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点多才到镇上,天早黑了,梅义良好不容易找了辆还愿意载客的轮车,等把冯一平直接送到学校时,已经快八点钟。

    两边的教室里灯火通明,只有年级的教室里,有老师在讲课,其它的几个班,看来都在自习,非常安静。

    冯一平也不想这轮车“嘟嘟”的开进去打破这份安宁,在校门口就跳下车。

    “要我陪你进去吗?”梅义良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去找老师问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态度好点,我今天才发现,你这脾气也挺暴的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我脾气暴吗?冯一平边走边想,今天那女人实在太过分,不占理还欺负人,他到后来小小的爆发一下也正常吧。

    不过,那女的蛮不讲理,自己是不是也有点年少气盛呢?是不是自重生以来,一直顺风顺水,心里多少有些把自己高看一眼,所以就更受不得气?

    不过,古代有句话,“车船店脚牙,无罪也该杀。”现在不管是这样的班车还是出租车,有些人的素质确实一般。原来也见过更过份的,为了少收的块把钱,一个售票的愣是把个几十岁的老人说了一路,跟这些行当里的人置气,确实不值当。

    不管是普通人还是不普通的人,谁都有无端受气的时候,如果次次都这样计较,那那些不普通的人也会变成普通人,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时间做正事。

    看来,不管怎么说,自己的涵养还是有提高的空间。

    而现在,冯一平还真没有傲娇的条件。

    这应该也算是冯一平个人的一点特质吧,遇事总不忘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,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。

    普通人嘛,也只能这样,当我们改变不了大环境的时候,首先要顺着它,融入它,等到有条件时,再来想办法改变它。

    当然了,很有可能,下次再遇上这样的事,他该发火还是得发火!

    自我调解了一番,冯一平接受王玉敏批评的时候,非常的虚心,好在王老师也没说几句,就让他回去好好学习。她本来以为冯一平今晚不回来的,结果第一节晚自习还没下,他就赶到了,迟到总好过不到。

    做班主任一两年,王玉敏也有了些心得体会,对冯一平他们这样的好学生来说,上课迟到,他自己也很自责,你要是再不依不饶的过了头,搞不好就起了反作用。

    梅义良这次回来,事先也没打招呼,听见敲门声,梅建披着衣服起来开门,见是他,有些吃惊,忙把他让进屋里,“这大半夜的,不打声招呼就回来,怎么了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爸,就是回来招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事?”梅建还有些将信将疑的,梅义良以前可有过前科,在外面和人打架了,然后半夜灰溜溜的躲回来。

    “真没事,我这两天一直和一平在一起,能有什么事,我饿了,有剩饭吗?”

    哦,说这话的时候才想起来,只顾着闷头赶路,忘了一平也是没吃晚饭的,以他那个饭量,估计现在正饿的慌呢。

    梅建听他说和冯一平在一起,这才放下了心,他那个外孙,什么都会做,可打架这事,一定不会做。

    他可是怎么也想不到,冯一平他们今天,还真差点就干了一架。

    张作栋晚上和一帮徒弟天擦黑的时候才收工,抹黑赶到了家。听到屋外自行车哐当哐当的响,家里人就知道是他回家,他刚进门,偏胖的女儿和偏瘦的儿子,一个端着盆热水,一个拿着条毛巾,小跑着迎上来,“别跑,小心摔了。”

    他接过水和毛巾,一双儿女却并不急着走,特别是刚上二年级的儿子,眼巴巴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他笑着从车把上取下一个黑塑料袋,“看看这里是什么?”

    儿子抢过去一看,马上朝厨房里跑,“妈,爸今天买了苹果。”

    张彦追在后面,“你现在不要吃,不然等下又不吃饭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他家保留的传统节目,只要是去街上做事,张作栋每次回来,都不会空着手,要么是水果,要么是饼干之类的零食。

    张作栋拿着毛巾跟在后面也走进厨房,对正在灶上炒菜的老婆说,“今天有个在省城开装修公司的人来找我,叫我去省里帮他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,以前认识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一个姓梅的,就隔壁那个县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的人,可靠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可靠的,他又图不了我什么,就是我有些手艺,还带了这么多徒弟,一过去就能帮他拉起来一支装修队,不管怎么样,我想先去省里看看,他也说了,来回路费他报销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也行,现在不比前两年,他们两个都上学了,白天不用人照顾,你也走的开。去省里闯闯也好,小彦明年就升初,学费什么的一年比一年贵,再说,准备在路边建新房的钱不也差一大截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样想的,那把县里的这房子建好,我就去省里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成咬着个苹果叫了起来,“我也要去省城!”

    张彦听了,也有些憧憬,此时的她,对省城也没有直观的印象,只觉得那一定是个大城市。

    她更不知道,这些事后面还有一个推手。

    梅义良既然回家来一趟,当然不好第二天就走,梅国华那里当作仓库的房子正在建,他怎么也得帮上一天忙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他跟着老爸大哥王哥的油坊那走,梅国胜问他,“姐他们生意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不错,下月初,第二家店就会开业,地段也挺好的,估计生意也不会差。”

    仓库的墙已经盖起了一半,和普通房子不一样的是,四面都留下了很大的地方装窗户,房高也会比较高,所以和普通房子不一样,用的是水泥框架结构。

    陆续有不少村里人来上工,过来的时候都会和他们打招呼,“老四回来了,听说你在省城开公司了?建叔你这真是好福气啊!”

    梅建听了当然高兴,儿女有出息,最开心的当然是他。到他这个年纪,夸孩子,比夸他自己他还乐意听。

    梅义良也笑着,叔啊哥的叫着,一个个的给他们散烟。

    个儿媳妇,在油坊那边围着一个大盆准备和面,旁边还放着一盆火,看见这边热闹,老媳妇叉着腰在那边叫,“老四,过来和面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吧,这边小工人也够。”梅建说。

    可梅义良真不想去,和面是个力气活不说,这样的天气里,掺了水和油的面,和起来那个冷啊,要不个嫂子也不会在旁边放上一盆火。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,非常感谢书友睡醒到拉萨的打赏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