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的话,把书放进书架吧,方便了您,也支持了我,非常感谢!

    个人在502的第一个晚上,肖志杰异常兴奋,都十点多,还在他们房间和冯一平房间里两边乱窜,更是一会开灯,一会熄灯,整个一多动症痴肥少年。

    呵呵,这孩子也是压抑的久了,从五年级开始寄宿以后,就一直按时作息,准时熄灯,准时开灯,他现在这些作为,就像是后来网上流传甚广的那个“等咱有了钱”的段子里说的一样,就是想把以前的缺憾补回来。

    十一点多,他还精神抖擞,提着录音机,带着耳机听歌,冯一平醒过来劝了几句也就罢了,等明天,他自然知道厉害。

    果然,早上六点的时候,他怎么都叫不醒,迷迷瞪瞪的到了学校,就直接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这样可不行,冯一平把东西放到抽屉里,看也买看一眼,就强拉着他去食堂那洗了几把冷水脸。

    在这样寒冷的早上,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,直接淋在脸上,叫人清醒的效果那真的一级棒,看到肖志杰冻的呲牙咧嘴的,冯一平那个舒爽啊!

    等他们再回到教室,出早操的同学已经回来,冯一平坐下来后,这才发现,抽屉里多了一个银灰色的相框,旁边夹着一张小纸条,“谢谢你的礼物!”

    他扭头一看,黄静萍低着头在写着什么,好像是察觉到了冯一平的视线,她轻抬皓腕,把垂下来的头发都略到耳后,露出半边脸来,然后,那半边脸,白里慢慢透红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,相当的有韵味,冯一平呆了呆,看到她的手上,赫然正拿着他送出去的那支钢笔。

    可是,你送一个没有照片的相框,这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惊蛰的这天,已经到了正月的尾巴上,和半个月前相比,风也变得和煦了许多。

    午时分,张作栋拍打着衣服上的粉尘,向街角的那家饭馆走去,后面跟着几个勾肩搭背的徒弟,好几个嘴里都叼着烟,走路也没个正形,大声说笑着。

    进了们,饭馆的老板娘一看是他们,那脸当时就跨了一跨,张作栋只当作没看见,找了张大桌子坐下,几个徒弟去点菜打饭。

    下十五之后,县城里的一家人请他建房子,原本也没打算在城里吃饭,都是骑着车赶回家,急匆匆的,来回至少一个半钟头。

    直到几天前,一个徒弟发现了这个好地方,只要点一份一块五的菜,再加上五毛钱,白米饭就随你敞开肚子吃。

    这还是蛮划算的,于是从那天开始,他们师徒几个午就定点在这,一人点一个菜,凑起来还比较丰盛,至于饭,好吧,他们都是干体力活的,就连张作栋这个年纪最大,个子最矮的,每餐也要吃上大碗。

    于是两天之后,老板娘看他们的目光就有些异样,要进来都是这样的客人,那她还真赚不了什么钱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规矩也不好改,白纸黑字的贴在门口呢,再说,她们家就是靠这个点子招徕生意,也不是人人都像这师徒几个这么大的肚子。

    一口气吃下大碗饭,张作栋看着还在吃的徒弟们说,“我们加把劲,这里的活半个月可以做完吧?”

    “有半个月的工夫,够了。”徒弟们嘴八舌的响应他。

    出门的时候,一个穿着皮衣,屁股后面跟着一个半大孩子的人拦住了他,“张师傅是吧,我姓梅,省城嘉盛装修公司的,不知道能不能耽误你几分钟?”

    “嘉盛装修公司?”张作栋听着这个陌生的名字,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们坐下说吧。”梅义良把他朝里边请。

    他们的这张桌子上可丰富的多,有鱼有肉,还有个排骨汤,看来是刚到,菜都还没动。

    “张师傅,来,我们边喝边聊。”梅义良给他斟了一杯店里上的老米酒。

    “我不大会喝。”张作栋推辞道。

    “那没事,你随便。”梅义良说。

    张作栋却感觉随便不起来,浑身不自在,从他坐下到现在,那个小孩子就时不时的盯着他看,好像他脸上刻了花一样。

    “一平,来,吃。”梅义良给冯一平夹了一筷子菜,“张师傅,我看你下午还有事,那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。你也做这一行,现在到处大搞建设,省城更多,我在省城开了家装修公司,目前下面支装修队都忙不过来,所以特意来找你,想请你到省里帮帮忙,你放心,一切待遇从优,多我不敢说,至少会比你目前的收入翻一倍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知道我的?”张作栋拿起米酒,轻啜了一口。

    梅义良扫了冯一平一眼,当然是从他那,不过嘴里却说,“今年以前,我二哥也一直在隔壁县,就是我们县做和你一样的营生,听人说起过你,说你做这一行多年,不少徒弟都已经独挡一方。”

    梅义良也纳闷呢,下了十五就接到冯一平电话,说是听同学说起了一个人,叫他一定要回来一趟,务必要把这个人请到公司里去。

    于是他昨天下午汇合了放假赶过来的冯一平,今天早上,骑着从宾馆借来的自行车,被他带到一个路口,在那守株待兔,看都张作栋从里面的村子出来,才骑着车慢慢的跟着,像搞侦察一样。

    他就奇了怪了,不就一个农村的小包工头吗,值当这样?

    冯一平也是看了又看眼前这个,他后来也叫“爸”的人,当然年轻了许多,还是那样矮,头发依然是不多,笑声依旧挺爽朗。

    在建议小舅搞装修的时候,他就有了这样一个朦胧想法,先把张作栋拉过来,然后顺理成章的就会和张彦搭上线。

    他这个岳父,是农村最早的一批包工头,不过太顾家,错过了一些好机会,直到到老了也一直在县里打转,钱是赚了些,但跟他那些到外面打拼的徒弟没法比。

    现在有个专业对口的公司,把他先拉进来再说吧。

    这就是和小舅合伙的好处,换做其它的合作伙伴,谁会理这样无头无脑的要求?

    最佳合作伙伴这事,即便是在二十多年后,也是可遇不可求的,更何况是在当下。创业之初,如果有合作伙伴可选,那是非常奢侈的事,一般人肯定碰不上这样的好事。

    再者说,与亲戚合伙并不是最不理想的,最悲催的是,你当老板,老婆做老板娘。

    从早上起床到晚上上床,可能说的都是生意上的事,遇事意见不同时,说不定就会从店里吵到床上。

    再说,小舅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,冯一平只是稍微说了几句,你看他现在说的,张作栋还有些迟疑,总觉得有些不太踏实,今天是个什么日子啊,怎么就遇上这样的好事找上门来?

    他迟疑,在门外等了一阵,不见他出去,然后又进来的徒弟们可被梅义良给说动了,一个老成点的就建议说,“抽空去看看吧师傅,反正也不是什么坏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,眼见为实,张师傅你就安排一下,抽空去我那看看,费用都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?”张作栋看着周围的徒弟问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吧!”徒弟们异口同声的说,去省城,有路子的话,总不会比在县里赚的少吧,年轻人嘛,谁不向往大城市!

    张作栋最后也答应了下来,不像后来,他现在还算年轻,也有些冲劲,再说,人家大老远的找上门来,怎么也得给个面子不是。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,非常感谢书友我不住在6楼的打赏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