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抱歉啊,这两天麻烦事比较多,刚到家,所以这一章又迟了些,不过我诚意很足的哦,为了早点回来,到现在饭都没吃。

    月二十号下午,冯一平风尘仆仆的从香港辗转回到省城,连在路上的时间一起,他这一趟花了十几天时间。

    之前的几个月时间里,羊城和香港那边总算帮他办好了相关的手续。有了年初的试水,第二批的生产量翻了几番,除掉佣金,冯一平两次分成加起来的十万多美金,全部被存入了瑞银香港分行。

    他没敢给家里人带礼物,要是让爸妈知道自己一个人跑了这么大一圈,要么他们回去一个人看着冯一平,要么,会想办法把冯一平转到省里来读书。

    当然,东西还是买了一些,精巧的随身听就买了五个,还有其它的小玩意,全部被他寄存在车站,可不敢让爸妈看到。

    这半年,成就非常不错,面馆新开了五家,加起来有了六家店,从村里又招来了十几个人。

    这十几个人,也算是面馆的核心竞争力之一。在家里往往一年也产生不了多大经济效益的他们,拿上了和省城人一般的工资,而且吃住全包,工作热情和积极性,不是其它跟风的面馆服务员可以比的。

    六家面馆,因为地段不同,生意有好有坏,但最差的一家,平均一天也能买近两百碗面和近一百个麦饼。

    冯振昌和梅秋萍他们第一次看到,仅一个星期,账上就多出了万把块钱,两个人都淡定不起来,等到存折上终于有了六位数,那天晚上,夫妻两个差不多一夜没眨眼。

    梅秋萍抱着存折反复问丈夫,“我这没做梦?”

    冯振昌也有些亢奋,呵呵的笑着,冷不防,“啪”一下,在她背上打了一巴掌,“痛吗?”

    不过,这十万块钱在存折上也没呆几天,就被他们变成了一套房子。

    冯一平原打算帮家里买套房子的,谁知道蔡虹和小舅为公司看了一栋层小楼,建筑面积有百多平,后面还有个小院子,将将把冯一平存折上的钱耗尽。

    冯振昌现在也是彻底脱产,每天就在几个店里转,在车站接到冯一平后,径直带着他到了刚装修好的新房里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小湖边刚建不久的一个小区,有六栋高八层的小楼,楼间距不大,绿化也一般,倒是周边环境不错。

    本来按冯一平的意思,直接在那些旧小区里找找,买套大点的二手房也不错,反正现在的这个新建小区,估计过个十几年也会再次拆迁。

    可是听说花这么多钱买旧房子,爸妈死活不同意,他们一定要买新的,冯一平也拗不过他们,那就随他们吧,反正不管新房还是旧房,现在买都划算。

    而且,住惯了瓦房的他们两个,一买就买了顶楼的,原来一直住的低,他们现在就想站在高处看看风景。

    冯振昌带着冯一平,到了最里面一栋二单元的八楼,打开门,高兴的对冯一平说,“快进来,这是你小舅大致按你意思装修的,看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这是一套室一厅,外加一厨一卫的房子,实际面积一百二十多个平方,不像后来流行大厅的房子,客厅不太大,但光线不错。

    总体装修走的是冯一平定下来的极简现代风,差不多就按他和张彦第一套房子来的,比如电视背景墙之类的也有,在这个时候,应该是独一份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独一份估计也保持不了多久,梅义良装修完了以后,肯定会拿着图纸去忽悠后来接到的客户。

    除了沙发这些,所有的木制家具当然是老蔡出品,因为算得上定制,所以看起来很和谐。家具颜色,是浅色木纹黄,看起来清爽明快,简洁大方,就是过上十年,也不会显旧。

    客厅也不现在的大多数人家一样铺大理石,和卧室一样,也是木地板,本来爸妈还不太满意,老蔡来过一趟后,肯定了冯一平的意见,说比那些大理石的好的多,舒服又安全,还好清洁。

    冯振昌非常兴奋,带着冯一平一个个房间走过去,嘴里不停的为他介绍这里那里的,冯一平很理解爸爸的这种心情,他和张彦终于在城市里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套房子时,同样的高兴兴奋。

    而且,对冯振昌来说,现在他们一家,除了户口,除了一些人际关系,现在和一般城里人也没什么两样,甚至经济上比那些拿工资的还要宽裕。

    两年前,他还是靠天吃饭的农民,现在,则走在成为市民的路上,他怎么不高兴,怎么不兴奋?

    冯一平和爸爸把饭菜做好了,等到晚上九点多,在店里的妈妈和姐姐回来,一家人终于在新房里团聚。

    梅秋萍一进门,首先还是把冯一平拉倒身前,上下打量着,“又长高啦!”

    冯玉萱在一旁有些吃醋的说,“当然了,他现在餐餐吃的那么好,不长高才怪呢,十四岁的时候,我要是也吃的和他那样好,也不会这么矮啊!”

    她跑到冯一平身边比了比,已经比冯一平矮了半个头去。

    不过,她这次见了冯一平还是很高兴,抱了他一下,“听说你期末考试又考的不错,想要什么跟我说,我带你去买,这几个月的工资,我可基本没动。”

    梅秋萍在旁边说,“你买也好,免得我们给他买了,你又说我们偏心,走,一平,我带你去看看!”

    冯玉萱在后面笑着说,“你们不偏心吗?从小就把弟弟当个宝,唉,谁让我是女孩子呢!”

    梅秋萍转身给她头上一个响栗,“你小的时候,我们是缺了你的吃还是少了你的穿,一平以前还尽捡你的旧衣服穿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不管,反正你们就是偏心。”

    梅秋萍也懒得理她,带着冯一平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说。爸爸带他转过,他自己也转过,现在妈妈又热情的带着他转,不过,他一点不耐烦也没有,配合的很好,父母,也需要子女的承认的!

    冯振昌表现的也很好,没过来凑热闹,把饭菜都端上桌,又把碗筷摆好,这才喊他们过去吃饭,很有些家庭主夫的意思。

    爸爸和姐姐喝酒,妈妈和他喝可乐,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着喝着,梅秋萍忽然眼睛有些红,“两年前,这样的日子,我是做梦都没梦到过,真的!”

    冯一平也很欣慰,自己的努力,总算是有了些成绩。重生一次,赚钱多少并不是主要的目标,能让身边的人早日过上比以前幸福的日子,才是最让他有成就感的事。

    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