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寒料峭,早上的时候,路上行人稀少。路边不时就看到红色的鞭炮屑,还有些不到学龄的熊孩子从路边的塆里跑出来,穿着新衣服,手里拿着一盒摔炮,见到路上有人经过就朝地上扔一个,看到路人受惊,他们就嘿嘿的乐。

    冯一平见了,还真想也买一盒玩玩,可怜他小的时候,可没有玩过这么高级的玩意,也不知道那时有没有,当然,即便有,那时的家里多半也是买不起的。

    今天是正月初九,情愿或不情愿的,大家又都踏上了返校的旅程。这一路上,可以看到不少一边肩上背着行李,一边肩上背着书包的男生,只有那些女生,才由爸爸挑着行李,送她上学。

    冯一平和王昌宁骑着车,也带着一堆东西,却并不朝学校走,半路径直拐向肖志杰家,骑自行车上坡真不是件容易事,冯一平的这辆还好,好歹是山地车,王昌宁的那辆老式二八大杠,推着也费力。

    肖志杰准是一早就在塆前等着,远远的见他们到了,对旁边的一个小孩子说了一声,就下来帮他们推车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,又胖了?”冯一平看着他肉嘟嘟的两腮,有些不确定的问。

    “哪有,衣服穿的多而已。”肖志杰死不承认。

    “你再胖下去,你不着急,张秋玲该着急啦!”王昌宁在旁边幽幽的来了一句,引得冯一平哈哈大笑,朝他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肖志杰笑着朝他虚踢一脚。

    到了塆前的晒谷场的时候,肖建平已经把长长的一挂鞭炮放在场边的晾衣杆上,一见他们走近,就噼噼啪啪的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车放在这就好,进去的路不好走。”肖建平帮他们把车上的东西拿下来。

    在他家也没多呆,就吃了一个苹果,外加一碗水饺,歇了一会,就又忙着往外面搬东西。

    他们今天来,主要不是拜年,而是帮着肖志杰搬家,他去年磨了整整一个学期,总算让家里和王老师同意,也搬到冯一平那。

    肖建平自行车的后座上搭着几块板子,行李等重的东西他骑车带,肖志杰呢,有些不好意思的推着一辆车走在后面,冯一平和王昌宁一看,都有些忍俊不禁,也就是他爸妈还在旁边,不然非得大笑一通不可,因为他推着的,赫然是一辆女式自行车。

    好在车的颜色还是很冷很男人的黑色,不然他们真要找肖志杰要补牙的钱。

    也是,就他那腿,又短又胖,骑王昌宁这样的二八大杠,只能站着踩,坐在车座上还真有些够不着。

    她妈妈一直送到公路边,一路嘱咐个不停,肖志杰相当不耐烦,一脸终于奔向自由的喜悦,说了一句,“妈,我先走了,你也早点回去吧。”就骑着车,当先而去。

    冯一平说,“姨,放心好了,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,离得也不远,地方叔也知道,你有空过来也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我晓得,有你在我就放心。”她妈妈说是这样说,却牵起衣袖擦了擦眼角。

    “唉呀,有什么好担心的,他不住一平那,不也住学校,早就跟你说过,他们个住在外面,日子过的比在家还好。你回去吧,午饭我就在他们那吃。”肖建平说。

    经过学校门口的时候,个人都是加大马力,飞驰而过,就怕被老师看到然后被抓差,开学的头一天,事情总是多一些。

    在王昌宁和肖志杰别样的笑声,冯一平撇下他们个,去林慧家拜年。

    怕是知道他要来,姨父也等在家里,从梅家湾,他们也知道了冯振昌他们的情况,姨父问了几句,很有些感概,原本他们这些吃公家饭的,不但受人尊敬,而且收入也不错。

    现在呢,在外面发财的人越来越多,两相对比,他前几年还算的上可观的工资收入,现在看起来有些可笑。

    姨妈亲耳从冯一平口确认了听来的消息,很替他家高兴,一迭连声的说,“总算好了!”

    林慧在一旁听的也很认真,她爸也算是个能人,具体收入她不清楚,但她估计,工资和之外的收入,主要是工资之外的收入,加在一起,顶天了一年也就几千块,也就是还抵不上冯一平家一个月的。

    刚刚从肖志杰家出来,冯一平确实什么都吃不下,最后,被姨妈硬塞了一大袋水果。

    他骑上车准备走,林慧背着个包从家里赶出来,“一平,等等我,我也去你们那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那有什么好看的?不过也不好拒绝不是。

    林慧跳上车后座,毫不见外的用手揽住他的腰,大声说,“走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虽然两世为人,却是头一回骑车带着女孩子,虽然他和林慧顶天也就和姐弟差不多,可毕竟两个人都大了,不管林慧有没有,他可是有男女大防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骑的很认真,比他后来开车还认真,可真是耳听四路眼观八方,就怕一个不小心,遇上什么突发的事,突然刹一下车,让后座的林慧朝前撞过来,叫林慧误以为他起了什么歪心思,那可不好。

    所以他这一段路骑的很吃力,在这寒冷的天气里,到后来甚至出了一身汗,终于顺利的到楼下时,林慧看他一脸的汗,“你身体还是这么差啊!”

    嗨,冯一平也懒得辨别,摇了摇头,带头朝楼上走。林慧追上来,“一平,你什么意思?你是嫌我重吗?”

    看她把书包拿在手里的架势,冯一平哪敢有什么二话,“没有,你挺轻的,我早上在肖志杰家吃多了些,刚才在你家又吃了些水果,肚子里满满的,使不了大力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林慧明明相当满意他的回答,却还要笑着确认一下。

    “当然,在这样大是大非的问题面前,我一向是有一说一。”冯一平大义凛然的说。

    有了林慧的加入,午这餐饭更热闹了些,林慧这个人,估计iq一般,但eq确实高,几句话下来,就拉近了和他们几个的距离。

    趁着今天个人第一次团聚,肖志杰吵着要取个名字,这也是事下挺流行的事。他这么一说,除了冯一平,其它的人都很有兴趣,大家纷纷献策,但都相当一般。

    比如肖建平说的,“梁家河宝”,这明显是调侃他们,还有什么“梁家河英”“杰”这样马不知脸长的自夸之语,还有什么“友”“才”这样青范儿的。

    问冯一平的时候,他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弦,笑着顺口说出了“剑客”这样的词,谁知竟被他们一致表决通过,叫他反悔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网络时代,好多词都被大家给玩坏了,比如和“贱”谐音的字,都朝“贱”上靠,他刚刚也正是想到这个挺搞笑的,谁想顺口就溜了出来。

    好吧,他成功的让自己成为了剑客最小的一位“贱”客。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,非常感谢书友鱼跃此时海1的打赏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