”

    四个舅舅满意而去,连二舅也觉得这样的安排不错,冯振昌和梅秋萍也舒了口气,满意就好,也算了了一桩心事。

    除了梅秋萍生病的那一次,前几年日子难过的时候,四个弟弟也真是没帮上什么忙,不过他们现在有了些条件,只顾自己,放着兄弟们不管,这样的事他们还真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29的这天,冯一平家又是人来人往的,好多人来找冯振昌写对联,冯一平不得不帮着往村里的小卖部跑了两趟,把他家存的红纸买回来一大半。

    第二趟回来,他走到门口,就听见有人在家里说话,“振昌叔你这两年是了不得,是村里第一个在省城开店,儿女也有出息,姑娘现在能帮上不少忙吧,还有你家一平,不要说在村里,四里八乡都知道,我们这出了个聪明孩子,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,肯定是他,这条烟你收着,今天一定要帮我写两幅对子,让我也沾沾你的福气、财气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听着这声音有些熟悉,一时想不起来是谁,进屋一看,原来是村支书,正和冯振昌拉扯着,要他收下那条烟。

    看到它进来,支书笑着打招呼,“一平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过年好,”冯一平也问候了一声,他知道,爸妈肯定也明白,支书这是变相的登门道歉。

    那次他带着村里的人,找冯一平这个小孩子收上缴,这样的事当然瞒不住,收板栗的时候,冯振昌虽然回来过一次,但在家里呆的时间不长,这次刚好,过年的时候,冯振昌他们即便有气,也不会说什么狠话,打着叫他写对联的幌子前来,他也不丢面子。

    喧闹的几天过去,终于迎来了春节!这个春节,是冯一平重生后,过的最圆满的一个春节。

    他家的风头,在村里那是一时无两,今后的几年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大变化。

    姐姐也回来了,一家团圆,父母也没有去年过年时的缺憾,所以,就连一向滴酒不沾的梅秋萍,十的那天,也喝了杯酒。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,非常感谢书友rockefeller的打赏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