翌日早上,冯一平终于又一次睡觉睡到自然醒。睡觉时再也不用听“火车进行曲”,还真是件幸福的事。

    伸着懒腰走到阳台上,扑面而来的是带着水汽的凉风,湖边的这个小环境倒是可以,要说爸妈眼光也蛮不错。

    到小区前的小卖部花一块钱呼了一下,不一会梅义良就回了过来,“你就在那等着,我马上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马上来接我?他这是买车了?

    冯一平才刚吃完一支老冰棒,梅义良就骑着一辆摩托车轰隆隆的过来,红色的车看上去眼熟,走近一看,这不是蔡磊那辆吗?

    “怎么样?我也想买一辆。”梅义良带着墨镜,灰色条纹的t恤衫,腰上显眼的别着一个bp机,一副有为青年的派。

    见冯一平的眼光落到腰上,他取下来递给冯一平,“要不要给你也买一个?”

    冯一平拿在手里随便翻了一下,连细看的兴致都提不起来,“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这么个玩意,裸机价加入网费,加年费,居然要一千八!太不划算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个时候,却是那些赚了点钱的个体户小老板们的标配,腰里别着一个,还是件挺有面,挺骚气的事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稍微有了点名气,老客户也维护的不错,商品房装修的生意一单接一单,银行那边虽然还是没进展,不过梅义良也接了几个服装店、理发店这样的小连锁生意,还是赚了些钱。

    “摩托车呢?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也不怎么样,你和我爸报名去学车吧,等驾照到手了,到时买辆面包车,可以拉人,又可以拉货。”冯一平跨上摩托车,抓紧后面的把手。

    现在不管是天津大发还是昌河的面包车,最多也就四万块可以搞定。

    面馆现在有六家,每天要采买的东西也不少,有了一辆面包车,就可以集采购,质量可以保证,价格也会实惠一些,平时还好接人上下班,一车多用,挺好的。

    小舅这边也一样,装修公司的物料和人员,都可以用面包车送,方便快捷。

    “面包车,呵呵,那好啊,你人虽然小,心气都比我们大。”小舅听了这个很高兴,四个轮子的,总比两个轮子的好。

    家里电话还是要装一部的好,想到这个,冯一平就有些心痛。电信真是太黑心了,哪怕是在省城,现在装一部宅电,居然要近四千块钱,算下来都可以买个卫生间,这也是冯振昌和梅秋萍一直舍不得装的原因。

    冯一平也舍不得,主要是觉得不划算,但现在家里没个电话还真不方便。

    买下来的这栋小楼不在主干道旁,稍微有点偏,风景却是极好,离江边不远,要不是建筑不是居家的格局,当作住的地方真挺好的。

    把车停在院里,冯一平又有些心痛,就这地段,装电话的时候,电信不收你个上万块钱,还真不是他性格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和昨天的冯振昌梅秋萍一样,梅义良高兴的带着冯一平从下到上,从前到后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应该说真挺不错的,一楼进门有个大堂,楼有个会议室,其它也都是办公室的格局,拿来开公司,确实挺合适。

    这原本也是一个单位办公的地方,现在他们建了新的办公楼和住宅楼,这个老地方就看不上,才让梅义良他们有机会接手过来。

    楼有点老,特别是外观,里面原本的装修,本来也有些过时,搬走的时候又破坏了一遍,当然也不能用,不过,这些问题,对一个装修公司来说,是问题吗?

    “手续办好已经十多天了,就等你看看怎么装修。”

    办公楼的装修,要是规矩的,冯一平见过那么多,问题不大,可是他总想,既然是装修公司嘛,自己的门面,最好还是要有些特色,至少,要让上门的客户有个深刻良好的第一印象,直接看到公司的实力和水平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考虑的问题就多了,不是他这个二把刀可以胜任的。

    “设计师不是还没找好吗?在报纸上打广告,高薪招设计师,以这个作为招聘依据,谁设计的最好,就让谁当设计部的主管,其它稍逊的,就当设计师,你看怎么样?”当然不太好说自己搞不定,这样的机变,对冯一平这个老油条来说,完全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梅义良想了想,“这样也好,正好可以看看他们的水平,免得花大钱请回来一个不顶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这个房子,是挂在你名下的,不属于公司,你知道了吧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当然知道,办手续的时候,梅义良坚持把这产权放在他名下,所以,现在冯一平虽然未成年,却也是有房产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,小舅的这番举动,也让冯一平挺安心。

    不管是和谁合作,最容易出现问题的不是在起步困难的时候。不少企业,在创业的时候,再困难大家都能坚持,反倒是赚钱以后,散伙的多,都是因为意见不合,利益分配不均造成的。

    就如古人说的,“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”。

    以冯一平后来的经历,但凡合伙的能妥善处理好关系,企业能坚持十年以上的,后来都发展的不错,那些一赚钱就闹着分家的,后来好少能再做出一番成就来。

    这处房产,原本就是为装修公司买的,挂在公司名下也理所当然,小舅他们却能一开始就坚持不要,而且,他和蔡虹也都知道房价以后肯定会涨,在这样的情况下,还能坚持做出这样的决定,不是一句简单的明事理可以概括的。

    “要是过了些年,这里涨上十倍,你和小舅妈也不后悔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后悔的,就是房价不涨,我们也不能占这个便宜,占你便宜已经够多的了。”小舅淡定的说。不过回头就加了一句,“但是房租你不能收的哈!”

    冯一平记得,小舅后来是自己做家具厂赚了些钱,不过好景不长,家具厂在激烈竞争倒闭,不过,他又找上了一些人,合伙开了个家具卖场,反倒是比自己办厂还轻松些,这样看来,他后来的成功,和他的性格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别人跟他合作,他说不定还会主动吃点亏,跟他这样的人合伙,谁都愿意,谁都放心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个张师傅怎么样?”冯一平装作不经意的问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们去请的那个是吧,他带的那支,好些都是他徒弟,干活卖力,水平也高,真挺好的!”

    那就好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